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 一夜之情?-5

※隐性ABO

※PC 登不上去,不甘心用手机po

※不小心把該完結的接了下去


当蓝河收到叶修的消息,他正好领着小团在冲首杀。第十区的恶梦不再,蜘蛛洞穴又难度不高,蓝河几乎可以自豪地说这首杀纪录就像探囊取物般的理所当然。


不过当有外来干扰出现又是另一回事了。

当他正准备给蜘蛛头领最后一击的时候,一个QQ画面好死不死的跳了出来,还自带震动功能,差点没吓得他一滑把技能到队友身上了。


「秦岭?」看到蓝河迟迟没有动作,同伴表达了关心。

「没事,忘了关提醒。」他赶紧补上一刀,消灭蜘蛛头领,完成了隐藏BOSS首杀。


蓝河看着系统公告,总算松了一口气。要是这次又像第十区一样...

[全職/葉藍] 一夜之情?-4

※※隱性ABO

※早上發糧,周末愉快

個人特別喜歡吃咖哩

「嗯?蓝桥你怎么啦?」

「不要理我,我在自我厌恶……」

蓝河趴在桌子上,一副了无生趣的模样。

 

咖哩最后变得非常入味。

废话。

 

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容易向恶势力低头呢?话说回来,他应该才是恶势力的那方啊?衣食住行四个就占了一半,怎么面对叶修就完全没有办法?

 

「这个叶不修……看我涨他房租。」

「嗯,怎么?你最近又跟叶神搭上线啦?」另一个蓝溪阁精英八卦小伙伴入夜寒听到字眼也凑了过来,「不是我说,叶神真的很喜欢你耶。」

 

蓝河听到关键词不禁抖了一下,幸好八卦小...

[全職/葉藍] 一夜之情? -3

※前面在这 1 / 2


※隐性ABO


※有发情期,大约三天到一个礼拜


※未完 


「哥,最近有好事发生?」

「喔,怎么这么问?」

「气色比上次见面时好上不少,而且……或许你没发觉,但方才你嘴里还哼着歌呢。」

叶修一怔,摸摸下巴,「大概是最近吃好睡好的关系。」


叶秋不禁失笑。

吃好睡好?那就不是他哥哥叶修了。叶修不像他,因为工作养成的规律生活,吃饭睡觉对他来说根本就是最不重要的事情。


「看你精神不错我就放心了。上个春节没能见到面,这次有机会来到G市,就想顺道来看看你。」他顿了一下,接着说,「哥,老爸之前在说……」才开了个...

[全職/葉藍] 狐仙 1

※藍河是商系研究生,跟筆言飛是同社團朋友

※葉修是狐仙

※又名﹔媽的,又一個坑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也不知道接下来是什么。』

蓝河忘记这句话是谁说的,但是他这阵子正深刻的体会到这句话的精髓……又或许,有人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把他手中的巧克力盒换成了惊奇盒。

蓝河想到这里,忍不住轻叹了一口气。

「怎么,老蓝,有心事?」

 

伴随着问话,蓝河肩膀一沉,整个人支撑不住的往前倒。

 

「……妈的滚啦。」在千钧一发拯救自己额头后,蓝河没好气的甩开上方的大累赘。「二笔你真的变胖了,重死人了。」

 

「啧,老蓝你真是太不可爱了,我可是看你一...

[夢王子/盧梅] 朋友,你知道『自作死』嗎?

最近一直沉陷鹹魚狀態...橡木你們還收人嗎?

※其實是基100

※小孩子不要看

※時間線接在仲夏夜後面

梅迪觉得自己碰上了大危机。

也许比面对食梦魔的时候还危险,他想。

三天前,他们循着食梦魔的踪迹来到这个城市,到今天为止,但是除了打倒几只食梦魔外,他们还一无所获。

 

『像这种充满庆典气氛的城市,一向是食梦魔的最爱,但是受害者却意外地少……难道是有什么法宝吗?』公主一脸困惑。

几经讨论,安维和尤里决定陪着公主在外面转上几圈,梅迪和卢克则是留守在招待所。做出这个决定,除了他们找寻任何线索以外,也许是公主也觉得大伙应该好好的休息一下。

 

到这里时,一切...

抱歉,蹭個tag

我看著 @Jousimies 的留言才想到

有人要猜他們什麼時候會滾床單嗎?(猜章節或是地點也行)

猜到有獎喔

雖然還沒寫完具體內容,但是基本上和哈啊嗯(什麼鬼)拖不了關係

這陣子應該要來抓時間寫文了...

[刀劍/壓切宗/へし宗]情人節是什麼能吃嗎?

鼓聲、叫賣聲、偶而還有人們歌唱的聲音,歡樂的氣氛伴隨著甜蜜的香味不停在祭典會場滾動。

壓切長谷部嘴裡吃著手中的清酒釀丸子,眼裡盯著戀人,宗三左文字看。 

宗三似乎也被這種氣氛感染,他撫摸著方才買下的狐狸面具,臉上掛著笑容,臉頰因為四周冒著熱氣的攤位而泛紅,整個看起來有生氣且滿足。

 ──有如他們在床上擁抱的那些夜晚。

長谷部想到這裡,忍不住轉過頭咳了一聲,莫名覺得有些害臊。

『長谷部啊,馬上就是情人節了。』

『情人節?』

『就是一個戀人可以互相擁有的日子,』名為雅的審神者舉起手,阻止對方再繼續問下去,『反正呢,你們將進行只有兩人的遠征,為期一個晚上,』雅瞇起眼...

僅以手上一篇廢稿中的一句話表達我現在的心情(欸


很快產生了效用,火熱從體內散開,要不是chu手的支撐,藍河早就癱軟在地,強烈的異樣騷動不斷的從下方傳來,讓他幾乎快要放棄掙扎。


誰說要寫糖罐子的啊?!!!(咆嘯

【黑籃/青黃/cwt39無料】 多年以後、早安

好熱…

好難受…

躺在床上的的青峰大輝,熟睡中的臉龐露出不甚安穩的表情,他嘗試著挪動身體想要從這悶熱感解脫,卻發現動彈不得。


冷靜,青峰警官,這跟什麼『鬼壓床』沒有關係,想想前面那個近20個小時的跟監吧,這不過是一種太過疲勞……的後遺症罷。青峰在心中這樣的告訴自己,盡可能地把身體的肌肉慢慢放鬆下來後,他終於睜開雙眼。


外面的陽光透過半掩的窗簾,照射在床上和地板上。

被汗水浸濕的髮絲濕黏在臉頰,被子和枕頭八成早就掉到床下,而自己則像個取而代之的,被一個有著黃色腦袋的傢伙當成枕頭,整顆頭和半截身體就這樣,很滿足的...

(本來的)[全職/葉藍]我的鬼男友

本來的預定的鬼男友
結果太蠢決定砍掉,在這留個殘骸當作紀(huen)念(geng)

正式的鬼男友應該是沒有肉的XD

=======


最後一句許博遠沒有講出口,他回想先前夢裡遇到的那些事情,臉頰上的熱度就忍不住上升了好幾度。

如果對方真的是前幾天纏著自己的夢魔,那理由不是根本很明顯的了嗎?

「哎,藍河啊。」葉修搖搖頭,他兩隻手捧著許博遠的臉,一人一鬼就這樣額頭靠著額頭,那模樣就像是認識多年的親密友人。「你沒事吧?一直重複些讓人聽不懂的話,可不要是腦筋燒壞了。」說完還趁機輕捏了幾下對方的臉頰。

許博遠這下子可氣昏了。就算不提在地府的日子,他在人間也從沒有遇見過像這樣的調戲。他用力推開...

1 / 2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