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叶蓝】小别胜新婚

#2017叶修生日快乐

#叶蓝96连弹计划

#21:15


換我啦!

葉修生日快樂!!!!



蓝河顿了一下。

「你说什么?」他转身过去,不忘记把耳机拿下并安置在桌子上。莫忘前阵子某位仁兄拉坏主机的事迹,那足够大伙笑上一整个赛季了。

「我说,叶神不是明后天就要生日了?」伙伴从茶水间晃出来,贼忒嬉嬉地笑着,那表情能说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所以?」蓝河挑眉,拿起荣耀世界赛冠军马克杯,喝了一口水,示意对方把话说完。 

「就好奇你们这对交颈鸳鸳要怎么过?」

「没啥计划呢,毕竟我们这阵子分隔两地,还是这位好心的先生你愿意资助一下机票钱和旅费不成?」不等对方响应,蓝河转头对正与报表苦战的春易老喊,「大春,在下有事禀报,我们亲爱的老笔同志说愿意捐出他一半的薪水资助我去千里寻夫,您意下如何?」

「准奏。」

「谢大春。」蓝河双手抬起一拱。

「何须谢我,谢笔同志吧,愿意牺牲小我完成大我,也是挺伟大的。」

「这倒是。」

「慢着慢着,你们都给我慢着!」笔言飞跑到两人中间,把手比做刀,硬是切断这两人的一搭一唱。「你们倒是先问过我愿不愿意啊。」

「我看你这么关心我和叶修,还以为你愿意助我一臂之力呢。」蓝河夸张地叹了口气,「唉,还说了这么多,结果不过尔尔。」

「老蓝,你这样不行,这是近墨者黑啊!」老笔同志表示他心很痛,「你要学会出污泥而不染,不能整天满肚子坏水占人便宜……欸你倒是听我说啊。」

 

「行了行了,你快点回工作岗位吧,小心大春真的上报扣你薪水了。」蓝河摆了摆手,只见他站起身子,「我出去买盒烟。」

 

 

蓝河习惯在口袋摆上一盒烟,不抽,也不给别人抽。偶尔他会搓开整支烟,闻着藏在里面的干燥烟草味,但更多时候,他会在接近傍晚的时候把它点燃,独自一个人嗅着香烟点燃后的焦味,然后陷入沉思。

 

他不确定这个习惯是什么时候染上的。他只知道在认识、并与叶修交往之后,烟草的味道正逐渐的复杂化。

蓝河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这日子一过也三四年啦……

『怎么了?』

「嗯,没事。你什么时候来?」

『呵,小蓝啊你不专心,在想什么?』男人的嗓音染上点笑意,原本疲惫的声调也一下子轻松了起来,『不会又吃了兴欣什么亏吧?』

「哼,别担心,您老的名号还算挺好用的。」

男人笑了起来,被香烟浸染过的嗓音有些沙哑,平常听不觉得,但笑起来的时候那低低的嗓音透着一股浑然天成的性感,让蓝河不禁脸红心跳了起来。

「笑、笑什么?」

『蓝河。』

「嗯?」

『我很想你。』

娘的咧,都交往几年了,不过是个叶修,他心跳个屁。

蓝河用力槌了槌胸口,恨不得来个胸口碎大石,好让自己的心跳停……不对,停下来他就死了,应该说慢下来才对。

蓝河正忙着处理自己的心跳没回话,而好一会没有得到响应的叶修似乎也没急着说话,一时之间电话里只剩下两人呼吸声。

「……我也还好,有时候会想你。」蓝河咳了一声,努力不要让自己的语速得太快,虽然他喜欢黄少但是这时候语速要是提升肯定是一大败笔。「所以你什么时候来?」

 

「呵,好吧,看在你这么诚实的份上,我就再重复一次吧。」叶修这样说着,跟着打开了QQ电话的摄像头。

 

 

「哎,大春,怎么只有你们两个,老蓝呢?」

入夜寒看了看笑得乐呼呼的笔言飞,忍不住开口问了春易老。

 

春易老的回答只有五个字。

「会情郎去了。」

 

 

蓝河自认身体还不错,虽然不是一个出色的运动少年,但是平常除了打荣耀就是慢跑打球、强健身体,所以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他会面临心脏快要炸裂的地步。不是形容词,而是真的气喘吁吁到快要心脏炸裂的程度。

 

头发早就被汗水浸湿,服贴的躺在额头上,而睫毛上也挂着一滴滴的汗水,蓝河觉得只再那么一会儿,自己就可以成功晕厥在大马路上了,但是当他看到站在地铁出口那个熟悉的身影,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让他加速,就这样挂到了叶修的怀里。

 

「原来这么想念我吗,亲爱的蓝。」混着诧异的调笑嗓音在头上响起,蓝河不禁闭上眼睛,任由自己沉浸在那混着香烟与肥皂的熟悉味道之中。

「………你这次要来多久?能给你过生日吗?」

 

「那──要看你的意愿如何了?」

 

叶修眼睛半瞇,笑得很是愉快,他低下头,嘴唇蹭着那半张的双唇,进入、然后顺势叼起。这是个又深又长的吻,灵活的舌头纠缠着,直到快要窒息之前,叶修才停下,并拉开了些许距离,让彼此能够呼吸。

 

「如何?蓝大大有床位愿意收留我吗?」


=拉燈END=

评论(6)
热度(127)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