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 一夜之情?-6+6.5

※继续放飞自己

※隐性ABO

※接下来有些怀孕剧情,不能接受者请紧急避难

 

「晚上看你没吃几下就停住了,是不是吃不惯?来,让我请你吃个宵夜吧。」

「我不饿。」一整夜下来,气都气饱了。「而且这附近我们又不熟,这时候上哪去吃宵夜啊?」

 

「不然我们去网吧吧,这样能打荣耀又能吃宵夜。」

「…………」蓝河愣住,看到叶修还真的拉着他的手往附近一家网吧走,赶紧拉住他。

「怎么?不打?」

不,他一点也不想要冒着被网管认出叶修,然后权网吧的人围观的风险进去打荣耀。现在网民可是很厉害的,要是被认出来,他敢打赌半个小时内全荣耀都知道叶修带着蓝溪阁的新区会长在网吧打网游。

 

不打,不约。

他看着叶修,想到可能的盛况,打了个寒颤。

嗯,不约。

 

时间的确有些晚,只要手机傍身便不用怕。蓝河掏出手机,翻了翻自个儿的口袋名单,「──前方似乎有个还挺不错的餐厅,去那边吧。」

「行,都听你了。」叶修笑着说。

 

 

蓝河曾经认为自己是个意志坚强的人,先别说跟他有相同体质的人,就算放眼同期之中,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初中就参加马拉松,考上重点高中,然后在就读大学时,为了一股对荣耀的热情,不惜跟家里闹翻,也要实现他的职业选手梦。虽然后来他没能从训练营里脱颖而出,但现在好歹也是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也算在公会部门闯出一些名声来着。 

蓝河对自己的能力与人格特质有着自信与骄傲。

 

然后,他遇见了叶修。

那些所谓的人格特质和能力,一切都放水流了。

 

最近的例子就是,他本来准备直接回家的,但现在却跟叶修在这里吃粥啃鸡腿配垃圾话,大有不三更半夜不回家的气势。

 

啊,窝心好累。

蓝河几乎要抚着心口说出这话。

 

「怎么了?」

「我现在正在对人生产生怀疑。」

「别担心,你很好,又能管事又会打副本,挺能干的。」

一切烦恼主因,叶修大神想了会,嘴里咬着鸡肉片,又含糊不清的补充了一句,「怪就怪哥太强了。」

 

蓝河没好气地看了看眼前的男人,觉得这人真强,就算夸奖人也不让人感到高兴就是了。「谢谢大神的夸奖。」

 

「呵,不客气,你我这种关系,还用得客气吗?」

 

蓝河听到叶修这样说,反倒有些沉默了。

 

他们现在到底算什么关系呢……?蓝河其实不知道,或者说,他害怕知道答案。他就算再怎么有独立,再怎么对自己有信心,他与叶修体质上的差别仍让他耿耿于怀。蓝河又想到主动求欢的那一晚,不禁忧郁起来了。

 

「哎,蓝河。」

「……什么事?」蓝河不明所以的有些恼火,就不能让他好好的忧郁一下吗?

「有事尽管说出来,哥给你靠。」叶修伸出手,本来想要摸摸蓝河,但又想到自己满手油腻,只好改手给蓝河倒了碗豆腐花放到面前,「别在闷在心里,会闷出病的。吃吧,我今天带的钱够你吃的了。」

 

不,你不懂。你怎么可能懂我心里的纠结呢?

蓝河不开心,他想对叶修揪着领子问,但又不清楚在他得到答案后该怎么办,他想要怒怼叶修,但严格来说,他自己才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蓝河心里有千言万语,但最后他只能长叹一口气。

唉,算了,再这样怼来怼去,他自己都要烦死了。蓝河哼了一声,「叶修你等会就要肯定会后悔自己说出这句话的,不是我自夸,我可是人称『蓝溪阁的小林尊』,吃都吃垮你。」

 

 

 

 

6.5

 

梁易春,蓝溪阁的总公会长春易老先生,最近有些烦恼。

身为一个总会长,他不仅要管理整个公会的运作,工作伙伴上的私人情绪也在他负责的范围内。像是当初蓝桥春雪和绕岸垂杨两人一样,如果放任他们之间的矛盾扩大,到最后其中一人或两人很有可能会分心或是倦勤,或是更糟的,被卧底说服转投其他公会。

 

所以最近春易老在翻月历发现了一件很令他烦恼的事。

这事令他烦恼到发了个讯息给小伙伴。

 

春易老:在吗

蓝桥春雪:会长怎么了吗?

春易老:外见

 

蓝河毕竟跟春易老相处这么久,再怎么样都能摸出点意思来,所以就算他有些疑惑,最后还是答应了春易老的邀约,在工作室附近一家小店碰了头。

 

蓝河到的时候,春易老已经坐在里面好一阵子的样子,他坐下来没多久春易老就开口了。

 

「最近还好吗?」

「呃……还行,新区也算上轨道了──」蓝河看着春易老语重心长的样子,一时有点摸不着头绪。他们这阵子都混在同一间工作室里,大春怎么开头还问他这种问题,「大春,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最近是有点忙,但也不是忙到不能休息的地步……」平常果断的春易老难得的欲言又止,过了好一阵子才又继续说,「你要是需要请假休息也是可以的,不要太勉强自己。」

 

「大春?我没事啊,是谁跟你说了什么?」

春易老嘴巴开开合合的,最后像是下了决心似的,抬起头说:「不必瞒着大家了,你怀孕了吧?」

 

──什么????

蓝河一脸懵逼,脸上的表情好似眼前这男人突然说出什么外星化的样子。

「虽然大伙常说脱团者必须死,但你也知道这纯粹是个玩笑,朋友得到幸福我们一定都会祝福的。」春易老悲壮地说,「没想到这玩笑话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压力,连怀了孕都不敢说。」

 

「呃,大春,你、你先冷静,」蓝河只能庆幸他们坐在角落,旁边有还有柱子能够挡住他们,不然他还要不要脸啊。「谁说我怀孕了。」

 

「看你最近总有些心神不宁的,有时还会看着QQ发呆……我觉得怪怪的,结果翻看行事历时发现了。」春易老叹了口气,「你这个月还没有请假啊。」

「请假?」

春易老顿了顿,最后吞吞吐吐地说了,「……生理假啊。」

蓝桥每个月总有段时间会因为体质因素请假,所以他都会申请外调人力来填补那段空缺,而这次翻记事本时才发现,这整个月他还没递出半次申请呢。

「蓝桥,你……不要紧吧?」

 

啊?

啊。

啊!!!!

蓝河这下是完全愣住了。

像他们体质的人,在过了一定年纪,每个月都会有固定三到五天不定的发情期。这是只要有上过中学,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的事。但自从上次又跟叶修滚过床单后,他过去那平静的生活就一点一滴的消失,除了在网上相见外,还时不时的被他抓着出去往跑,以至于这阵子脑子里装满了叶修和他的鸟事外,连这种事情都忘了。

 

这个月的发情期还没来!

 

 

评论(7)
热度(93)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