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 一夜之情?-5

※隐性ABO

※PC 登不上去,不甘心用手机po

※不小心把該完結的接了下去



当蓝河收到叶修的消息,他正好领着小团在冲首杀。第十区的恶梦不再,蜘蛛洞穴又难度不高,蓝河几乎可以自豪地说这首杀纪录就像探囊取物般的理所当然。


不过当有外来干扰出现又是另一回事了。

当他正准备给蜘蛛头领最后一击的时候,一个QQ画面好死不死的跳了出来,还自带震动功能,差点没吓得他一滑把技能到队友身上了。


「秦岭?」看到蓝河迟迟没有动作,同伴表达了关心。

「没事,忘了关提醒。」他赶紧补上一刀,消灭蜘蛛头领,完成了隐藏BOSS首杀。


蓝河看着系统公告,总算松了一口气。要是这次又像第十区一样,因为叶修(?)而失去首杀资格,他大概会吐血不止三升吧。毕竟,就差那么十秒啊,十秒之差就与首杀纪录失之交臂,真他妈的呕。


等到他高效率地分配好爆出来的武器和材料,又草草对队上兄弟说了几句嘉勉的话后,蓝河总算可以打开QQ。


「差点没被你吓死。」

「原来在啊。」叶修说。

「刚刚在打蜘蛛头领呢……我们也终于在蜘蛛洞穴得到一次首杀。」蓝河忍不住补了一句,那一次没拿下首杀可是让他耿耿于怀好几天呢。


「呵,为了公会周末还在加班刷副本,这个首杀是你应得的,恭喜你。」

「呃,谢谢……怎么了吗?」见叶修如此直爽的道恭喜,蓝河倒有些别扭了。


唉,他这人是犯贱不成,总要人玩弄他、欺负他才觉得开心。

但最近叶修说来也很奇怪,好一阵子没上过的QQ最近直亮,有事没事就敲他聊天,抓他出去吃饭逛超市,拉他下副本刷材料还平分。(不可思议)

最近的发展是,当他晚上下去吃饭时,不仅帮忙煮饭,还帮忙洗碗。

一整个就是一个新好男人的架式,搞得他好心动啊。


「现在有空吗?」

蓝河抬头看了一下时间,发现差不多也该是休息时间了,便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嗯,那打副本吗?」


说的好像他有选择似的。蓝河偷偷在心里面翻了个白眼,报完坐标后就站在门口等,结果等了一会却没见到人。


「叶修,你在哪?」没有回应。


放我鸽子?

蓝河忍不住又发了两三个讯息过去,却仍像石头掉进水里一样……就算是那样至少还有『扑通』一声呢。


「耍人啊……」蓝河低声碎念,悻悻然的准备打道回府打理公事时,事情又发生了。


「我不是来了吗?」吹气如兰,吐气如荷,叶修大大驾到。

蓝河没时间对那成语吐嘈,他耳朵遭遇如此奇袭,手一抖,指挥角色使出一记剑气,幸好前方没人,不然肯定要跟人PK去了。虽然他不讨厌跟人PK,但是那仅限于竞技场上的一般比试,他手中这角色属于公会,蓝河一点也不想冒着喷装和红名的风险跟人闹事。


叶修看着摀着耳朵的蓝河,又咧嘴笑了笑,「小蓝,幸亏哥聪明,不然你报那个坐标我得去哪儿找你。」

「是谁说要打副本的!」

「我是说要打,但是打现实的。」叶修伸手拿下蓝河挂在肩上的耳机,把人拉了起来,「走吧,晚上陪哥去打个餐聚副本。」


「咦,这、这么突然?」蓝河回神过来发现不对,「叶修你哪来的钥匙?」

「你上次不是请过锁匠后就放了一副钥匙在我这?」


好像有这么回事……

上次蓝河半夜回家,在门口才发现没带钥匙,请人来开锁贵得他嘤嘤叫,之后便留了副钥匙在叶修那以备万一。


「那你也不能就这样来开门啊……」

「所以我有问你在不在家啊。」

蓝河听见这回答,总觉得好像有哪儿不对,但是一时又说不出哪儿不对,只好先行跳过。

「跟你去吃什么饭?你付钱?」

「百味居,我付钱。」

靠,有钱人。

蓝河上次聚餐时吃了百味居后就很喜欢,但是因为它价位不便宜,量也不算多,以他精打细算的性格实在没法常去吃。


蓝河想到上次的烤乳猪,下意识吞了口水,「好吧,怕叶修大大怯场,我就勉为其难地陪你出场……」


「行,那就走吧。」

「咦,不是晚上吗?」

「先找个地方,我给你准备准备。」

「什么准备?」靠,他不会中计了吧。


只见叶修低头,在蓝河脸颊上亲了下,笑得很开心,「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靠,他中计了!


蓝河站在墙边,脸上的笑容有点僵,但幸好叶修他双胞胎(?)弟弟拉走了大部分的仇恨值,所以没人注意到他。


「没想到你哥哥跟你一样出色啊,叶秋。」一个头发花白老先生正握着叶秋的左手,兴致高昂的称赞叶氏兄弟。「时代变了啊,以前谁知道打游戏能成大事的,真厉害。」


「蒋伯伯过奖了。」叶秋笑。

「为国家争光,有前途。」

蓝河听到这句话,眼神忍不住望向叶修,事主站在那边,双手插着口袋,脸上的笑容很沉静,很陌生。




那时的叶修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蓝河不禁这样想。


饭后,他们与叶秋在门口告别,叶秋坐上车走了,而他们则是沿着路旁慢慢晃,准备到出租车比较多的大街上叫车。


「跟你说个笑话,其实这老先生一直搞不懂我是做什么,一直称呼我为戏子,搞懂以后惊呼着人民沦丧、国家将灭,听说我爸还跟他动过手,」叶修笑,像在述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现在倒是说的头头是道,还挺有趣的不是?」


蓝河低着头,没有回应。


「蓝河?」叶修又喊了一声,「怎么?吃太饱动不了吗?那──」


说到一半的话,因蓝河突如其来的拥抱而断得突然。

「叶修。」

「──嗯?可别哭啊小蓝。」

「我才没哭。为这种事哭太不值得了。」蓝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就在这个瞬间,他突然非常的想看到叶修的脸,所以他抓住叶修的领带往下扯。


「蓝河?」

「──只是想跟你说,如果你需要,我一直都会在。」


好段时间谁也没说话,就这样对看着,交换着彼此的气息,久到蓝河回过神,正准备松开手中的领带时,叶修说话了。


「……谢谢。」叶修伸手环上蓝河的腰,「谢谢你,蓝河。」


「…………不客气,」蓝河撇过头,不去看叶修的表情,也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表情,「你只要下次让我几个野图BOSS就好了。」


「这就有点困难了。」叶修笑,低头在额头、脸颊,还有嘴唇印上温暖的印记,「还是让在下以身相许吧。」


「不用了谢谢。」蓝河冷酷的拒绝。


评论(3)
热度(85)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