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 一夜之情? -3

※前面在这 1 / 2


※隐性ABO


※有发情期,大约三天到一个礼拜


※未完 


「哥,最近有好事发生?」

「喔,怎么这么问?」

「气色比上次见面时好上不少,而且……或许你没发觉,但方才你嘴里还哼着歌呢。」

叶修一怔,摸摸下巴,「大概是最近吃好睡好的关系。」

 

叶秋不禁失笑。

吃好睡好?那就不是他哥哥叶修了。叶修不像他,因为工作养成的规律生活,吃饭睡觉对他来说根本就是最不重要的事情。

 

「看你精神不错我就放心了。上个春节没能见到面,这次有机会来到G市,就想顺道来看看你。」他顿了一下,接着说,「哥,老爸之前在说……」才开了个头,结果就像是不知该如何似地又沉默了下来。

 

「老头说什么不打紧。反正我过去也干了这么多事,对他来说不差这一件。」叶修像是想到什么哼了一声,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一些。「他在意的只有我符不符合身分,能不能给他争面子,而现在国家队教练的抬头,我想足够应付他了。」

 

「……」

尴尬的沉默一下子降临在两人之间,过了好一会都没人说话,最后还是叶秋起了个头,只见他放下咖啡杯,叹了一口大气。「好吧,谁叫我是你可怜弟弟。混账哥哥的事情就由我来想办法吧。」

 

「呵。」

「呵个什么鬼。」叶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相对的,混蛋哥哥你得好好吃饭睡觉过日子啊,然后──有机会早点带个对象回家吧。」

 

叶修笑了笑,没有做出回应。

 

 

这真的是个奇怪的景象,蓝河心里想着。

他在别人家,翻开别人家的冰箱,然后从里面拿出自己买的菜煮给自己,顺带也给别人吃。

 

「唉,所谓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真是一点也没有错……」蓝河不禁叹息。

为什么会这样呢?

一切都要从蓝河家那坏掉的冰箱讲起了。

 

本来蓝河那间房,蓝家姊姊有打算自用,就比较依着自己喜好打理,但是后来房子没住个几次就转给了蓝河,结果蓝河才进去住没多久,厨房那个小冰箱就坏的不能再坏了。

刚开始蓝河想要硬着头皮买个冰箱,但是在网上看了半天,不是太小就是太贵,后来蓝河突然灵机一闪,跑去敲叶修的家门,要求看冰箱。

 

后来就变成这样了。蓝河省了一笔开销,而叶修则得到一客免费的晚餐。

 

所以其实叶修说他『睡好吃好』其实有一半算是真的。虽然叶修对睡觉吃饭并不重视,但是有人总是会在差不多的时间上门乔冰箱、煮饭兼吃饭,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吃晚餐的习惯。

 

「今天晚上吃咖哩喔──!」他站在门口,对着通往卧室的通道大喊。

很理所当的没有人有响应,蓝河也不意外,倒不如说,现在这样子正好。

 

在那之后他本来想暂时躲着叶修,也好整理整理自己的心绪,结果熬了几天,最后还是重回叶修家(冰箱)的怀抱。

没办法,这个月他还得负责打点五个人的宵夜,不精打细算一点不行……更何况,他算了算,那该死的时间也差不多快到了,如果不赶紧多准备点粮食备着吃的话──

 

唉。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蓝河嘴里碎念着,心里有些忧郁,不知道该为自己点灯还是点赞。

 

 

「今天吃咖哩啊?」

「是啊,洗洗手,拿个餐具准备准备──吓!」蓝河转过身,正准备打发叶修去拿餐具的时候,赫然发现他妈的叶大爷没穿衣服!

「你、你穿个衣服好吗!」

「衣服拿去洗了,剩下的还没洗。」叶修搔搔已有鸟巢雏形的头发,「而且都夏天了,不穿上衣也不会怎么样啊。」

 

他眼神偷偷的往下瞄。还好,裤子有穿。

平心而论,叶修的身材算是天生丽质的。根据上次观察,这家伙肩膀虽然不壮,但是坚挺,腹部虽然没有四块肌,但也没什么小肚子,如果仔细一看,甚至有不明显的肌理纹路。蓝河想到自己那除了平,什么也没有的肚子,又哀怨地看了一眼叶修的肚子。

 

人生真是太不公平了。这就是他们天生的优势?

蓝河目光不自觉的往下扫,最后停留在隐没在裤头下的肌肤边打滚,突然回想起上回的荒唐事,不禁口干舌燥。

 

真是,他想些什么?过去就算时间快到了,自己也没这样子啊……难不成身体尝过荤的后遗症?

 

蓝河有点心虚,那一双眼又飘了过去。而这回,好巧不巧的,正好对上叶修的眼睛。

 

「蓝河。」

「……怎么?」

「你可以摸没有关系。」

──趴登??

 

「瞧你直盯着我的肚子看,这么想要摸吗?」叶修咧嘴一笑,手很自然的摸到蓝河的腰间,嘴则靠到了耳边。「还是你想要用别种方式?」

 

 


评论(9)
热度(95)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