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 一夜之情?-2

前面在這

※隱性ABO

※未完


「告白?」

叶修点了点头,又补了一句,「活生生、赤裸裸的真情告白。」

 

什么告白?是蓝雨必胜,还是杀死君莫笑?

 

「没想到你这么爱我啊,蓝河。」

 

蓝河这下子不晕了。

只是傻了。

 

「怎么?没想到自己会说出来?」

「不可能!」蓝河提高声调,像在宣告什么似的大声喊,「我怎么可能说!」

 

「怎么不可能。」

「不可能就是不可能!」蓝河站起身子,开始找起自己的衣服。

「没想到你这么怕羞,别担心,哥不介意的,或者该说感到很荣幸啊,蓝大会长。」

「滚你──」蓝河本来是要说『妈』的,结果『N』音才刚出来,那朦朦胧胧的记忆片段好死不死就给他掉了出来。

 

──靠!!!!

 

叶修看到眼前的家伙把那双本来就堪称大的,而且大得平均的双眼睁得更大了,差不多核桃一样大的时候,忍不住笑了。他在脱成一团的衣裤堆找到烟盒。他烟瘾颇重,一天至少要一包才甘愿,但昨天买的却还剩下两根,也算是稀奇了。他抽出一根烟,又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打火机,正准备点燃时,却被蓝河伸手盖住。

 

「住宿公约第一条:不准在室内抽烟。」

「……有这回事?」

「有。」

「喔……」叶修像是想要说什么似动了动嘴,但最后他只是点点头,放下打火机,「房东大人说什么就什么了。」

 

蓝河对面如此顺从(?)的叶修有些诧异,其实他刚才已经准备好了后续的各种软硬威胁与利诱,完全没有想到事情可以如此的顺利。

 

胜利是来得如此迅速,让蓝河一时差点情绪转换不过来。

 

当蓝河还沉醉于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的胜利时,叶修说话了。「蓝河?」

「嗯?」

「你正准备穿的那件裤子是我的。」

 

手里的牛仔裤一下子变成烫手山竽,丢了不是,不丢也不是,最后蓝河梗着一口气,硬是把它穿上,「我就好奇我们差多少,穿穿看不行吗?」

 

「喔……」

「不要这么小气。」蓝河神色自若拍拍挂在自己臀部的裤子,「叶修你得减肥了,腰围这么粗。」

「嗯,你不介意就好,」

「哼,介意什么呢。」

「我这裤子穿的时间有点长,我怕会有味道,你不介意就好。」叶修也站了起来,嘴里咬着没点着的烟走了过去。

 

「蓝河,」叶修捧着蓝河的脸,在脸颊上亲了一下,接着他咧开嘴,虎牙还从嘴边露了出来。「我很乐意的,不骗你。」

 

蓝溪阁第一工作小组,五大高手们正在进行一月一次的组内生死斗。某方面,这是个很重要的一次交流赛,因为最后两名将轮流负责下个月的宵夜的,不得有异议。

 

 

「老蓝啊!」

耳边不断交错炮弹与刀剑互砸的声音,轰隆轰隆乒呤乓啷,让人不自觉地讲话越来越大声。 

「什么事!」

「你上礼拜之后还好吗!」

「──什么还好不好!」

「哎呀,就见你有点醉了,所以担心你啊!」

 

靠,阴险的家伙!

 

「什么?」前一场胜出的入夜寒从茶水间探出头来,「谁喝酒我怎么不知道?」

「你请假所以不知道,上礼拜俱乐部有迎新会」春易老靠在门边,头侧着,嘴型有些奇怪,「蓝桥不知怎么跟新人拚起酒来了。」

 

「哇唔。」蓝河是他们之中少数能喝酒的,所以需要喝酒的场合偶尔会带上他,但他们圈内大多酒量不行,所以说是喝酒也只不过沾个一两杯,很少会有拚酒的状况。「最后有谁赢了吗?」

「嗯,大概是蓝桥吧。」

 

入夜寒忍不住对着工作室大喊,「蓝大大厉害,辛苦你了!」

 

 

最后蓝河几乎毫无悬念(?)的成为下个月的负责宵夜的一员,他狠狠的瞪了眼笑得很开心的笔言飞,对着他手里做了个空气锁喉。

 

笔言飞嘿嘿一笑,很不怕死的搭上蓝河的肩。

「好哥们,我是真心担心你啊,你……没问题吧?」

「如果你能出钱买宵夜那就没问题了。」蓝河翻了个白眼。

 

那天早上最后是草草了事,叶修接了通电话,说临时有事就出门去了,而身为房东的他则跟着叶修的后脚跟离开,回到离『事发地点』两层楼之上的住所。

这两间房子都是蓝河的姐姐买的,说是怕自己不小心走了,蓝河后半辈子没有依靠,便把自己名下那两间在G市的房子给了蓝河。

蓝河搬过来住后才知道原来另一间房子的租客是叶修,本来这也没什么,但是这下两人不仅发生了关系还……

 

『我很乐意的,蓝河。』

 

 

「啊啊啊啊!!!大春救命!」

 


评论(2)
热度(106)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