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 一夜之情?-1

拉基文筆隨便看


※很久沒寫東西了
※藍河生日了

※隱性ABO

※未完


========


蓝河睁开眼。

「……嗯?」

双眼望着那陌生又略带熟悉的天花板,双耳听着规律运转的空调声,整个人有如坠五里雾之中,毫无头绪。

他似乎睡了很久很久,但身体仍旧十分疲劳,脑袋瓜胀得似乎像被塞了一团棉花似的,迷迷糊糊。蓝河嘴里打了个小小的哈欠,打算忽略身边一切的不确定性,翻头睡去。

 

但就如俗语所说,人算不如天算,计划赶不上变化,当蓝河慵懒地翻了个身,准备再给他睡上十几个小时的时候,整个人愣住了。

 

只见他沉默地望着眼前那背着自己蒙头大睡的男子,本来还睡意惺忪的脸瞬间转变成带着满脸尴尬的问号。

 

这下他可清楚腰腿间那酸软的感觉是什么了。妈的,自己这下是做了什么荒唐事呀我的蓝雨老天爷。

 

就在蓝河脑子里在那乱七八糟的时候,只见男人翻了个身,本来被棉被遮盖的脸露了出来,还分毫不差的压住蓝河的手。

「嗯??」

蓝河这下不仅满脸问号,还满头大汗了。

 

怎么回事?怎么大神会在这里?蓝河下意识的想把被压住的手抽出来,但抖了一下又停住,整个人僵在那里。

 

这是哪招??

哪招!

 

 

 

 

如果可以,蓝河很希望这只是场梦,或是再不济,就是场再简单不过的一夜情,就像过去他在一些不入流小说上看过的,两个素不相识的男/女Alpha/Beta/Omega在夜晚的酒吧相遇,因为意外的合拍,也就不意外的在床上进行一场灵魂与肉体的撞击与相合。

而他既不会去酒吧,也不喜欢女孩子……好吧,不是不喜欢,毕竟从小就被教育女孩子各个都是宝,所以应该说,他对女孩子一点兴趣都没有。在过去的二十几年的日子里,他除了一开始的学业,就只剩荣耀了,没有对象的日子就跟他活过的日子一样长,更别提在他成为俱乐部成员后的日子了,跟着会长打理公会一切就够呛的了,谁还有时间去搞一夜情呢?

 

──但总不能这样就跟认识的人搞啊!更别提这可是叶修大神了,就算人家退休了,就算他当起自家的房客,但大神就是大神,是拥有上千上万粉丝的传奇性人物,叶修大神啊! 

蓝河想到这里,脑袋瓜就发胀生疼得厉害。世界变化的太快,他实在是无所适从啊……

虽然现在外面很冷,但还好室内开着暖气,蓝河完全不觉得冷,他轻轻抽出被叶修压住的手撑住,另一只手则往床下捞。

 

 

「……或许再来一个『惊喜』我就要崩溃了……」

「嗯哼?谁崩溃?」

?……靠!

 

 

或许是暖气开的强的关系,蓝河这下子不仅是满脸问号、满头大汗,现在他还感觉一阵晕眩了。

──或许昏过去还好点。

蓝河恨不得自己现在就直接昏了过去,可惜年轻人身强体健,还真没办法说昏就昏,他只能僵硬的抓住摔下来前唯一记得抓住的薄被,试着不要对叶修露出太过羞涩的表情。

 

「叶修,你、你醒了啊……」

「不,我睡着呢。不然怎么能看见一个纯白的、那──」叶修顿了顿,搔搔下巴,向蓝河问到。「你想象些什么?」

 

「……夜雨声烦?」

「像这么吵的家伙不好吧?」叶修伸了个懒腰,下了床,蹲在蓝河面前,「我可对那种聒噪又富有心机的家伙没半点感觉啊。」

 

说完,他微微抬起蓝河的下巴,凑着那适合的高度,对着那一张一合的唇瓣就是亲了上去。

带着烟味的温热气息在彼此唇齿间流转,渐渐侵蚀了蓝河的神智,唤起了体内记忆,他下意识张开嘴,舌尖轻轻的贴了上去开始回应这个吻。

叶修双眼微瞇,手掌抚上那紧致而不软嫩的肌肤,逐渐加深了这个吻。

 

这个吻与记忆中的相比显得很温柔,却更让蓝河整个人心慌意乱起来,他紧紧揪着手中的薄被,差点没把它揪成两半。

 

 

两人结束了这个亲吻,叶修看着满脸胀红的蓝河,感到非常的满意。「多像个纯白的小妖精?」

 

「什么鬼!」

「不是鬼,是妖精。」

「妖妳妹!」蓝河猛地推开了叶修,站了起来,「就算昨晚是我们都胡涂了好了,你、你怎么能现在还……」

 

「但小蓝啊,你昨天……可是跟我告了白的啊。」叶修笑。


评论(5)
热度(104)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