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引兔入洞 06

前集按這


跟知藍 @一叶知蓝 一起出的本,承蒙大家現在已經完售了

就貼上來混個更


這已經是最一回
希望我年底前會有些新進展(遠目)

謝謝各位!/


======= 



他妈的……

蓝河躺在床上,略显失神的双眼望着天花板,感受着从窗外透进来,对现下的他来说太过光亮的阳光。

 

「……下次谁说要喝酒,我绝对先揍那家伙一拳……」因为使用过度而有些疼痛的嗓子有些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

 

不知为何,或许是因为被Alpha强烈的信息素影响的关系,在跟叶修在床上滚了一夜后,蓝河总觉得异常难受,好像欲望随着身体的热度乱窜,结果只吃点食物后便又跟叶修躺回床上滚了好几圈。

 

……至少叶修不仅技术很好,事后善后的技能也有记得点满,自己没半点不适。

蓝河躺在床上,拉着身上有点宽松的T-shirt,有些自暴自弃的想着。

 

他在最后一次迎来高潮的时候大概太过兴奋,也不管身上沾满了各种液体,就这样睡的不省人事,但现在醒来发现自己除了一些地方酸痛以外堪称一身整洁。

──甚至连他羞于启口的地方也是。

 

蓝河想到这,不禁拉扯起头顶上那对长长的兔耳。

「唔呜……」这下子没脸见人了。

宽大的T-Shirt 随着大动作地摆动而露出更多肌肤,这让某个显眼的东西正好映入蓝河的眼里,使得他整个人僵住了。

蓝河拉起衣服下襬,两只眼睛死盯着散布于腰部、腹部,一直延伸至胸口的嫣红色印记。

「──!」昨晚的记忆一下如潮水般涌进脑海里,这让蓝河的脸再次变得鲜红,他干脆把自己整个人都包裹在棉被里,不准备出来了。

 

可惜命运就是爱跟你开玩笑。

特别是当你特别不想见到某个人的时候,就特别容易碰到,而蓝河相比之下又更凄惨了一些,他不仅碰到,而且还被对方看到特别害羞的一面。

 

像是滚得太大力结果滚下床的时候。

 

 

叶修在门外通电话时听到碰咚一声巨响,吓得赶紧跑进来,结果一开门就看到个裹着棉被的类爬行生物倒在地上。

 

噗呲。

 

「可恶你果然笑了!」说好的同情心呢!不对君莫笑怎么会有同情心。

「呵,本来还担心你会不会像上次那样难受,看样子已经完全恢复了。」叶修走了过去,隔着棉被抱起蓝河,「要不要吃点什么东西?啊,还是先喝点水吧?」

 

虽然跟叶修滚了近一天一夜的床,但是像这样子被抱在怀里还是第一次,

这令蓝河有些不自在,他扭了扭身子试图挣脱,「--你、你先放开我。」

 

「嗯,怎么?我们伟大的蓝团长是害羞不成?」叶修嘴里这么说,双手把人抱上床铺后倒是挺干脆的放开,开始在房间内四处搜索。

 

「──你在找什么?」

「嗯,蓝河你等等啊。」叶修在拉开计算机桌旁的数个柜子后,皱起眉头,一只手搭在下巴,像在思考什么艰深的问题。

「啊,在这!」他打了个响指,走到床边拉开一个不起眼的矮柜。

 

被挑起好奇心的蓝河伸长脖子,也跟着凑过去看「?」

里面有一个小小的,旧旧的喉糖罐子,叶修把它出来,转开,然后拿出一只戒指。

一只来自荣耀联赛的冠军戒。

「蓝河抱歉,一大早的没地方卖戒指,你就将就一下吧。」

「慢、慢着,」看着戒指下一秒就要套入自己的食指了,蓝河赶紧缩手成拳状,「为什么要给我戒指?」

「什么为什么?还是你不喜欢戒指?」

「不是,是……我们,叶修你不是……」蓝河想要解释,又想要发问,一堆想法混在一起,他看着一脸疑惑的叶修,突然间觉得万般不甘。

 

「哎,怎么,别哭啊……」叶修知道Omega发情期后情绪大都会比较脆弱,但是怎么也没想到连像蓝河这样不认输的也是说哭就哭,他手忙脚乱的抹去蓝河的不停流出来的泪水,「我的技术有这么差到让你哭了吗……」

「叶修你这个笨蛋!」蓝河挥开叶修的手,也不顾自己是不是鼻水都快流出来了,劈头就说:「为什么……要答应……我?还……要对我这……么好?明明……有喜欢……的人……还对其他人……这么好,你不……知道这样会……让人……产生期待吗?」

笑着的叶修、赖皮的叶修,还有打荣耀时那双眼闪闪发光,聚精会神的叶修,许多个叶修跟眼前这个皱着眉头,感到困扰的叶修混合在一起,有如潮水似的拍打着自己满怀罪恶感的心,让蓝河几乎呼吸不过来。

 

一只温暖的手,搭到哭成泪人儿的蓝河背上,然后身子也凑了过来,把这个努力又倔强的omega抱在怀里。

「……蓝河,你不知道,我喜欢的人就是你吗?」

蓝河一顿,抬起哭得像白兔子的红肿双眼,「……是我?」

叶修两眼直盯蓝河,点点头,再认真不过了。

 

「但是──」

他记得有询问过叶修对象是谁,但是这家伙只打了『呵呵,你猜』几个字,后面还附上一个特欠打的墨镜抽烟表符。

「蓝,哥也是个人,会担心、怕受伤的。更何况那时刚跟蓝雨对战过,你这么喜欢蓝雨,要是当初直接挑明说了,你确定不会以为在开玩笑而拒绝我?」

蓝河撇开头,不想承认这个可能性的确挺高的。

蓝河摸摸鼻子,略为心虚的辩解,「……谁叫你平日说话这么不正经。」说着,他伸出手,想把戒指拿过来,叶修却快一步的收回来。

 

「嗯,不过刚才哥想了想,这样不太好。」

「!」蓝河抬头看向叶修,红肿的双眼满溢着害怕。

「既然蓝河你恢复的差不多了,那就陪哥出去选个正式的结婚戒指,顺便吃点东西吧。后天可就要上飞机了,饿着肚子可不行啊?」

「后天?!」

「是啊,你不会要蓝家两老孤单过除夕吧?还是你想反悔,这个不行啊……」叶修轻轻抚摸掌下细软的发丝,低下头,略显褐色的嘴唇凑到耳边,「你没忘你昨晚还哭着说要我把你做到怀孕吧?」

「……」

「嗯,怎样?哥的体力还是挺不错,要是不满意我们之后再多滚圈也──哎,怎么躺回去了?别害羞呀蓝,来看着哥的脸……」

 

「叶修你吵死了!」滚!!

 

──END──

 


评论
热度(40)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