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引兔入洞 03

跟知藍 @一叶知蓝 一起出的本,承蒙大家現在已經完售了
就貼上來混個更

謝謝各位!/


前集按這

=======



蓝河低着头,红着脸,一个人提着购物袋走在街上,像在赛跑似的一连超过了好几个行人,完全发挥了兔子的特性。

不过叶修也厉害的很,不管蓝河怎么钻,永远紧跟在后,两人之间的距离

总是只差了几步。

「哎,蓝河啊,别这样子……店员还给我们打折了,不是很好吗?」叶修从其中一个小型的纸袋里拿出根热狗,吃了起来。

「你还敢说!」回头瞪了叶修一眼,脸上的红晕似乎更明显了。

 

 

方才在西服店的那个亲吻,信息素随着鼻息一下子窜进了体内,蓝河呜咽一声,手下意识的抓紧想稳住身子,而叶修这个始作俑者则趁机沿着优美的腰线一路抚上背瘠,按住,让彼此更为贴近。两人的信息素悄悄的变得浓郁,要不是店员小姐探头打断了这个吻,蓝河真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后来不知道叶修给人透漏了什么讯息,店员小姐在结账时还带着可疑的笑容,给他们打了折扣。

蓝河觉得自己真的差点要羞愧致死了。

 

叶修搔了搔没有刮干净的下巴,大步跨了几步,走到了蓝河身旁,「好,不说了。那吃点东西吧,一大早从G市飞来,饿了吧?」

 

蓝河盯着递到自己前面的热狗和鲷鱼烧,这才发现自己真的饿了。的确,昨天凭着一股冲动跑来,焦虑的心情下也没什么胃口,蓝河接过鲷鱼烧,咬了一口,一股甜而不腻的卡士达酱从开口溢出,伴着松软酥脆的面皮,充分满足了人们想吃甜食的欲望。

「……好吃。」

「嗯,你在店里……咳,反正我刚才经过,看到招牌才想到『哟,这不是沐橙提过的名店吗?』便买了,你喜欢真是太好了。」叶修笑了笑,极为自然的牵起蓝河的手,「这附近好像还有几家挺不错的,趁这时间还算早,我们去试试?」

 

 

蓝河看着叶修,越来越确定对方是来自家教严格的家庭。别看叶修一天到晚爱吃泡面辣条这种垃圾食物,从喝汤吃焗烤到切肉排样子,都可以看出对方从小受到一定程度的礼仪训练,那种气势让人觉得自己是在一家正统的高级西餐厅,而不是在一家寻常的家庭餐厅。

 

「叶修……」蓝河望着低头吃东西的叶修,突然想知道更多关于他的事,不禁开口了。

叶修抬头,看向一脸迷茫的蓝河,似乎有些困扰的笑了一下。「怎么吃到一半就停下来了?这东西光看可不会饱的,还是……我该说『尚飨』?你应该不是鬼吧?」

 

闻言,蓝河不禁皱起眉头,瞬间怀疑起自己的判断力。「说什么浑话,你才是鬼。」你这个老鬼。

叶修放下刀叉,夸张呼了口气。「唉,怎么办呢,居然被你发现了,看样子我只好像白鹤一样离开这了。」

「白鹤?」

「怎么,你没听过白鹤报恩的故事?」这倒是有可能,他记得这是日本那边的故事。

蓝河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要真的像你这样,那白鹤我看还是别救的好。」

「呵,都听你的。」

蓝河低哼了一声,低头又开始扒饭了起来。

 

──感觉自己似乎忘了什么……算了,哼。

 

叶修微微皱起眉头,嘴角的笑容却更深了,搔了搔下脸颊,像是很享受这种感觉。

角色一下子调换,这次变成叶修直盯着蓝河看,眼神专注而不尖锐,像是在观赏一样美丽而珍贵的宝物一样。

 

蓝河就算头没有抬起来,也能感受到叶修的灼热的视线,这让他极度不自在了起来,一对兔耳朵挺得直直的,连喝个鸳鸯奶茶都差点烫到。

「小蓝啊……」

「干、干吗?」

「呵呵,没想到小蓝你挺大胆的,我是蛮想的,但这里不合适。」叶修吃饱喝足,掏出根烟正想点上,就发现桌上的禁烟牌子,只得偷偷咬着。「你脸……」

「我脸?」很红吗?蓝河心慌意乱的,他正要抬起手摸,叶修就微微撑起身子,往蓝河那边凑了过去。「脸上有颗饭粒。」他看见蓝河的脸这下可真红了起来,不禁调戏了起来,「还黏在嘴边呢,是在暗示我该亲了过去吗小蓝。」

 

蓝河想要回嘴,但一看到两眼盛着温柔笑意的叶修,竟什么话也说不出口,最后只能红着脸低声道:「就只知道欺负人。」

 

「蓝啊……」叶修这下笑容咧的更大了,「你忘记我们现在的身分了?你可以正大光明称赞我没关系的,」说着抬起手捏了捏耳骨,在他耳畔旁吹了口气,「再怎么说,我是你的Alpha,不是吗?」

 

 

 

后来蓝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吃完餐点的,或者是自己根本没吃完。他只觉得整个脑袋晕乎乎的,冲到脸上的血气几乎足够让他贫血。

 

「怎么?」

「没事,」蓝河偏过头,让微垂的兔耳遮住他大半羞红的脸蛋,「好像差不多是该要回去的时间了。」

 

「嗯,这倒也是。」叶修咬着依旧没点着的烟,两眼微瞇望向远方,「希望待会老板娘不会端个锅子出来说要炖肉。」他这干巴巴的狗肉可一点也不好吃啊。

听到这话,蓝河不禁笑了出来。「那也说不定,毕竟冬天吃火锅可是最补的了。」

「唉,亏你还是只兔子,居然如此凶残……真要吃,我还是喜欢另一种吃法,还能重复吃呢。」

 

蓝河皱起鼻子,不说话了。

 

之后好一段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走在路上。或许是春节近了,平常来来往往的行人少了许多,显得有些寂寞,蓝河看着走在前头的叶修,无意识地轻轻咬着下唇。

 

虽然叶修的嘴有些坏,个性有些痞,又爱抽烟,但毫无疑问的是个温柔又可靠的人。他知道叶修有喜欢的人,所以当他在网上提出这近乎无理的要求时,他是抱着被拒绝也无所谓、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情而提出的,但令人意外的是,叶修却只淡淡地要他飞到H市讨论对策,其他的什么也没说。

 

真是个既温柔又残酷的人啊。

 

「呦,小蓝你看,哥多帅。」

「大神你这句话听起来真自恋……」蓝河顺着叶修比的方向看去,原来不远处有家网吧,门口的电视墙正播放着荣耀联赛特集,而画面上的君莫笑正挥舞着千机伞甩出一个圆舞阵。

 

蓝河望着君莫笑,突然想念起在职业联赛上,那时而认真时微笑的叶修,他想以后再有比君莫笑厉害的人,也无法像他一样的吸引众人目光吧。不仅是君莫笑的散人属性,还有他的操纵者,那独一无二的魅力。

 

「……被哥迷住了吗蓝河?」带着慵懒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才让蓝河回过了神,他撇过头,不再看向电视或是叶修。

 

他想,自己是越陷越深了。

 


评论
热度(50)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