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引兔入洞 02

跟知藍 @一叶知蓝 一起出的本,承蒙大家現在已經完售了
就貼上來混個更

謝謝各位!/


前集按這

=======


「小薛啊,你说的人呢?」陈果匆匆赶到网吧,微微喘了几声,又问,「你不是说有个可疑人士吗?」

 

这阵子因为春节快到了,陈果正忙碌的打理战队以及公会办公室的环境,连回网吧的时间都没有了,最近一次还是三天前,回来交代资深网管的小薛帮忙布置,并送了几项吃的慰劳留守网吧的员工,不一会又匆匆离开。这下听到网吧外面有怪人,赶紧抓着辣椒喷雾器和包子(人的那个)就跑来了。

 

只见小薛左看右看,招了招手要陈果靠了过去。「……陈姐,那人原来是来找叶大哥的,刚才把人从后门带上去二楼了。」

 

只见陈果眉头一皱,「你说叶修?」

「是的。」

 

妈的,她就在想人跑到哪去了,原来丢着大扫除的工作不做跑来网吧了。

「老板娘,来闹场的人呢?需要我拿家伙支持吗?」

「包子,你──先在这里等一下,先别动啊。」

「是的老板娘!」

 

陈果咚咚咚的跑上二楼,左右转了一下门把。

好的,果然锁上了。

 

陈果对这结果一点也不意外,她朝着旧训练室的大门就是敲了几下。

「叶修,你给我出来!」说完又敲了两下。

 

就这样重复了好一会,门板的对面似乎有些什么动静,但是不一会又安静了下来,好像里面没有任何人一样。

 

这家伙,居然给我装死。

对着一无动静的门,陈果真有些火气起来了,她心里碎念着,亮红的嘴唇一扭,转身又跑下了楼。

 

「老板娘?」包子果然站在门口,一动也不动。他看见陈果跑了下来,很开心的说,「所以家伙需要吗?」

 

陈果看了看包子,「嗯……你……你再继续站着,啊,对了,包子你站在那边,」她指着前台的位置。「要是有人要结账算钱跟我说一声。」说完拉着小薛跑到后台小房间,接着不一会,陈果又咚咚的拉着人上二楼准备逮人。

 

「咦?」正要推门,陈果却发现房门已经开了。

陈果望着空荡荡的房间,眉毛微微皱起,总觉得哪儿不对,鼻子下意识嗅了嗅。

「……噢唔。」挑了挑眉,她明白了。

 

虽然自己是个Beta,但好歹也是跟着这些家伙过上好一段日子了,对他们的习性也算是小有研究,而现下这个味道……很明显就是Alpha在宣示主权时,无意间所散发的味道。

 

 

 

「这样好吗?」蓝河跟在叶修身后,不时回望身后,明显有些不安。

「嗯……不然我们回去好了,不过……」叶修摸摸了下,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老板娘或许会拉着我耳朵直念,这样我可就没办法陪你回去了,如果这样你也不在意的话。」

「……」蓝河犹豫了一下,似乎动了几下,他偷偷看了看位于身后的兴欣,嘴巴最终还是紧紧地闭上,迈开脚步往叶修的方向跑去。

 

兴欣的老板娘,对不起了!

 

 

叶修走出试衣室,看着展示镜中的自己,心境像是一下子回到最初他登入荣耀的心情。

虽然少了点兴奋多了些无措与紧张。

 

「……小蓝啊,我有必要穿西装吗?」

「你不是说自己没有半套比较正式的服装吗?」还说只有皱得像腌菜得T-Shirt和帽T。

 

他们出门后边讨论了一下,接着蓝河便拉着叶修来到市中心一家百货公司里的西服店试穿。当他们进去时,店里已经有数字客人在挑选衣服,看店员都忙着招呼前面那几位客人,蓝河也就不麻烦人家介绍,自己挑了一两套西服就推着叶修进隔间试穿。叶修长了这么大,除了小时候因为家庭的关系穿过几套小西装之外,就再没穿过这么正式的服装,现在穿上整套西装,还打上领带,感觉是一整个别扭。

 

似乎对这样子的叶修感到有趣,蓝河嘴角带着可疑的笑花走上前,伸手帮叶修袖口的袖扣扣上,「堂堂的国家队领队呢,肯定要做公关的,怎么能没有一套西装呢?」

「这你就不懂了,我这叫贴近民众,让人有亲近感……」

「……你穿成这样也挺好看的。」

「──哼嗯?你刚刚说什么?」

「没事。」

叶修盯着这个坚强又柔软的年轻人,笑了笑,难得没多说什么,嘴角扬起笑意,刚才持续竖立的狗耳朵也微微倾下,整个人轻松了许多。「我知道哥很帅,但也别看呆了啊小蓝。」

 

「想太多了,」蓝河看了下叶修,拍了拍对方的胸口,鼻子哼了好大一口气,口气很是神气,「不过是比穿T-shirt的时候好看许多,真佩服我自己的眼光,还是……这就是所谓的『人要衣装』?」

「是这样子吗?」

「是这样子。」他点头。

 

 

 

「其实我们也不用这么费事……西装嘛,我那个双胞胎弟弟多的很,要他借我几套穿穿就行了。」

「嗯,听起来令弟是个懂得打扮的人,但是大神啊,你确定穿起来不会把人家的衣服撑坏吗?」

闻言,叶修抽了抽鼻子,一副很是受伤的表情说,「蓝河你真太瞧不起人了,哥再怎么说可是个Alpha,身材没那么差好吗?」了不起只是有点小肚子罢了。

「我又没有说什么,」蓝河眨了眨眼,「我相信是叶神你的太高大了,别人的西装包不住你那雄伟的身材的。」

「那真是太谢谢你的赞美了。」叶修低头猛盯着蓝河看。

「不客气,好歹也是要跟我回家的Alpha,质量保证。」蓝河不认输,也跟着回看回去。

 

两人就这样对看了好一会,直到其中一方憋不住笑了出来,两人高高低低的笑声回荡在试衣间的走廊上。

「蓝河。」

「嗯,什么?」蓝河抬起头来。

「承认吧,」叶修牵起蓝河本来还抱着肚子的手,把人拉了过来,然后凑近那还带着明显笑纹的嘴唇,「你看呆了。」

说完便亲了下去。

 

蓝河轻轻的惊呼一声,微启的嘴巴正好被人趁虚而入,湿软的舌头贴上,纠缠,偶尔会舔过粘膜与齿列,缓慢却很仔细,像在享用一道可口的甜点似的。蓝河揪着叶修肩上的衣料,随着力道的轻重放松或揪紧,一颗生理性的泪水在眼眶边打转、滑下,然后与来不及吞咽的唾液汇合。越来越浓郁的Alpha充斥在口腔并顺流而下进入肺部,让蓝河觉得一阵晕眩。「叶……修……」他呢喃眼前男人的名字,最终顺从自身的渴望,环抱住对方的颈子,主动加深这个吻。

 


评论(2)
热度(42)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