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引兔入洞 01

終於又上lo啦,最近人忙心懶手也廢了
希望有機會還能撇點東西
跟知藍 @一叶知蓝 一起出的本,承蒙大家現在已經完售了
就貼上來混個更

謝謝各位!/


======


咖哒咖哒咖哒……

声音停住,叶修从鼠标上移开,在烟头掐熄在烟灰缸内后,他才慢吞吞抬头望向坐在另一边的蓝河。「小蓝啊,你刚才……说了什么?」

 

「所以你刚才有听到。」那双屏幕也藏不住的一双兔耳动了一下,但手边的动作没停下来,依旧灵巧的操纵着手中不知从何而来的小号跟着人打野团,直到冰霜赛恩倒下,他才站起身来,走到叶修跟前。

 

「嗯哼。」

「所以……」蓝河开了头就又停了下来,只是沉默地注视着叶修。

「所以?」

「所以你……」

 

叶修脸上点点头,示意对方可以继续讲。

蓝河抿了抿嘴,终究还是从这大眼瞪小眼的比赛中落败。「所以,你的回答是?」

 

「啊,所以刚才蓝团长是在跟我求婚是吧?」叶修笑。

蓝河看着笑得连牙齿都露出来的叶修,心情很是复杂。

 

 

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前些日子因为家里老念着爸爸胸口又痛了、妈妈气喘又来了,而自家儿子总不回家这事,所以蓝河在接近年底的时候,赶紧抽了个空回自个儿老家安抚安抚两老,但是当他回家后才发现,这事完全不是那么简单可以解决的。

「儿子啊,妈妈从小没管你什么,毕竟我们这些做父母的能看到小孩子健康成长,好好做事就是最大的欣慰了。」

「……嗯,谢谢妈。」

「唉呦,不必谢妈,」蓝妈妈似乎是日剧看多了,把不知从何而来的相亲本子往蓝河面前放,「妈妈只要看到你能找到一个伴,然后过的幸福快乐就好了。」

「……」蓝河沉默的,低头看着在相片里笑得一脸阳光,左上还标注着『A』的女子。

「啊,还是你喜欢别的?那也行啊,」只见蓝妈妈手从皮包里一抽,几张相片像赌徒秀出他的同花顺一样的漂亮地展开在蓝河面前。

 

请求支持!这个野图boss等级太高了!请求支持!

 

蓝河忍着头痛,带着一丝期望看向自家老爸。

身为同样是omega的老爸,一定懂他的求救讯号吧。

 

「这个……嗯,孩子的妈,别这么逼儿子了,而且还不知道这些对象好不好呢,」蓝爸爸搭着蓝妈妈的肩,「不如这样吧,我记得有个市中心有个广场跟S市的人民公园一样,不如我们也去那里绑自家孩子贴张海报吧。」

 

……不行,这样下去就要灭团了。

蓝河觉得自己像是被下了僵直一样定在那边,期间还伴着些头晕和一些大大小小的杂念与抱怨,突然间,很戏剧化的,有个人的背影从这之中,很清楚地,脱颖而出。

 

蓝河深吸一口气。「……爸妈,你们不用担心,其、其实」他抑制住语气里的轻颤,「其实我早就有对象了,正准备过年时带来给你们看呢。」

 

就像这样,蓝河的底限一去一江春水向东流。

 

 

人在某些时候会做出一些平常绝对不会做的事情,像是『狗急跳墙』就是讲其中一种。

这也大概是蓝河现下心情写照。

 

「是说……暂时的,当我Alpha而已。」蓝河踌躇了一会,又忍不住说:「但……要是你……」

「喔,所以是假结婚?」

 

蓝河皱起眉头,深吸了一口气,「我是说,要是大神你……愿意暂时性以『蓝河的Alpha』身分跟我回老家过年,或许我、我们可以试试看……叶修你放手!」

 

「嗯,简单的说就是要我伪装你Alpha男人回家过年的事情?」叶修哼笑了声,从善如流地改口,身后的尾巴微微翘起,有一下没一下的甩着。

「嗯……毕竟,你……现在也没有对象,我、我们又……」

「又?喔,你是说我们身体的相性?」

这触感还真不错呀……啊,这里凸起来了……叶修随口应着蓝河的问话,注意力全放手掌下的肌肤。

 

当摸到蓝河身后那圆呼呼的茶色毛球时,蓝河脸上的力求平稳面具再也挂不住了。他用力捏了捏叶修的手背,然后拉开那不安分的手。「我在说正经事,你不要闹了。」

 

「小蓝,你这样可不行啊。」瞧着眼前微微发红的脸颊,叶修没说什么,但是那双前倾的高耸立耳泄漏了他愉悦的心情,不一会双手就很干脆的放开,但不是因为蓝河的要求,而是他们发现更有兴趣的目标,「我们好歹也在床上坦然相见几次,你怎么还这样害羞的呢?」虽然这样子也挺不错就是了。

 

「……叶修、你……你不要捏我屁股!」蓝河低吼,双手搭在叶修肩上,使劲地往外推。「就算这是你们兴欣的地盘,也给我安分点好吗?」虽然这是个包厢,但是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有监视器的,叶不修不做人他还要呀! 

 

「呵呵,放心,这里没有,而且我门也锁着。」如何?夸奖我吧。

 

「原来如此,那我就放心了……你以为我会这样讲吗?!」

「不就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蓝河推开后往后一跳,泛上一圈红的黑眼珠红瞪着叶修看。

叶修看向如今空空如也的双手,又看了看气呼呼的蓝河,看似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那,来盖章画押吧。」

这话题跳得太快,蓝河有些愣住了,

「什么盖章画押……我没带章子签名行吗?」

        「你不是带着吗?」叶修指了指自己因为抽烟而显得有些黯淡的嘴巴,「这里。」

蓝河这下终于懂了,脸也红了。

他看着闭眼坐在椅子上,一副等着自己『盖章』的叶修,嘟囔了几句,接着便靠了过去。他站到叶修面前,吞了口水,两手搭上肩膀,眼睛颤抖的微闭,轻轻贴了上去。


评论(2)
热度(63)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