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 狐仙2

※夜泣石就是跟小夜左文字相關的那個石頭!

※用上日本妖怪沒問題嗎←

※又名﹔媽的,又一個坑

※我也日更了一次!


身为一个男孩子,蓝河从小就被教导要心胸要宽一点、神要粗一点,要大气,不拘小节,这样才像是个做大事的人。而长大后的蓝河,虽然不完全依照家里期望的成为做大事的人,但也算是个既可靠又值得依赖的家伙。可惜的是,他有一个怎么也无法克服的弱点。

 

蓝河怕鬼。

他怕的鬼不是欧美电影里,拿着电锯或是大刀砍来砍去的,喷血像喷西红柿酱的那种,而是偏向日韩电影中,在深夜里,悄悄地从黑暗中现身在自己身边的那种类别。幸而现今破除封建迷信的风气正旺,身边的朋友也没有喜欢怪力乱神的类型,所以蓝河一直隐藏得很好,好到自己也差点忘记他有这个弱点,但那个晚上,当他身处于黑漆漆的校园,耳边听着那一次比一次大声的怪声,心里的恐惧几乎要吞噬自己时,他才知道,自己怕鬼这个弱点,一直没有消失。

 

回过神的蓝河看着那只紧紧抓住叶修衣服的手,满脸通红。

他都做了什么啊?

从小他就被教育不可示弱,但这下子他不仅在叶修面前提起这事,露了馅,还被抱了个满怀……

姗姗来迟的羞耻心这时发了芽,如藤蔓一日千里的缠绕住蓝河。他把自己从叶修怀里拔了出来,侧过头,退了几步,装模作样的咳了一声,「抱歉,我太失礼了。」

「没这回事,我还挺享受的。」

「……没想到你们狐狸对同性还有这种兴趣。」

「可不是,毕竟温香软玉抱满怀的机会可是不是天天有。」

「……」

「而且,我们都同居了还客气什么呢?」

「谁跟你同居!」

「我们现在住在一起,不是同居是什么?」

蓝河一阵语塞。

对呀,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叶修笑了笑,没在这话题琢磨下去。「蓝河,你说你只听到哭声,没碰到其他事情对吧?」

「是这样没错。」

「不是猫叫春的声音?」

蓝河翻了个白眼。

叶修笑,「听起是不打紧,估计你们是碰上夜泣石了。」

「夜泣石?」

「嗯,日本人取的名字,这石头有很多典故。简单的说就是种半夜会发出像是婴儿哭声的石头,基本上对人类没有伤害就是。」叶修拿起烟杆子,一边往里面添烟草,一边跟蓝河说明。「我必须说,夜泣石这名字取的还真粗暴直白。」

「那我……该做些什么吗?」

只见叶修摇摇头,「这事你别担心,这阵子先别在外面待太晚,你也知道,鬼门开呢,就算这没事,也说不准其他小鬼会不会找上门来,找个时间我带你弄个护身符。」

 

蓝河点点头。

反正期末都结束了,几天前就开始放暑假,自己又不是设计或美术系的学生,没事当然不会往学校跑。

 

就这样过了几天,他早上整理家中环境和清理一学期堆积下来的杂物,下午上网打荣耀或是跟朋友去运动,晚上就待在家里吃饭看电视打荣耀,日子也算是过得轻松自在,反倒是叶修这阵子时常一声不响的就不见了人影,蓝河想问,却又不想显得自己太娘们,只得闷在心里。

 

只是因为叶修不在不好控制份量,常一不小心就煮了过量,一直往冰箱里塞也不好,才会如此在意叶修的行踪。蓝河在心里给自己找了理由。

 

一天下午,蓝河午睡醒来,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蓝河心里突然很是不痛快。

「叶修这家伙,神神秘秘的,搞什么啊……」嘴里碎念着,翻开手机,看到笔言飞来电,便打了回去。

 

「老蓝,大伙等会要聚餐吃热炒,你来吗?」

蓝河听到这样的邀约,看了看时钟。

现在四点多,天还亮的很,不过再两三个小时……

他下意识的往窗外看。

窗外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套他买给叶修当日常穿着的衣服挂在椅背上,孤零零的。

「喂?老蓝,你还在在线吗?」

自己小心点就成了吧……

「好,留个位子给我,我待会就到。」

「爽快,那我等着你啊!」

 


评论(2)
热度(29)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