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 狐仙 1

※藍河是商系研究生,跟筆言飛是同社團朋友

※葉修是狐仙

※又名﹔媽的,又一個坑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也不知道接下来是什么。』

蓝河忘记这句话是谁说的,但是他这阵子正深刻的体会到这句话的精髓……又或许,有人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把他手中的巧克力盒换成了惊奇盒。

蓝河想到这里,忍不住轻叹了一口气。

「怎么,老蓝,有心事?」

 

伴随着问话,蓝河肩膀一沉,整个人支撑不住的往前倒。

 

「……妈的滚啦。」在千钧一发拯救自己额头后,蓝河没好气的甩开上方的大累赘。「二笔你真的变胖了,重死人了。」

 

「啧,老蓝你真是太不可爱了,我可是看你一脸烦恼,才过来安慰你的。怎么样?趁学期也告一个段落了,要不要──」

 

「不了。」

「!」

「兄弟抱歉啦,最近事情多了些,」蓝河看着笔言飞一脸震惊,似乎是没预料到自己会被拒绝的滑稽表情,不禁失笑。「等麻烦事告一段落,再跟大伙好好出去乐一乐。」

笔言飞皱眉。

「兄弟……老实说,是不是有了妹子。」

「你哪来的鬼想法,」蓝河推了推笔言飞那靠得过分贴近的脸,没好气的说,「你说我是这种人吗……靠,居然都这时间了,」蓝河说着赶紧捞起包包,挥了挥手,「先走啦兄弟,晚点再跟你联络--」

 

笔言飞看着一下子走远的蓝河,突然心好冷。

这人、绝定是有了妹子!

 

 

 

蓝河随意把信箱里的信塞到包包里,上了楼梯,在自家房门前掏出了钥匙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停了下来,然后叹了口气。

 

他这租屋离学校不算很远,通勤时间不过二十分钟左右,房子有点老旧但也还算干净(何况还一房一厅),重要的是,学生租的起!要不是房东为人实在有些古怪,看不上的人不给租,这好房子怎么也轮不上他来住。

       他之前就很喜欢这屋子,现在更是庆幸自己房东是这种样子,这才不用费尽心思去想要怎么跟左邻右舍解释他自华北旅游回来后的各种异状……不过麻烦的就是不知道要是房东问起,他该怎么回答就是了。

 

蓝河想到这,搔了搔脸颊,有些烦恼。

 

要是被认为带女人回家……「那可就麻烦了……」

「什么麻烦?」

 

蓝河抬起头,下意识望向那声音的来源,然后对男人嘴上叼根烟斗皱起眉头。

「怎么?近乡情怯不好意思进来了?别客气啊。」 

 

蓝河翻了个白眼。「叶修,你倒是住个很开心啊?跟你说过多少次,抽烟要记得开窗啊!」闻了闻飘散在空气中的烟味,蓝河皱着鼻子,拿起喷雾器开始狂喷,顺手还往男人身上喷去。

「哎,其实让我上去屋顶抽不是更方便。」叶修用烟杆推了推蓝河的手,「小蓝啊,有吃的不?」

 

吃你妹!蓝河瞪了他一眼,而对方则回了他一个无辜的眼神。

 

「……昨天的咖哩有剩,等会我给你热一热。」

算了,自家的男人自家管,总比他出去撒野的好。

 

蓝河想到半年前自己去华北进行深度旅游,结果一不小心差点回不来,还是这个当初开旅店的家伙救了自己……最后救命之恩无以回报,只能以身相许了。

 

蓝河想想觉得自己也就没脾气了,一失足成千古债,债多了不愁慢慢还就是了。

「叶修,你在华北的老家没问题吗?」他把咖哩放到叶修面前,

「谁说我老家在华北的?我只是路过,不过那里信仰深,住得还挺舒服的。」

「……那你来这做什么?这里没什么信仰的。」

「小蓝啊,这里不是有你吗?」叶修微笑着,烟杆已经收了起来,这回嘴里是外头在常见不过的香烟,「我们重质不重量,要是有一个人天天想着你,那可比得上十个信仰不深的信徒还好得多。」

「谁跟你天天!」

「是,没有天天。」叶修掏掏耳朵,满脸的无所谓,「说点正事吧。最近你身边是不是出现什么怪事?」

「……你怎么知道?」

「因为哥神啊。」

 

蓝河翻了个白眼,不理他,转身进了小厨房。

叶修发现蓝河这下不理人了,便又坐了回去,眉毛轻簇,咬着烟开始摆弄起手中道具了起来。

「这可真是奇了……」

这句话引起了蓝河的注意,他偷偷探头一看,就瞧见叶修盯着木片摇头晃脑了起来。

「……怎么了吗?」最终还是蓝河打破了沉默。

 

「嗯,是有些异象……」叶修吸了一口烟,「可能有漏网之鱼跑了出来。」

「跟……上次华北那个妖怪有关系吗?」蓝河想到那时围绕在碎裂不成形的石块堆,那带有血腥味的黑色雾气,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嗯……」

「?」

「没事,而且怕什么呢,有哥在呢。」

「噢,那真是太令人安心了。」非常敷衍的答话。

 

叶修笑,又陷入了一阵沉默。蓝河也不在意,反正叶修虽然有些特立独行,但是个说一不二的家伙,所以既然他说不愁,那他也就不用担心了。

又过了一会,叶修拍了拍大腿,把尚未抽完的烟头碾进烟灰缸,拿起汤匙就开始吃饭,「你不如说说学校发生了什么怪事吧?」

 

蓝河犹豫了半天,像是不知道如何开口,但既然头都洗下去了,总得把他洗完,终于还是开口。

 

时间回到上个礼拜

 

因为期末的关系,蓝河和朋友不小心在学校待到了一点才离开。虽然平常在学校待到过夜是家常便饭,但总归是鬼月刚开始,心里总有些毛毛的,他就抓着学长一起回去。结果经过中庭的时候,听到一阵诡异的怪声。蓝河刚开始以为是他的错觉,但他转头一看,看到其他人也是一脸诡异,表示自己也听到了。

「那声音又像哭要像呻吟,一声声的令人毛骨悚然……」蓝河抖了抖,「要不是我身上有带着你给我的护身符,说不定就被抓走了。」

 

叶修看着微微颤抖的蓝河,忍不住想要抱住他给他温暖。而他,也真这么做了。

 

「别怕。」叶修环着他的腰,把蓝河整个人纳入自己怀里,贴着胸口,軟下聲音說「不是说了吗,别担心,一切有哥撑着呢。」

评论(2)
热度(41)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