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夢100/盧梅] Before Beginning


    外面的雨势很大,但隔音良好的窗户把它们所发出的声音完全的阻挡在外

,这使得窗外的世界就像是一幅画。

公主已经入睡,而安维和白叶他们则在另一间房与紫雨讨论关于食梦魔的话题,他很想加入,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

 

梅迪稍稍放下手中的书,用他能想象的限度中最巧妙的角度瞄了瞄眼前正认真阅读的男子。

他敢用珍藏在家的一百张画作打赌,卢克绝对有古怪。

他们来这个国家已经三天了,而他们这种古怪的情况维持至少两天。要说多古怪呢?大概就跟安维决定早上不练剑了一样古怪。

也许卢克认为他掩饰得很好,但他忘了,他还有自己这个……独一无二的『心之好友』!在梅迪‧弗雷希安的跟前,一切都伪装都是徒劳无功的!

 

梅迪想到这里,暗自给自己一阵掌声。

他之所以没有在第一天劈头就询问卢克,只是认为,但若心之友觉得这也是一种美,那他擅自开口破坏就是对艺术之神不敬──

 

但,他真的有些受不了了。

梅迪微微簇起眉头。


再这样下去他就要受不了啦─── 

「……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啊?」梅迪顿了一下,停下心中的风中凌乱,转过头看着卢克。

只见卢克阖上手里的书,看了眼梅迪又转开,「不说我就要去睡了。」嘴里的语气可以说是冷漠的,但是梅迪才不CARE这种小事。


他们果然是彼此的心之友!就算眼神不对上也知道我想说话!

 

梅迪压下心里的狂乱,整个人凑到卢克旁边,睁大那双紫色的眼睛:「卢克,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卢克看了梅迪一眼,似乎微微地叹了口气,「就这样?」

 「当然不只这样,我……」梅迪停顿了一下,微低着头,似乎在思考如何表达他的发现,「自从我们来到这个国家你就特别沉默,就连要吐嘈我的时候也有些敷衍,更别说大伙儿在讨论事情的时候了。你──」

「嗯?」

「是不是不开心公主被抢走了。」

「……」

「别不开心,毕竟紫雨和卡伊里他们刚来,大家总是会特别照顾他的,」梅迪拍了拍卢克的肩,以一种『我都了解的』的口气说着,「别担心,还有我陪着你啊……怎么这、这样看我?」

 

「……」卢克看着梅迪,看到梅迪都起了些鸡皮疙瘩后,才撇过头,「也不知道你这种个性是好还是不好。」

「怎么这么说?」

「我去睡了。」

「欸,慢着。」看到卢克起身,手臂夹着帽子,似乎真的要起身离开的梅迪有些不解,也跟着站起身,抓住卢克的衣服,「卢克你倒是说……」

 

这句话梅迪没能说完。

 只见白色的帽子落在地上,卢克一个转身就把人压倒在沙发上,然后,微温的嘴唇压了下去。

 不同于温和的外表,卢克的吻带着一种强势,舌头纠缠吸吮着,令梅迪喘不过气。

就在梅迪觉得自己可能随时会因为缺氧而死的时候,卢克终于放开了手,

他用大拇指腹抹了抹因自己而变得鲜红的嘴唇,终于露出近日第一个笑容。

「这就是我的答案,」他直起身子,戴起刚才被弃置在地上的宽边帽说:「好好思考吧,我的『心之友』。」

 

 ※不知會不會寫完,在這裡破個梗
其實幾天前梅迪以為盧克睡著了,抵擋不住心中的魔鬼,有偷親盧克還以為對方不知道。

评论(12)
热度(36)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