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 江湖城相關段子-葉修生日快樂!

※言小古風


※葉修是前武林盟主,已隱居(?)


※葉修生日快樂!! 


 


「王老板你知道吗?听说城尾的张老板把他孩子送到霸图书院读书。」


「我知道啊。唉,老张心还真狠。」


「这也难怪,他那儿子──这不是蓝公子吗?」王老板眼尖,瞄到有个人影走近便转过身子准备招呼,结果定眼一看,那不是城里最受欢迎的四大公子之一的蓝桥公子吗?老王马上抛下陪他嚼根子的老李迎了上去,「是什么事情居然把公子吹来小店里啊?」


蓝河穿着一身蓝色衣裤,质料虽然称不上上等,但是整体干净整齐,再配上他脸上的那和蔼可亲的笑容,看起来就是舒服。


「王老板,我刚回城,走在路上突然想到那东西差不多该好了,便绕道过来叨扰你了。」


「哈,公子的记性真好,您不说我还差点忘了。是,东西早就替您弄好了。」老王说着从后头取出一个盒子,小心翼翼递给蓝河,「谢谢公子如此赏赐小店。」


王老板看着蓝河,越看越亲切,忍不住跟他谈起最新的八卦,「公子,你可知道阅乐书肆的张老板把孩子送去霸图书院读书?您觉得那孩子……?」不会出来缺手缺脚吧?


「嗯──虽然我没在那儿读过书,但张老板也是个见识多广的文明人,送去那定有他的用途。我想,他家儿子不会有事的。」


「哈哈,公子说的是,唉我是不是也该送儿子去念个书呢。」


蓝河笑了笑,没有对此多说些什么。但是王老板也不在意,毕竟闲聊嘛。「不过这不算什么,近日最火红的事情是有几个外地人去兴欣酒楼吃了东西想要赖账,听说被里面的伙计打飞大概两尺高啊!我就说江湖人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就是几个会武的无赖……我是说那几个不懂规矩的外地人,蓝公子你可千万别介意。」话越说越起兴,一回头看到站在身边的人脸色阴阳不定,整个有些不对了,吓得他赶紧澄清。


「王老板别担心,蓝桥了解,」蓝河笑道。


 



蓝溪阁内


 


叶修看着眼前堆的似小山的酒坛,有些苦恼。「这下可好了,到底该怎么搬呢?」


明明就是因为对方来找碴,他不得已才动手的,现在老板娘居然说要惩罚自己爱出风头,把自己派出来送酒。结果酒送是送进来了,但是现下居然没半个人跟着自己把酒搬下来……难道这下真得全靠自己了?


他叹了口气,「老板娘你可真狠心……」嘴边咬着烟杆子,看了看还堆在车上的酒坛,摇摇头。


「你怎么会在这里?」当叶修正在研究怎样才能尽快的把酒坛都塞进仓房之际,一道男子的嗓音从旁边响起。


 


那声音温润如玉,平稳的语调往昔总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但今日少了平稳,多了些幽漠的怨气。叶修听到这声音先是顿了一会儿,直到对方叫出了他名字,他才维持肩扛两担子酒的姿势慢吞吞地转身。「唉呦,蓝桥公子您可回来了,什么时候才来我们兴欣酒楼赏光呀?」


 


「……然后看你把人家打飞?」


「唉,这事可不能怪我,人家都揪起我领子,拳头差不多都要落下来了,我只是下意识、被动的防御罢了,而且我可没有打飞他。」只是把他丢出去而已。


 


蓝河摇摇头,也跟着动手把酒坛放进仓房里,「那也不行打飞人啊,要是对方正好认出你,那不仅酒楼,连你也──」


「呵,这你大可放心,我用的是你们蓝溪阁的招式。」叶修把最后一坛送进房后,作势槌槌肩后笑了笑,看到蓝河那双眼睁大的表情,像是十分得意的说:「他肯定认为酒楼是你们名下的产业。在这,没人想跟蓝雨作对,所以我们很安全。」


「叶修,你这家伙!」


 



 


他们俩人刚开始的绝不算好。


其实这也难怪,毕竟蓝河以蓝桥公子的名号在江湖闯荡也好有些年了,从来就是如鱼得水的模样,谁知道那年依照庄里的要求来到这里替梁爷效命,一来就吃了叶修的闷亏。虽然随着时光流逝,蓝河也渐渐地对叶修产生了一些好感与钦佩(尤其刚知道叶修的真实身分后),但大多时间还是对叶修又恼又爱的,有些时候甚至会恨不得想跟他打上一架。


例如现在。


「蓝河,你可真努力,就算是这些出远门的日子武功也没落下。」叶修收回几乎触及蓝河那掌,笑嘻嘻地说。


「但仍旧还是赶不上你。」要不是蓝河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顾忌,也许他会干脆就躺了下来,他喘着气,任由叶修把自己拉了起来靠在身上。


「不要放在心上,就连你们黄二爷当年也不过跟我拼个十来招,你打不赢我是理所当然的。」


「瞧你讲的像真的一样。」蓝河喘过了大气,接着退了一步,让彼此稍微拉开了些距离,不是很认真的抗议。「几年过去了,现在是换你被打的哭爹叫娘也说不准。」


「是吗,那可真糟糕。幸好叶某现在也算是半个蓝雨庄的人了,黄大侠应该会放过我的。」


「你再贫嘴吧,看我到时候让不让你们收酒钱。」蓝河翻了个白眼,一脸不甚耐烦的样子,却掩饰不了那浅浅的红晕以及那偷偷上扬的嘴角,而在看到叶修没个样的对自己说着那叶某只好以身相许求公子放过小店了,不禁笑了出来。


「叶修。」


「哼嗯?」


蓝河咳了声,红着脸凑过去轻啄了眼前的薄唇,「我真喜欢你。」


叶修也笑了。不同于平时那略带讥俏的笑,而是连眼梢和嘴角都染上暖意,十分亲昵的笑。「既然叶某赢了,那是不是有些奖赏呀?」


 


「奖赏?说到这里……」蓝河偏头咳了一声,拿出稍早从王老板那边取来的盒子,递了过去。「虽然人都这么大个了,但是这日子还是要过的。」


「嗯哼,这是?」叶修笑的眼睛弯弯,嘴巴翘翘。


「叶修你别得寸进尺。」


「喔,这又怎么说呢?」


「……这总是你我在一起的第一个生日。」蓝河垂下眼,睫毛似乎微微发颤。「过去没有机会,但是我希望未来每个日子都有彼此。」


「蓝河,你……总是我惊奇,这些情话是哪学来的?说得可真顺啊……」叶修愣了會,把手掌贴上蓝河背部,人整个人凑了过去,「我真愛你,蓝。」


 


謝謝你。


谢谢你在我生命中出现。




===故事 End, 他們的人生To Be Continue

评论(2)
热度(28)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