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夢100/盧梅] 仲夏夜,但不是夢

值得慶祝的100PO是盧梅XDD


還有欠的一個學園paro,等我!




初夏的夜晚,天空有如女神洒落珠宝的璀璨,闪闪发光的星空,温暖的微风让人心旷神怡。梅迪走到河边,坐到卢克的身边。


「朋友呀,你也是来欣赏这美丽的星空吗?」


卢克放下笛子,看了一眼梅迪,淡淡地说:「我倒不知道我们是朋友。」


面对卢克响应,梅迪是一点也不在意。他觉得他这个朋友单纯是害羞,这是当然的,不管谁,要是站在他的艺术大作面前,发现原来自己对艺术一无所知的话,都会羞愧的。


天才是寂寞的,他想。


「不必为自己感到羞愧,我的朋友。」


卢克没再回话,他拿起随身携带的笛子,又开始吹奏起来。




啊,卢克这下是为他奏乐了起来了吗? 


梅迪这下心情是好到不能再好了。他仰着头,略带陶醉的吸了吸不知从何飘来的花香味,「啊,虽然不比我那美丽到极致的艺术,但这景致配上你那悠扬的音乐,倒也挺让人陶醉的啊。」


卢克一顿。


「不如就由我来献唱一曲?」


「……你还是一如往常的聒噪啊,梅迪。」


「哎,卢克,你害羞了吗?」


 


卢克一笑。音樂之国的白发王子伸手抓住梅迪的领口,就是一个吻。


 


湿热的舌头与温柔的笛声不同,强硬的塞满他的口腔,并以几近粗鲁的方式吸吮、搅弄。突如其来的动作确实吓着了梅迪,他从来没有想到卢克会有这一步,他一瞬间曾想要推开对方,但是体内陌生的热气让他却步,只能呆愣的任由卢克在口中横行,从齿列到口内黏膜,都被舔舐干净。


 


这个吻直到两人都气喘呼呼才停止。


卢克终于松开对梅迪的箝制,他抚摸着手掌下那一头被自己揉乱的细软长发,略带红晕的脸颊是从未见过得开心。而梅迪,则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只能微微喘着气,用迷茫双眼看着对方。


「嗯,这样好多了。」纤长的手指挤压着被自己弄到红肿光亮的嘴唇,卢克忍不住贴上去,用舌头在上面转了个圈,他用少见的温柔口气对梅迪说着,「比你那些不明所以的涂鸦真是好上太多了。」


他手掌沿着线条往前移动,最终停留在下颚与耳朵的交界处,拇指轻轻捏揉着耳垂,直到梅迪的耳朵像他的脸一样为止。「要是想要再深入一点,别客气。」


他凑到梅迪耳旁,用有如精灵在夜晚飞舞时,那细碎的笑声,「我会让你品尝到比艺术更令人沉迷的东西。」


卢克笑着说。





评论(13)
热度(28)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