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 榮耀江湖錄 7

※言小風

※微韓張cp

※前篇按這裡  1 2 3 4 5 6

※作者已經放棄治療了

======

张新杰停下手中捣到一半的药草,抬头看了一眼包子,又看了看包子抓在手中的那只鸡。

「包公子,这是?」

「张先生,叫我包子就行,大伙都江湖人不用这个客气,啊我说……」

「包子。」张新杰从善如流改了称呼,指了指那尚未去毛放血,大概不久前还在外边跑的褐毛鸡,又问了一次,「这只鸡是要给我?」

只见包子点了点头,「老大说张先生是个大好人,而且又照顾了我家小弟,做大哥的总该有点表示,这鸡是送给张先生的,不过因为我今天钱带得不多,只够买一只鸡,如果可以,希望张先生能分一半给我老大的相好。」

「相好?」张新杰这下转过身子,原本淡漠的灰色双眼除了疑惑,还夹杂着一丝兴味。

「啊,不对,我说错了,这时候应该说情人对吧?」包子歪了歪头,很有知错能改的精神改口说,「我一开始还觉得奇怪,但我后来看着他们之间的动作就明白了。既然老大有喜,小弟一定要有表示,所以希望张先生能分一半的鸡给我老大的情人。」

 

张新杰看着一脸正经的包子,点点头,随手往外指了指的方向,说:「现在蓝河的身子刚好,要喝鸡汤什么的还早,你先放到灶房,我自有打算。」说完,张新杰又背过身子低头捣起了药来。

 

 

※※

 

「就是这样。」张新杰手里端着药碗,嘴边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容,「我原本来当包子在说笑呢。」

 

还真的是个小情人呢。

 

「先……先生见笑了,」红潮在蓝河脸颊散开,以往苍白的脸颊如今显得有生气许多,他拉了拉落到肩头的外衣,本来想要起身跟救命恩人道谢,却被叶修阻止。

相对于蓝河,叶修显得相对淡定很多。只见他在阻止了蓝河离床后,自个儿从床边站起身子,走到桌边把空的药碗跟张新杰交换,显然是把来人当作仆役使用,「想必张兄是来恭喜我们的吧?唉,不必多礼,就留下银子千两、珍贵药材一担就行。」

 

「烧给你?」

「那也太暴殄天物了,除非你是说把他们炼成一颗颗万灵丹我倒可以考虑。」叶修拿出几天前买的烙饼丢到嘴里嚼。

 

没办法,蓝河毒刚解,身子还待修养,他不好在病人面前拿起烟管抽,但这几日下来嘴巴有些犯痒,只好挑点耐嚼的东西打发打发。

 

叶修嚼着硬梆梆的烙饼,又倒了碗茶喝「我当初为了凑和你家捕头与你共结连理可出了不少力,而且庆祝时没少送礼的,张神医岂是忘恩负义的事,铁定会答应的吧?嗯哼,你这茶真不错,我看你不如也拿点过来吧,反正你们是如此的清心寡欲。」 

蓝河看着张新杰对叶修的话没有反应,以为是像他被气到一口气上不来,想要打圆场,但一开口就被截断。

 

「静下心,待会再说。」张新杰说。

 

蓝河只得点点头。

 

就这样,一直到张新杰诊完了蓝河两手的脉,又到书桌前写完药方子前,房间除了微弱的嚼食声外,就只有窗外传来人声而已。

 

张新杰写完了药方子,又吹了吹,才递给叶修。「本以为已经够认识你了,但经过这次会面后,我发现似乎还是低估了你。」至于是低估什么,似乎也不用多讲了。

 

「好说。」叶修笑了笑,接过了方子。「张神医不会是特别来送礼的吧?」

 

「……蓝公子体里的毒已解,也未伤到五脏六腑,只要小心别运气且休养一两日便可上路,只不过……」

 

蓝河这时候睡糊的脑子突然想到一件事,「糟,我们已经耽搁几日了?」他嘴里边说着,右手翻开被子就要下床,却被叶修阻止。

 

「急什么呢?慢慢来,身子好不容易好了,可别又伤着了。」叶修像是没有看到蓝河眼里着急的情绪,嘴里淡淡地说:「放心吧,我们可靠的张先生已经让霸图商行的人代替我们上路了,开船的呢,大概会比我们之前预计的时间还要早到。我们还是先让他把说完吧。」

 

张新杰点点头,继续说。

「我后来翻阅了一下古书,这毒虽少见但其实挺好解的,但毕竟拖延了点时间,虽然现下没事,但日后可能会有些后遗症也说不定,如果不清个完全,怕以后蓝公子的功夫进展将大不如旁人了。」

 

「……那该怎么办?」

「不难办,吃个药丸就行,那药的地方你也知道。」张新杰看着脸色沉了下来的叶修,挑了挑眉,「就是要麻烦叶大侠跑自个老家一趟了。」

 

张新杰笑了笑,他端着空的药碗转身,走到门后又停住,又再次地转身,「忘了说,蓝兄的身子尚未康复完全,经不起太激烈的活儿,叶修你可别太折腾人家了。」

 

评论(3)
热度(17)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