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刀劍/壓切宗/へし宗]情人節是什麼能吃嗎?

鼓聲、叫賣聲、偶而還有人們歌唱的聲音,歡樂的氣氛伴隨著甜蜜的香味不停在祭典會場滾動。

壓切長谷部嘴裡吃著手中的清酒釀丸子,眼裡盯著戀人,宗三左文字看。 

宗三似乎也被這種氣氛感染,他撫摸著方才買下的狐狸面具,臉上掛著笑容,臉頰因為四周冒著熱氣的攤位而泛紅,整個看起來有生氣且滿足。

 ──有如他們在床上擁抱的那些夜晚。

長谷部想到這裡,忍不住轉過頭咳了一聲,莫名覺得有些害臊。

『長谷部啊,馬上就是情人節了。』

『情人節?』

『就是一個戀人可以互相擁有的日子,』名為雅的審神者舉起手,阻止對方再繼續問下去,『反正呢,你們將進行只有兩人的遠征,為期一個晚上,』雅瞇起眼,『在這期間,你們做什麼都行。』

什麼做什麼?您到底想要什麼?一向尊敬主子的長谷部看著露出詭異笑容的雅,幾乎想要搖晃對方的衣領,只求她把命令講清楚一點。

「……長谷部你怎麼了?」

「嗯?啊沒事,在想事情。」

「……是在想念主人了?」說到這,宗三臉上的笑容就淡了點,「也是……我們也不能光玩樂,也得做些正事。隊長,這次遠征的目的是?」

「沒有目的喔。」

「喔……?就這麼放心把籠中鳥放出來嗎?」

「別想太多。」長谷部一把抓住宗三的手,宗三微微掙扎了下,卻發現長谷部雖然握得不緊,卻牢得很,後來只得偏頭哼了一聲表達自己的不滿。

長谷部在心裡嘆了口氣。

「在我心裡,主上的確是重要的,畢竟沒有主上,又如何能跟你相會呢?又如何能像這樣,握著你的手,走在人類所辦的祭典呢?為此,我是感謝主上的。感謝他讓我們再度相會,畢竟──」他低頭,輕輕的在宗三的手心印下一吻,「我是愛你的,從第一眼就是。」

這時的宗三的臉色已經如身後在販賣的蘋果糖一樣鮮紅了,他垂下眼簾,過了好一陣子才低聲說:「我都不知道你這麼會說話呢,長谷部。」

「這一切都得感謝主上和本丸的大家。」

「喔?」

「今天據說是個叫情人節的節日。」

「所以?」

「要對所愛之人互相訴說愛意。」長谷部以爽朗過頭的聲調繼續說,「這一定就是為什麼主上要我們來這裡的原因吧。」

「咦?長谷部?等……唉?」宗三見長谷部整個臉湊了過來,以為要親自己,下一秒發覺不對,這傢伙不僅把臉湊過來,整個身子都靠了過來。而且這樣近距離的一樣,臉上那不自然的淡淡紅暈是什麼??

「壓切長谷部!」

「不要叫我壓切……」

「喂!你醒醒!」

宗三很努力的不讓長谷部或是自己倒在地上,他抓著長谷部的袖子,左右搖晃著忠犬長谷部。「笨狗!」

長谷部沒有回應,整個人就這樣環抱住宗三的腰,昏厥了過去。

 

──紀錄:因壓切長谷部對酒精完全零抵抗力,因而在情人節任務中昏睡。


情人節滾床任務,失敗。

======

在最後一秒把東西上傳XD

评论
热度(26)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