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 榮耀江湖記事5

※言小風

※前篇按這裡  1 2 3 4

※作者已經放棄治療了

……蓝河,蓝……

持续的低唤声,逐渐唤醒他的神智,但让他完全的清醒,却是个轻微的钝痛感。

蓝河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片翠绿的草皮上,不仅那些被自己砍杀的尸体不在,连伙伴们也不见踪影。

「—-这里,究竟是……?」困惑的感觉太过强烈,连自己那双穿透树丛的透明双手,都没办法让蓝河害怕。

他搔了搔脑袋,站起身来,慢慢走在这个陌生中带点熟悉的庭院里,最后他的脚步在湖边停了下来,望亭子里的两人发呆。

「……叶修?」怎么好像变年轻了?

眼前的少年分明是叶修,虽然年轻了好几个年头不只,而且这身打扮──

蓝河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一下。

一身青墨色的长衫,腰间束个镶玉腰带,乌黑的头发整齐的束成一冠,怎么看都会认为这哪家的富家少爷……还是真是如此?

蓝河带着浓浓的疑惑转过头看向坐着的另一人。不看还好,一看蓝河几乎忍不住要喊了出来。

这、这不是幼年时候的自己吗!

幼年的自己不知道对叶修低声说了什么,只见叶修眉头微拢,搔了搔头,把手中的玩意放在石桌上,然后也坐了下来。

 

「──你是蓝溪阁的人吧?不是都在前头?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

「嗯……」幼年的蓝河微不可见歪了歪头,然后笑着对眼前那少年版的叶修说:「抱歉,占了你的位子了吧?哎,这里真是太舒服了,我精神一松懈就睡着了。」他站起身子,把那据说街头巷尾都爱的亲切笑容全力大放送。「这可真是个好地方啊我说。」

蓝河站在椅子上,弯腰作势擦了擦自己趴过石桌,接着跳下椅子转身就要走。

「──我也是。」

「嗯?」

「我也喜欢这里。」小叶修坐了下来,尤带稚气的脸蛋带着点羞涩,冲着幼年版的自己笑。「你可以留下来,待我再叫老游带你回去找伙伴。」

 

站在身旁的蓝河,看着这一幕瞬间觉得心口揪了一下。

──这样的叶修简直是犯规呀,我说。

 

就这样的,幼年版的自己就这样又坐了回去,两人熟悉的像是青梅竹马似的。

 

「这……」

蓝河现在思绪比街上卖的同心结还乱了,他突然想起曾经有段时间自己贪玩生了重病,刚好的时候几乎谁也不认得,春老大还偷偷请有名的郎中给自己看过病,后来是时间久了,才又慢慢跟大家熟悉了起来。

 

就在蓝河独自在那边纠结的时候,这两个少年的对话传进了耳朵里

「……许兄是江湖人吧?」

「算是。怎么,叶兄有兴趣?」

 

「有。」只见小叶修叹了口气,「但是老爷子不准,谁也不能动。」

 

「嗯……『有心者事竟成』听过吧,只要你有心,什么都难不倒你。更何况叶修你懂武,又够聪明,现在只差个时机罢了。」小蓝河讲到这里,在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搭在小叶修肩上。「还有决心而已。」

 

「是这样?」

「是这样。你不是别人,你可是叶修呀。」说的是如此的肯定,好像这是再明白不过的真理了。

 

蓝河嘴角翘了起来。

是啊,他可是叶修啊。

随着蓝河跟着幼年时期自己说出这句话的瞬间,他眼前的两个少年也模糊成一团远去。

 

一切又归于黑暗之中。

 

 

「哇。」名为包子的男子看着在床上翻来覆去,喃喃自语的蓝河,忍不住转头向叶修喊。「……老大,这位老兄就快在床上生起火来了,他没问题吧?」这究竟是兴奋还是难过呀?

 

回答的却是另一名坐在桌前的男子,只见他一身儒生打扮,手里握着笔正写着字,气质沉稳出众。要不是那一头一头近银的白发束起披散在后,旁边还有个药箱,肯定十个人有十个人猜是书香名门之后 

「这人不会有问题的,」他捧起刚写好的药单子,轻轻吹了吹后交给叶修,「好歹也是个练武之人,要是这样就经不住,那这武功也别练了,纸扎的。」

 

「哇,这么淡定。张先生,你生肖属什么啊?」

只见被称呼为张先生的男子看了眼包子,什么也没有说就准备离开。

「老大,張先生那眼神是什麼意思?難道這是個猜謎?唉,有什麼生肖是會使眼色的?」

「……包子,你帮我跑个腿,把这药单上的东西买齐了。」

「没问题,老大!」

======

大概明天再補貼一些ww

评论(2)
热度(19)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