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誰說先下手就為強的?(上)

※本體為CWT41 無料

※叶修为Alpha
     蓝河为Beta

※蓝河是叶修的责任编辑

 ※改了一些東西,充当一下Christmas Eve贺文,肉晚點再放

 

[關鍵字:手銬,聖誕節,裝飾品]


蓝河这阵子有些苦恼。

很苦恼。

大概还参杂了些怨气。


而这一切的源头呢,都来自于三个月前他冲动下交上的男朋友-叶修。

 

是的,男朋友。虽然他是个Beta,但是这个并不妨害他交个男朋友,就算对方是个Alpha也一样,更何况这当初还是对方先开口的!谁叫叶修表情是那么的认真,话语是那么真诚,蓝河本来就还蛮中意叶修的,而那时,他看着那双眼睛还有手上那装有原稿的稿纸和备份磁盘片,他感动之下(?)就答应了。

  

反正比起这件事传到编辑部后他被总编卖掉,他还不如先下手为强(?),至少还可以趁机跟叶修耍点情人间的小脾气,揩点油,多好。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蓝河这算盘打的响,却忘记把了彼此的心也包括进去,随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俩人的亲密接触是越来越频繁,也越来越火热,一刚开始的拥抱、依偎已经不够,他们更加渴望着彼此的气息与体温,数次缠绵间都要擦枪走火。

像是前天也是,那是一个轻柔而缠绵的吻。唇瓣轻贴、磨蹭、舔吻,像在对待什么珍宝似的,渐渐的,也许受到信息素影响的关系,他轻启嘴唇,邀请它的探访,甚至主动的将舌尖伸出,与对方交缠。彼此纠缠下发出的啧啧的水声让蓝河脸红,却没有阻止他搂住叶修让彼此更靠近──

「可恶……」想到这,蓝河那习惯舔嘴唇的舌尖僵住,想舔又不敢舔,整个脸颊从嘴唇开始发烫。

那大概是第一次蓝河这么能够体会到omega同志们碰到Alpha的感觉了。

就差一点,就差一点自己就要被吃掉了。

而且还是自己邀请的。

唉。


他承认,就算经手再多的小说,自己对情爱、欲望这种东西终究还是生涩的,大概就像在新手村打滚的玩家,不管经历再久,新手还是新手。

唯一能突破这个障碍的方法就是离开新手村,主动面对那些挑战。

蓝河抬头,从堆栈成小山的杂志堆中间望了过去,在确定大人们都不在家,而剩下的几位同事又忙着做自己的事之后,蓝河终于悄悄的,拿出自己手机,然后在手机的搜寻栏上键入近日熟悉不行的字符串。

方锐趁着喝水的空隙,透过那透明的杯缘又看了眼前的家伙几眼,接着一声低低的『啧』脱口而出。

妈的,他受不了了!

不是说自己有偏见,什么『单身狗见不得人好的』,身为感受过那种甜美滋味的人,他当然也希望朋友们可以得到幸福,但他不过一阵子没来,有必要一来就给他看这个吗?

堂堂的一个Alpha这样可以吗?

想到这里,方锐忍不住咳了咳,故意拉开嗓子喊:「我说叶修啊──」

「嗯?」叶修转过头来,微微皱着眉头看向方锐,「方爷爷,我知道您耳朵背,但我们这么近,就算再小声些我都听得清楚。」


「谁是方爷爷,你要占我便宜也不是这种占法。

「所以你是承认你有耳背?」

「操,叶修你大爷的,」本来准备好好嘲讽一下对方的,没想到这下反倒吃了个闷亏。方锐恨恨地说:「我知道这是个很美好的事情,但我可不是专程来看你那傻笑发呆的。」有没有点专业素质呀我说。

「傻笑?」

「就是你呀!还有谁?」

叶修直觉地抬起手摸了自己的脸颊,这才发现不仅是脸颊,眼睛两侧的肌肉也是上提的。

叶修揉了笑到有些僵硬的脸颊,心里不自觉的想起那时候的蓝河,睁着大大的眼眸,被手掌盖住的嘴唇,以及那悄悄染上胭脂色的双颊。

「呵呵。」

「天呀!又来了又来了。」 

天吶,这一整片像信息素又不像信息素的粉色气氛,他跟老林在一起时也是这让人起鸡皮疙瘩吗?

方锐心里想着,突然觉得有些对不起霸图组的诸位。

「给老子我办点正事好吗?谈恋爱了不起呀,你以为你是谁,而我又是谁,还不赶快给我把稿子交出来,我赶着回家过年!」

「居然……连自己是谁都记不得了吗……唉,病得很严重啊。」

「病你妹!我人好的很,叶修你才有病!」

「天呀,还幻想出我有妹妹。方锐你是病的多重呀。」叶修耸肩,指着桌面说:「我看你就别忙了,发情期快到了吧?脑子糊成这样,我看还是拜托沐橙配点药给你吃吧比较重要。就跟你说有病要吃药,吃药不能停啊。」

「你烦不烦!」方锐最终还是克制不住自己,踢了叶修的椅子一脚。「跟你讲过几百遍,老子是个Beta!没有发情期!我跟老林是看心情做的!」

「──真的假的?那你孩子怎么来的?」

方锐看着眼前这位充满求教精神的大作家,忍不住翻了一个大白眼。


真是他妈的够了。

☆★☆

「咦?蓝河,你怎么了?你家那个大作家又给你苦头吃了?」笔言飞拿着马克杯走了过来,看到头抵着桌子,动也不动的蓝河,犹豫了一会,把咖啡递了过去,「你还喝咖啡吗?还是喝点水我拿药给你吃?」

「……不,不用了。我就是用脑过度,缺少了一点糖分,我等会去买个热巧……」

小蓝啊,你知道吗?你现在就像巧克力一样,感觉随时要化了。


「哇靠,老蓝你这下是准备煎鸡蛋不成?!」笔言飞见状,飞快地在他亲爱同事的额头上贴了一块退热帖,「你可别在这边自燃呀,稿子烧了可就没有了。」

 

朋友诚可贵,稿子价更高。

「要烧也烧你这个死没良心的。」蓝河踢了脚毫无同情心的同事,「你稿子有问题还是我帮忙跑印厂协调,现在看我这么头痛也不请我吃个饭……唉,说到这,我身体不舒服我先回去了,要是……叶大作家打电话来──跟他讲我自燃了,以后就由你接手了。」他边说边收边收,最后在盖上门前,探头留下了回马枪,杀得笔言飞是措手不及。

 

「兄弟,好兄弟别这样呀!除了你谁压得住叶秋那鬼才,唉你说什么我听就是了,别走呀!」

「──欸,方锐那你孩子怎么来的?」

「天,叶修不是我说你。你中学是都睡掉了吗?」方锐站在玄关,肩上背着得来不易的原稿,一脸鄙视的看着叶修,「再跟你说件好事吧。Beta是会怀孕的,只是机率低到极点。加油吧,叶不修。」

「是是是,今天真是受教了,老林跟你在一起真是太幸福了,祝你腰酸背疼屁股痛。」叶修手穿越方锐手臂下方,把门锁转开,大门一推,却看到意想不到的人站在外面。

这可不是蓝河吗?

 
 


不成功,变成仁。 

抱着这个信念,蓝河灌了一整瓶红酒后,带着圣诞帽、圣诞装、还有圣诞礼物站在叶修家门口。

却没想到他还没按电铃呢,叶修家的大门就先一步的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不只叶修,在他前面还有一个颇为挺拔的男子,两人似乎很熟,举止带着说不出来的亲近。

这些举止在已经半醉的蓝河眼中很不痛快,更别说他听到『屁股痛』这类相关的字句了,只见他堪称俊俏的脸蛋像是含了颗酸过头的梅子揪成一团,直直瞪着叶修和方锐。

叶修看见那眉间几乎夹死蚊子的蓝河,挤过方锐,伸手握住蓝河的微微发烫的手。「小蓝呀,怎么突然过来?」

「──我们不是情人吗?突然想来看看你不行?还是你不方便?」

「呵,怎么会呢?你……喝酒了?」

「哼。」蓝河抓着叶修的手往屋里走,经过方锐时,他忽然转了个身,瞪着对方说:「叶修是要跟我生孩子的!」


叶修几乎是被蓝河拖着走的,一路拉到卧房的床上。 

还好自己来得及给大门给锁上。叶修看着两颊泛着明显红晕、双眼的异常明亮的蓝河,气势十足的坐在自己身上时,脑海里却冒着与现况八竿子打不着的感想。

蓝河右手抓着叶修手臂,左手则一边探入自己口袋,不知道在摸索些什么。

 

「小蓝?」叶修倒也不急,他手掌悄悄的搭到蓝河的后腰与臀部的凹陷处,抬头仰视着越靠越近的脸蛋,「我跟刚才那人没什么。」


「谁管他。」藍河從沾着酒气的嘴唇在几日没刮的下巴落下亲啄,然后沿着颈部的利落线条往下,在锁骨部分打转,像只野兽玩弄他的猎物似的来回舔舐啃咬。「我要上了你。」

 
 他甩了甩不知從哪拿出來,滾有一圈紅色毛邊,和金色鈴鐺的塑膠手銬。


「唔。」这可真有趣,叶修这么想,「但光在我的脖子上种草莓可成不了大事。」 

接下来的事可想而知,喝醉的小野兽双手压在他的猎物身上,带着相较意味的吻直接下。

柔软的舌头一探入那充满烟味的嘴里,期待已久的另一方立刻迎上,欢快的与之交缠,而带着硬茧的指头则热切的钻入衣服上摆,一路摸索向上,最后覆盖住那鲜红的凸起,有一下没一下的磨蹭拉扯。

这个亲吻持续很久,直到两人的信息素逐渐充满了这整个空间时,谁也没停下。

 

TBC


评论(2)
热度(53)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