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消失的劇本-0

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那天是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蓝河带着笔电、还未打完的报告、以及快要见底的HP和MP,准备找他敬爱的学长们求救,但当他走过系学院大门,却发现联谊厅的没有任何灯光,就连门也是紧闭的。

蓝河微微皱着眉。

依照过去的经验,每当接近学期末,联谊厅一向是人满为患的……

他试着转动门把,却发现这唯一的出入口被锁住了。

今天这样子真怪。

蓝河这样想着,突然想到系里的都会传说。

──当在不该关门的时候关门,就是发生该关门的事情了。

照理来说,蓝河这时候是应该转身就走,但是也许是因为理智随着体力降得差不多了。平常不爱凑热闹的蓝河这时候,却狠狠撞开了门。

 

然后,迎接他的是───

一具趴伏在地上,早变成冰冷尸体的张佳乐。

 

『──学长!!』

无论蓝河是个如何冷静的人,碰到这种状况也不禁吓破了胆,他跌坐在地上,深呼吸好几次,才维持半跪的姿势爬了过去。

「张佳乐学长!」

 

「蓝河?!发生了什么事?」正好经过系办的喻文州、黄少天、以及叶修听到尖叫声赶紧跑了过来,一看到尸体,不禁也双眼睁大。

 

「天呀!」黄少天大喊,跑了过去。

「我来叫救护车!」

当蓝河和黄少天七手八脚的正准备把张佳乐抬起来时,叶修却抢先一步喊住他们。

「慢着!」只见叶修绕着房间内走了一圈,然后盯着地上散落的花与『Glor』的字样一会后,严肃地说:「这是个死亡留言。」

 

「慢着。」张佳乐老大不爽地坐起身来,「为什么我这么快就死了?我不是第二个吗?而且为什么明明是福尔摩斯的粉字研究,我却得被洒上的满是是红色血浆?」当我没看过BBC的新世纪福尔摩斯吗?!

「尸体是不能讲话的,快躺回去。」叶修用那卷起来的剧本敲了一下张佳乐那十分卷翘头毛,「冯老头临时有事不能演,所以我们就直接跳过了。还有我不是说过,BBC那是有版权的,所以我们不能演一样好吗?」 

「但这也……」

「嗯……」喻文州点点头,表示同意。「另外,叶修,学校是不能抽烟的。」

「啰嗦,要叫我帮忙就得听我的话,」叶修翘起那叼在嘴边的烟,「还有我没点着所以不算抽。没有问题了?那我们继续──」

叶修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他皱眉,本来转头准备修理那个不识相的家伙时,却发现原来对象是蓝河。

「怎麼?你说」

蓝河歪过头,满脸无法理解的表情发问:「先不管谜底了,为什么张前辈和叶修你会在我们系学会?还有死者是趴着呢,我怎么知道是张前辈?为什么是叶修你当侦探?最后这剧本谁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剧情。 

「哎,你就当我要去接你吃饭,跟文州和少天正好经过,而二花呢(谁二?!),那小辫子、那脸和那骚包服谁看不出来。还有,这剧本我写得当然我当主角。」讲完还非常骄傲的哼了一声。

「……………」众人听完,默默得一字看向蓝河。

 

你家男人你来解决。 

蓝河这下心里是泪流满面,他当然知道叶修在为了这几个礼拜都不能见面,而一见到面又要他工作在生闷气。 

但不能怪他呀!试问谁有能耐同时写剧本借道具借人的!
能用的人才当然要用不是吗! 
说到底,到底当初谁提议跟商学系合办的?!

 

蓝河体内的小人正又跳又叫的大喊着,但是在表面上还是很镇定。只见他搔搔脸颊,然后歪着头,带着有些卖萌的意味说:「这样子吧,反正还有时间,今天不如暂且休息,我跟叶修讨论一下剧本的问题,看看需要做什么修改,各位觉得如何?」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觉得现在似乎也没其他的办法了。

「蓝河,那就拜托你了。」

「谢谢学长的鼓励,我会努力的。」说完不忘握拳做个加油的手势,笑着说。

就这样,叶修被蓝河领走,而最后的剧本,则锁在系所办公室的柜子里。


今天就这样结束了。 


谁也没想到,之后,事情会发展成那样。


=========

大概是個推理小說風的逗比文吧ww

坑先開著

评论(4)
热度(31)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