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葉藍/林方] 火鍋


※上次跟 @有颗土豆君。 想到的段子,隨手打了出來ww

※對話很多

※林大大其實是個很懂得吃的人。

※ 土豆提醒了我
 最後補張藍河起司燉飯的示意圖,還沒吃的請小心ww

叶修和方锐两个人在方桌上对坐,神情严肃的像在谈判一样。

 

「唉,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啊,真不懂的敬老尊贤,不孝敬前辈不打紧,但这动作是做什么?还不赶快收回去。」叶修叹了一口长气。

「啊,您老看不出来吗?防贼啊,」方锐夸张的抽了一口气,像是把叶修刚才呼出来的气都吸了进去(方锐表示恶心)「也不知道是哪个为老不尊家伙不请自来没想到这下还不打自招了。」

「方锐啊,没想到才一两个礼拜不见,你的中文程度倒是好上不少,敢想是把良心和礼貌的技能点都改点到这了吧?可不要拉低了兴欣的水平了。」

「好说好说,只要身为你别进来搅和。」

「呵,别自欺欺人了。」

「呵,我可是很认真的,看着我真诚的大眼。」

「大眼在微草呢。」

 

「真是够了。叶修,都几岁了人了,别跟一直跟方锐前辈耍嘴皮子,多不卫生啊」蓝河出来的时候,就是看见两个大男人嘴里说着垃圾话,手里的筷子则在在食物上方夹来夹去,忍不住放下手中的盘子,皱眉头对叶修说。

「唉呦小蓝,你居然帮着外人打自家人……」

方锐哈了一声,正要乘胜追击,自家那口子也跟着出来。

「方锐,别跟一直跟老叶过不去,来者是客。」林敬言站在桌边,伸手揉了方锐那头细软的头发了一把,「今天食物够多,不会饿着你的。」

 

 

 

叶蓝林方四个人围着矮桌坐着,而桌子中间的砂锅则咕噜咕噜不断地冒着气泡。

「话说叶修你也太厉害了,我、老林家难得开一次伙,就被你们碰上了。你有装窃听器不成?啊,叶修你这种病要治才行。」

「呵,别紧张,谁不知道你现在放假就窝在老林家?」叶修夹了个鱼片放到拦河,然后又夹了颗鱼丸到自己碗里。「看看我,我在你们面前从不改口的,从上次你们在晚餐时刻的突袭就知道了吧。我们就是我们家,我和蓝河的温馨可爱的家。」啊,那次蓝河做的干酪焗饭可好吃的。

 

「真敢讲啊,叶修你这个没下限的当然不怕,但是蓝河可不一样啊,人家大好青年脸皮可没你厚。」

 

「唉,你这家伙真不知感恩,我是把你们当朋友才这样的。哥在外面可是很克制的你说是不是呀,小蓝?」

没听到,我什么也没听到。蓝河低着头假装忙着喝汤扒饭,近黑的深蓝头发却掩盖不住那微微发红的耳朵。

 

「我们家的方锐其实是属于容易害臊的类型,他的脸皮是比叶神薄,未来还请叶前辈多包涵了。」林敬言转头看了看方锐,「嗯,方锐你喝这碗汤吧,我都帮你吹凉了。嗯?还是会烫吗?」

 

靠,我刚刚是不是不经意被闪了好几下?还是老林这是在宣示主权?「呵,好说好说。方锐,你这日子可真过的不错啊,老林还会帮你吹、唉呦……」

 

「叶修你怎么了?咬到舌头了吗?」蓝河缩回桌底下那踏在叶修脚背上的那支脚,递了碗汤给他,「就跟你说在吃饭时别忙着说话。吶,也给你弄了碗汤了,别羡慕人家。」

 

「是,谢谢蓝团长的赏赐。」

 

叶修和方锐,一个兴欣前任队长、一个现任副队,虽然身为猥琐三人组之其二,但是碰到今生的克星,却怎么也威不起来了。

 

====

 

蓝河的场合:

 

看着虾子苦恼。想热热的吃但是苦于虾子太烫手。

「来来来,让哥帮你剥虾。」

看着连尾巴都完整保留的虾子,蓝河有些小感动。

「──谢谢。」

 

「来来来,橘子都帮你剥好了。」

 

叶修笑的好灿烂。「蓝啊……」

「……嗯?」

「衣服也帮你剥了如何?」

 

 

方锐的场合:

「林大大帮我剥虾。」

「好。」

「林大大帮我吹汤。」

「好。」

 

「林大大下面给我吃──你做什么、哎唔嗯……」

 

在我心目中的林敬言大大总是能够在对的时候没下限。

 

  

评论(4)
热度(59)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