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 榮耀江湖記事 03

※魏琛/魏老闆的商行叫萬珍樓

 

========

約莫月初時分,一支以萬珍樓名義的混合商旅浩浩蕩蕩的離開江湖城,往山的那一頭前進。

這路途說遠也不遠,但說近卻也不近,一趟官道往返要近兩個月。而這次他們為了節省時間,捨棄部分的官道改走山間小路,時間雖然雖然縮短了些,但也要差不多一個半月,對沒出過幾次遠門的人來說,也真夠折騰了。幸好這時正值春暖花開之際,既有暖陽又有涼風,天氣舒服的緊,再加上魏老闆名下的夥計們手腳伶俐,讓大家走的不僅不辛苦,甚至稱的上舒心愉快。

 

不過這『大家』並不包括所有人。

系舟望了望那幾個在不遠處正有說有笑,活像是出來遊山玩水的年輕弟子們,又瞄了眼身旁正默默啃著乾糧的友人,一雙眼睛忍不住轉啊轉的。

 

「……藍橋?」

「嗯?」

「這次……真只要我們護送這批貨物過去而已?」說到這兒,藍溪閣從何時開始兼做護鏢了?

只見藍河沉默了一會,才道:「莊主曾說魏老闆有重恩於他,這次莊主或許在做人情之外,也順手還點恩情。」

「莊主還有說些什麼嗎?」有護鏢護的這麼輕鬆的嗎?他甚至還有大家是出來遊山玩水的錯覺。

 

本來只是隨口一問,沒想到卻讓藍河眉間起了皺褶。

 

系舟忍不住揚起了一邊的眉毛。「莊主還真說了什麼?」

 

那時莊主的確講了一些話,但內容很平常,除了任務內容外,就是一些激勵他的話。這些話聽起來平常,不外乎就是這次的任務需要以大局為重,所以只有最知所進退的他能勝任等這類老調重彈的話,可是他從莊主的目光之中,他感覺到似乎有什麼明顯的不同以往。

 

「……什麼也沒……」

整個人像是走在迷霧之中,什麼也不明白。

 

「沒有?」

「就是什麼也……」

他明明就從葉修那雙那閃爍光芒的雙眼裡捕捉到了什麼。

 

這不是第一次被莊主交付任務,但卻是第一次這樣不明不白地接下任務。

什麼情報都無法掌握,什麼事情都做不了。

 

──這樣的自己真窩囊。

藍河抿緊嘴唇,感覺有一股氣梗著自己胸口,怪不舒服的。

他想要吐出去,無奈那股氣卻意想不到的頑強,硬是梗在胸口不走。

 

「……老藍,」看著好兄弟臉上那額頭越皺越深的眉心,系舟這下也有些擔心了。

他該不會問了什麼不該問的事情吧?像是莊主特別交代不能說的事?

心裡這麼想,系舟不動聲色地轉移話題,他拍了拍藍河的肩膀。「還行嗎?就說你別這麼硬撐,過幾天還得上山路呢。我看今天就讓我來守夜吧。」

 

「呵,別擔心,我真受不了會說的。」藍河笑了笑,起身站了起來。「而且我的身子可是比你好,要是我都受不了,你又怎麼受得了呢?」

系舟聽到這句話,翻了白眼,正當想說些什麼的時候,一名弟子走過來打斷他們的對話。

「公子,有事稟報。」待得到藍河他們的同意後,弟子才繼續講,「葉大……掌櫃,問是否可以啟程了?」

 

藍河聽到這句話,忍不住輕哼了一聲。

分明就是這人提議休息的,這樣問倒像他被拖累了。

算了,同是男人,就給他留點自尊……

「走吧。」

算了,今天太陽這樣的大,也不是不能理解……

藍河這樣想著,慢慢踱步到樹下,解開馬上的繩,接著翻身騎了上去。

 

或許他該找時間跟葉修說一下……當然,要是他決定投入…藍…溪……

 

「老藍!」

跟在藍河的後面的系舟看出老友的不對勁,才想要拉住他的時候,一抹暗紅色身影早一步從自己掠過,從後面穩穩的托住藍河的腰。

 

來人正是葉修。

 

 

藍河彎著腰垂著肩,面無表情的望著火堆,

誰來給他一劍吧。

他微微低頭,看向總是隨身帶著的長劍。

……不行,這炎日是當初師父送給他的,嗯,那……

 

「小藍。」

正望著火堆胡思亂想的藍河頓了一下,然後他慢慢回過頭,看著葉修。

「……你叫誰呀。」

「嗯?難不成要直叫你藍河?還是老藍?這樣不好吧,我可是虛長你幾歲的。」

「在下藍橋。」

「大名鼎鼎的藍橋公子誰不知道呢?不過,叫你小藍也不算錯吧?」葉修瞇起雙眼,有著明顯歲月痕跡的眼角瞇了起來,似乎很高興。「放心吧,我只會在獨處的時候這樣叫,藍河。」

 

藍河撇了撇嘴,似乎不是很樂意,但也再沒說什麼。

葉修在藍河身邊坐了下來,接著從懷裡掏出個不知道什麼東西湊到火堆旁。

 

「──你在做什麼?」

「這?這是風乾後的魚乾啊。」葉修揚起眉毛,用一種『你不會不知道吧』的口氣回答。

「我當然知道,我是說──」藍河開口想要解釋,卻被遞到面前的魚乾串打斷了。

「吃嗎?」

 

 

 

藍河有些羞愧咬著手裡的魚乾。

 

真是太羞恥了……

他本來是準備要拒絕的,誰知道這幾天光吃餑餑和大餅,肚子饞的不爭氣,聞到些肉味就餓得發出聲響……

本來想說意思意思吃點東西就要進入正題了,沒想到風乾後有些腥味的魚肉,如今對他卻是美味佳餚,在嘴裡散發的香氣讓他一連吃了三串。

 

「嗯?再來一點肉乾如何?」

「……麻煩你了。」

民以食為天,真是一點也沒有錯。

 

 

 

原來烤魚乾是這樣的好東西呀……

藍河舌尖無意識地舔了舔唇瓣,像在回味。

 

「呼……」

微涼的夜風吹來,吹的鮮橘色的火舌左右晃盪,藍河盯著那火,竟有些昏然。

他眨了眨幾乎半閉的雙眼,誇張地伸了個懶腰。

 

「葉修。」

「嗯?」葉修轉過頭看了眼藍河,然後低頭看了手中的肉乾,「還要吃嗎?」

 

「不……」藍河中間停了一下,確定肚子不會煞風景地響起。「我不是那種貪嘴的人。」

 

「別客氣呀,小藍兒。」

「………」

「小藍河?」

「葉兄請叫我藍河就好。」藍河挺起腰骨,力圖維持自己身為公子的尊嚴。

「藍河。」葉修笑,重複了一遍。

 

 

……糟糕,這話要怎麼接下去。藍河索性轉過頭,又開始望向火堆放空。

 

「……謝謝你。」

「嗯?」

「………謝謝你,在各種方面上都是。」

「呵。」

 

呵?藍河輕簇著眉間,轉過頭,卻看到那滿眸如春天般的笑容,心跳不禁漏了一拍,又撇開了目光。

 

葉修自是不知藍河心理的想法,他只覺得藍河這人在鬧彆扭,也就不太在意。

「藍河。」葉修伸出手。

「嗯?」

葉修握住藍河的手,而另一隻手則上移,覆蓋住了藍河的雙眼。

藍河眼前的世界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五個感官只剩下觸覺和聽覺。

 

「你什麼都好,既能幹又可靠。」

藍河知道自己是該掙扎的,該生氣的。

「但人呢,總是要休息的。」

但或許是因為眼皮和手上傳來的溫暖太令人安心,他只是靜靜坐在那裏,任由男人說著。

當然,也就看不見那透著微微火光的手指間隙對面葉修那溢著溫柔的眼眸。

「好好休息吧,藍。」

 

葉修的嗓音難得帶上一點戲謔以外的溫柔。

评论(18)
热度(29)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