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 日常1

這是這次合集其中一篇的初稿
想貼上來當記錄(喂)

順便來打個廣告,5月 ICE場會有葉藍短篇合集
歡迎大家來找我玩喔XD

=======

叶修感到有些不自在。

这是算是件颇稀奇的事,在过去大部分的时间里,叶修都是扮演让人困扰或是头痛的角色,从当职业选手时期一直到退休以后兼当国际赛事教练,这情况一直没变。

毕竟以叶修那种没什么下限的人来说,能让他感到困扰或不自在的情况实在少得可怜。更别说这次给他带来这种情绪的对象,居然是众人公认品行优良的蓝雨好青年蓝河了。

「我说蓝啊……」把事情弄到一个段落,叶修伸手把才刚点燃没多久的烟头捻熄在烟灰缸里,转过头,有些无奈的看着蓝河。「哥知道自己是非常的英俊潇洒,天生丽质难自弃,但被人如此深情的直盯着看也是会害羞的你知道吗?」沐橙前阵子不知怎么回事,直拉着他一起看部恐怖电影,那里面的主角就是被一个疯狂迷恋他的追求者关在密室里面,差点呀,连命都没了。「你要真想对我做什么,记得事前通知一声,我这个人配合度最高了,绝对会全程配合。」

「……你多想了,我这是在观察做为一个大神,你还可以心脏到什么程度。」蓝河说到这,忍不住又看了眼屏幕。

啧啧,抢轮回BOSS不说,还把人家一个菁英团搞的是七荤八素,只差没整个灭团。当然,伤的不是自家蓝溪阁的人,再怎么惨他都乐见其成,最好来个鹬蚌相争,给他们来渔翁得利好了。

只见叶修啧啧两声,扬起那杂毛颇多的眉头,有些得意的说:「唉,小蓝同志这你就说错了。你说的是像你们家队长那样,虽然他还不完全是个大神,但是心也够脏了。而我这呢,是叫做富有智慧,善于谋划和用技,简单的说,这叫做足智多谋唉呀疼疼疼--」

蓝河哼了一声,放开几秒钟前还正对叶修脸皮『施虐』的右手,还作势的甩了几下。早在前几次争BOSS失利之后,他就一直想这样做了,哼,果然很痛快。

「小蓝你还真狠的下心,亏我这么爱你,简直是真心换绝情……」

蓝河这回连话也不说了,瞪了他一眼,接着转身就离开了房间,藉此表达对大神的自恋无声的抗议。

「欸,你也别急着走啊──」叶修侧着身体,看向那年轻的背影,嘴里叼着不知何时又出现香烟,对全能的褓姆蓝河如此表示:「看在我如此爱你的份上,拜托帮我弄一点吃的。」

「叶修你烦不烦!」蓝河这下子真的有些不高兴了,他转头看向叶修冷冷的撂下一句话,「我是绝对不会把碗端过来的!」

 

 

蓝河百分之百的确信自己是喜欢叶修的。但是自己究竟是为何会爱上叶修,叶修又是如何爱上自己的,这一直是个他心底的一个谜。要说这感情是从他给叶修发了十八个好友申请开始嘛,有些牵强,但要说这是由偶像崇拜衍生起,又有些草率,更别提人们最常说的『美色』了。蓝河只知道,随着彼此之间那一次次副本攻略,抢野图,神之领域,以及比赛前后的那稀松平常的聊天对话,对方在他心里的份量越来越重。到了最后,这份感情已经重到他无法再自欺欺人,说叶修只是个普通的大神,重到当叶修对自己告白时,他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而哭了出来。

唉,现在回想真是太丢人了。

 

他曾经困扰到把这些烦恼叙述给蓝溪阁那几个好朋友过,没想到却因此被众人嫌弃到不行。

某个不愿意具名的笔姓友人表示:「天呀,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们的蓝桥跟某位大神混久了,也懂得以烦恼之名行闪光之實了!」

「请求紧急支持,这个闪光弹来的迅雷不及掩耳,重复一次,请求紧急支持!」

 

 

另一个入姓友人则表示:「放过单身狗吧--虽然我不是。」

蓝河则是对朋友完全脱离主题的反应表示无奈。他是真的很烦恼,曾经烦恼到几乎都无法好好完成工会的工作,烦恼到工会的会长来找他相谈了,没想到把这件事情跟这几位朋友说出来以后却得到这样的响应。

怎么说他在放闪了呢……蓝河为此感到很心累。

 

 

「……难道就只能用缘份来解释了吗?」还是这该叫做『孽缘』?蓝河一边切着大白菜,一边陷入了沉思了起来。

「嗯,缘分?跟我的吗?」

一个接近肯定的问句从后头传来,蓝河转过头看到叶修正叼着没有点燃的烟,一手搔着那点点胡渣走进了厨房,「我还以为你还在陪他们做『实战训练』呢,怎么出来了?」

「一群小朋友们实在轮不到我出场,我先让唐柔和包子陪他们去了。」叶修把下巴搭蓝河的肩上,一脸的轻松自在。「其实你弄个泡面就好。」

「还吃,」蓝河回头丢了一个白眼过去,「我想叶大神你也知道,我们忙起来的时候那是没日没夜,根本没有时间用点正常的食物,要是我这时候不给你吃点健康的,你就要得三高然后爆肝变成木乃伊了。」要是好好一个大神变成一脸虚胖的木乃伊,他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真不愧是我们的兴欣公会头号保姆啊,把未来交给你果然是正确的。」

蓝河听到这话,身体顿了好一会,似乎在思考如何反驳这句话,但最后他悲伤的发现该吐嘈的点实在太多了,一时之间他居然不知道该从何着手。

唉,算了吧,反正他目前的做的事也跟那头衔没什么差了。蓝河最后有些自暴自弃的想着,就这样放弃挣扎。

 

 

当蓝河把晚餐端出去的时候,惊奇的发现他们大神居然没有又缩回房间继续折腾人家,而是乖乖地坐在椅子上等饭吃。

这天是要下红雨了是不是?

叶修大概是看到蓝河脸上的表情,啧了一声,脸上有些接过蓝河手中的饭菜餐具摆到桌上。「小蓝啊,是有事要说呀,别憋在心里面。好好一个男孩子搞得像现在阴阳怪气的,我可是会被挨骂的。」

「我哪有阴阳怪气的……我说大神啊。」

只见叶修丢了个『我听着呢』的眼神,继续吃饭夹菜。

「你当初──」蓝河本来是想既然心里头没个底,那不如直接问叶修,也好让自己来做个参考的,但是话刚起头,蓝河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干,整个人不知为何有些害怕。

当初自己实在太高兴了,没想太多就答应了叶修的告白,但回头想想,他们两人之间其实间隔着很多东西。对他来说,这些大神一直像是在夜空绽放光芒的星辰,看的到却不可能摸到,而叶修,则是那之中最为显目的。

究竟叶修为什么会喜欢自己呢?自己真的够好吗?

看着蓝河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的,叹了口气,叶修终究还是放下了碗筷,「小蓝同志,你该不会现在还烦恼我们是否班配的这回事吧?」

是,也不是。原本只是个突如其来,没什么大不了的疑问,却莫名触碰到自己脆弱,并且毫无自信的一面。蓝河一时不知到该怎么说,最后只是沉默的点了点头。

叶修搔了搔下巴那微微冒出头的胡渣,像在思考什么,接着他伸出手掌,轻轻揉了揉眼前那一头柔软的黑色发丝。

「我本以为你不会在意这事,但既然你会在意那我就说了。我喜欢你很多地方,但是那是因为我喜欢你。不管你是本质如何,只要我喜欢你,那你就是世界上最好的。要是我不喜欢你,那就算你是荣耀大神下凡,我也只能跟你说谢谢再连络。」叶修这下干脆直起身子,凑到蓝河身边亲了他脸颊一口。「简单的说,感情这事是没个准头的。我叶修就是喜欢这个在第十区认识的蓝河会长。」

蓝河傻傻地坐在那里,耳边声音不停盘旋,他转过头看着笑的一脸赖皮的叶修,眼眶不知道为什么又有些湿润了。

──蓝啊,那你说呢?你喜欢我吗?

「那还用说吗?」他把有着上扬弧度的双唇贴上去他的。

当然是,喜欢啊。

评论
热度(26)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