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黑籃/青黃/cwt39無料】 多年以後、早安

  

 

好熱…

好難受…

躺在床上的的青峰大輝,熟睡中的臉龐露出不甚安穩的表情,他嘗試著挪動身體想要從這悶熱感解脫,卻發現動彈不得。

 

冷靜,青峰警官,這跟什麼『鬼壓床』沒有關係,想想前面那個近20個小時的跟監吧,這不過是一種太過疲勞……的後遺症罷。青峰在心中這樣的告訴自己,盡可能地把身體的肌肉慢慢放鬆下來後,他終於睜開雙眼。

 

外面的陽光透過半掩的窗簾,照射在床上和地板上。

被汗水浸濕的髮絲濕黏在臉頰,被子和枕頭八成早就掉到床下,而自己則像個取而代之的,被一個有著黃色腦袋的傢伙當成枕頭,整顆頭和半截身體就這樣,很滿足的壓在上面。

淺淺呼吸規律的在耳邊響起,青峰大輝微微抬起身子,看著在眼前放大,同居人的臉龐。

不知道為什麼,本來準備要推開對方的手並沒有動作,青峰只是盯著對方的臉。

最後,他嘆了一口氣,手轉了一個方向,耙了耙自己的頭髮。

 

「…真是熱死人了。」

 

 

在經過幾天神經緊繃、情緒暴躁,有如修羅地獄般的趕工後,他終於把自己最新一季的作品交給一臉心滿意足的經紀人。雖然免不了被那傢伙說句像是『啊,如果平常也能這個快就好了。』的風涼話,但是黃瀨涼太終於如願以償地回到他那溫暖的家,在幾乎是靠反射的刷牙更衣之後,黃瀨就這樣噗嚨咚的躺了下去。

他睡得非常的沉,以致於當他醒來時,還以為自己因為太累了而躺在某個工作檯上。

「千葉?現在幾點了,東西──」黃瀨話說到一半,才發現自己不是躺冰冷堅硬的檯子上,而是柔軟舒適的大床……或是溫暖的肉體上。他頓了好一會,接著緩緩抬起頭,看向頭頂邊的青峰。

「起來啦?」

「嘿嘿,小青峰,早安。」黃瀨微笑,那對還微微腫著的熊貓眼瞇著,顯得特別可愛。

「是午安了這位設計大師……媽的,要不是我知道千葉是誰,我一定會動手掐死你。」情人醒來時居然叫喚著對方名字,怎麼想都覺得氣悶。

「──青峰警官,小的知錯了,你可別製造案件讓你同事更忙了。」

青峰大輝這下終於動手,他一掌把對方推到一邊去,任對方抱著棉被滾到床的另一頭,胡喊著自己被家暴了。「笨蛋,給我閉嘴。」他站了起來,沒好氣得看著側趴在床上的黃瀨。

「十分鐘後起床吃早餐,趕遲到就讓你死。」

「喔──怎麼死?掐死?悶死?」黃瀨本來還慵懶得躺在床上,聽著青峰這般發言,忍不住瞇起那雙有著長長睫毛。他帶著魅惑的金色雙眸,稍稍坐了起來,身體如蛇一般的攀在青峰身上,嘴唇湊到青峰耳邊,用呼吸般的氣音問。「還是?」

青峰淡淡得哼了一聲,伸手抓住那隻正不安份沿著自己胸膛往下摸的手,扯了過來,用一種壓抑的力道啃了幾口。

「是幹死你。」

 

 

【END】

 

 

 

      果然是計畫改不上變化呀。(炸)


评论
热度(17)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