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青鳥的故事(5)



※私設多如山,考察都沒有

※OOC、OOC、OOC(很重要所以要講三遍)

※可能有各種老梗和狗血XDD

※這裡陳果是開民宿的,家裡還算有些閒錢

收留了葉修當打工的(兩人年齡的差距比原作裡多那麼一點點)

※歡迎抓BUG

===========

繼續來 @Xxxibmscrayon 一下 XDDD


呵呵。

陈果看着眼前的景象,心情就莫名的愉悦。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句话用来形容叶修真是太贴切了。

 

「老板娘?」

哎呀,刚刚蓝河是不是啄了一口叶修啊?

「老板娘?我们是不是该开饭了,晚点还有客人要来入住呢?」

「嗯……」陈果回头看了看叶修和蓝河,沉吟了会,回头跟小妹说:「你们先吃吧,我们几个随后就来。」

再让她欣赏一下叶修困扰的样子好了。

 

 

 

叶修发誓当初自己真的只是担心对方身体而想要帮忙而已。他怎么知道蓝河会产生这样子的反应呢?看着如此『激动』的蓝河,总觉得不做些什么好像会对不起以『忠于自我』为座右铭的自己……

 

哎,一切都怪蓝河太可爱了。叶修在心里为自己辩解。

叶修看着眼前太过害羞而闹起脾气的蓝河,平常总是带着笑意的嘴角如今垂着,整个嘴唇浅浅抿成一线。他搔搔依旧乱糟糟的一头黑发,似乎真的有些苦恼。

「蓝河啊?」

「……。」

不管叶修怎么叫,蓝河偏着头,不理会就是不理会。

「蓝河啊,就要开饭了,你不变回来可没法吃午餐喔?」

「啾!」

只见蓝河这次有响应了,但也只是头抬头叫了一声,接着又埋在羽翼下。

「哎呀,蓝河你可不要太快原谅他。」陈果凑近蓝河,用手指蹭了蹭蓝河那淡蓝色的羽毛,「我和沐沐都可以等的。」

被蓝河占据肩头的苏沐橙听到这句话,忍不住低头轻咳了一声。

叶修微微抬起头,看着一脸理直气壮的陈果,接着眼角瞄了瞄正低头偷笑的苏沐橙,还有坐在一边抽着烟故作无事,明摆着不管这事的魏琛。

唉,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同情心都到哪了?

但是现在再为自己辩解感叹也无济于事。

「蓝啊?」叶修也只能再接再厉的跟蓝河搭话。嘴里亲腻叫着最近常用的昵称,也跟着凑近。先是伸出手指摸了摸蓝河的头,又曲起手指,蹭了那柔软的胸前羽毛,就算被啄了也不缩手,嘴里像是喃喃的说:「要是这样能消气就多咬几下好了,是我不好,别气了。」

声音不大也不小,正好够让蓝河听得一清二楚。

小蓝鸟这时候才又抬头往叶修的方向看了一会,接着展翅拍了几下,在半空中发出一阵亮光。

随着淡淡的闪光消失,蓝河已经恢复成人型,双脚稳稳地落在地板。

「……下不为例喔。」那有如宝石般的深蓝色双眸看着叶修,皱着鼻子说。

「是,没问题的。」叶修轻轻地抚摸蓝河柔软的发丝,口气带着明显讨好的意味,「饿了吧?要吃点什么?」他不慌不忙的牵着蓝河的手往餐厅移动,「要不要来点东坡肉?刚炖好的,肉可是入口即化。」

「我不太喜欢吃肥肉……」

「这样呀,那来点鱼汤如何?」

「呵呵,讲的好像菜是你做的一样。」陈果尾随在后。

 

「蓝呀,来,坐这里,哥帮你盛饭夹菜呀。」

包子看着叶修几乎可以说是殷勤的举动,似乎看出了了什么,又好像了解了什么,只见他转头对罗辑偷偷笑着说:「这就是所谓的家和万事兴,床头吵床尾合吗?」

 

好像对,又好像很不对,罗辑沉默了一会,最后决定还是心累的什么都不想说。

 

 

这一顿饭大家算是吃的十分尽兴。莫凡虽然话少,也不太搭理人,不过做菜做得好,有些客人还特别来这里住宿就为了他做的菜,最后陈果就在隔壁开了家简餐店让这类客人过来用餐。而店里大伙儿更是常争取收拾善后的工作,就盼留给大厨好印象,以后员工伙食多做点自己爱吃的菜。

 

虽然蓝河不明就里,但是天生手脚快,在蓝溪阁又常做这类的工作,不一会就全收拾到水槽边,开始跟苏沐橙一同洗洗刷刷。

 

「──蓝河。」

「是?」

「谢谢你。」

「不用客气,我在族里也常做这类的事。」

「看得出来喔,你的手脚很利落。」苏沐橙转过头,对蓝河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但是我这个『谢谢』是为了叶修说的。也许你会觉得奇怪,但是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样子的叶修了。虽然他待在果果这里看起来比较快乐了,但仍旧懒洋洋的,似乎这世间没有任何事物值得他提起劲去做的。」

「……也许他就是这种懒样子。」

「嗯──要是我只看过这里的叶修,或许我也会这么想吧。但是蓝河,我看过喔,叶修专注在一件事情上面,眼眸中那晶亮的光芒,还有专注紧绷的神情感觉,」苏沐橙放下擦好的碗,她转头看着蓝河,长长的睫毛搧了几下,左手俏皮的做了一个开枪的动作。「一切都是从你来之后开始喔。」

「……」

「果然认真做事的男人最帅了对不对。」

「……」

身边的没有半点声响,但是苏沐橙也不在意,她几乎是自得自乐的说着,秀眸眨啊眨的,显得是特别明亮透澈。最后,她接过蓝河手中最后一个盘子,放到架子上,然后转过头,笑得非常的灿烂。

「啊,不过我这些纯粹是以一个老朋友兼妹妹的立场说这些话喔,可绝对没有想要跟你抢人,请、放、心。」

 

 

「叶修。」

「嗯,怎么啦。」叶修嘴里叼着根烟,正低头不知道弄些什么东西,听到蓝河的声音便应了一声,却没有回过头的动作。

 

蓝河扫了凌乱的散布在桌上的纸张一眼,也坐了下来。

叶修没有转头,他手中的笔甚至没有停下来,黑色的线条不停地在纸上伸展开来。

蓝河沉默地看着纸上那像是民俗图腾的神秘图案,想到刚才苏沐橙说的『认真的男人最帅了』的言论,嘴里无意识地哼了一声,然后他身体贴了过去。

叶修身子颤了一下。

蓝河像是没有感觉到叶修的反应,他用手肘抵着叶修的肩头,然后下巴靠在手掌上,就这样很嚣张地观看了起来。

「……」

「别理我,你继续画。」听说一个人的创作品会透露出他的本质,就让他从这一堆线条里中好好观察一下叶修这个人吧。

叶修无奈地笑了笑,放下手中的笔,转身看着蓝河,「请问蓝河大人有何指教?」

 

「不画了?」

「反正一时半刻是画不出来的,不急。」

「喔……」蓝河放下那还维持在半空中的手肘,垂眼看向望着自己的叶修,搔搔脸,也坐了下来。

他发现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好好看过叶修。


评论(4)
热度(26)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