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本來的)[全職/葉藍]我的鬼男友

本來的預定的鬼男友
結果太蠢決定砍掉,在這留個殘骸當作紀(huen)念(geng)

正式的鬼男友應該是沒有肉的XD

=======


最後一句許博遠沒有講出口,他回想先前夢裡遇到的那些事情,臉頰上的熱度就忍不住上升了好幾度。

如果對方真的是前幾天纏著自己的夢魔,那理由不是根本很明顯的了嗎?

「哎,藍河啊。」葉修搖搖頭,他兩隻手捧著許博遠的臉,一人一鬼就這樣額頭靠著額頭,那模樣就像是認識多年的親密友人。「你沒事吧?一直重複些讓人聽不懂的話,可不要是腦筋燒壞了。」說完還趁機輕捏了幾下對方的臉頰。

許博遠這下子可氣昏了。就算不提在地府的日子,他在人間也從沒有遇見過像這樣的調戲。他用力推開了葉修,發洩似的大喊:「閉嘴你這隻淫魔,我人好的很!」

滾你妹的!從小的教養這句話沒讓許博遠說出去,但要是心裡的吶喊能成型的話,那這幾個字肯定如沖天炮一下轟飛葉修。

就是可惜沒講出來。

「淫魔?你說誰呀?」

「還有誰?」許博遠怒氣沖沖的對著葉修開罵。「這幾個禮拜在夢中對我進行的騷擾,還有從剛才就開始的戲弄,你還敢說你不是淫魔?」

「喔──?」

葉修歪了頭想了想,接著像是想通了什麼笑了笑,然後整個人變了個樣。

臉上的表情一暗,伸手抓住藍河的手臂,露出猥瑣的表情:「既然藍河都知道了,那哥也就不客氣了。」

 

「你、呃……住手……」

『藍河你很久沒用了吧?那可不好,哥來幫幫你吧』

「啊!你、嗯──」


---沒了(欸

评论(3)
热度(21)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