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青鳥的故事 (3)

 感謝@小笔记织毛衣& @沐橙女神的大腿 & @有颗土豆君。 

願意被我騷擾求抱抱,你們都是好人!


※私設多如山,考察都沒有

※OOC、OOC、OOC(很重要所以要講三遍)

※可能有各種老梗和狗血XDD

※這裡陳果是開民宿的,家裡還算有些閒錢
收留了葉修當打工的(兩人年齡的差距比原作裡多那麼一點點)

=====

接近午分时刻,叶修还没下来,陈果只好把包子叫了过来,把堆在桌子上那大包小包的东西先给收拾好,等苏沐橙和莫凡回来,就要开始准备房客的餐点啦。

包子陪着进进出出时一直往陈果的方向看,看得陈果都有些不自在了,她回头瞪了一眼包子,本来示意她老板娘都注意到了,别给她打混,但是包子似乎认为自己得到了发言许可,便很欢快的开口:「老板娘。」

「做什么?」

「怎么老大一进门就上楼去了,再看老板娘你也有些心不在焉,是有什么事情……」包子说着说着接着两眼突然一瞪,像是得到什么答案般恍然大悟的说:「难道老大是先上去准备等──」

「并不是!」你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啊我说!

就在陈果纠结这时候打昏包子到底是不是好选择时,叶修正好下了楼梯,他一走进后台,包子一看见叶修就凑了上去。

「老大你怎么下楼了呢?」

「嗯?」叶修拿出刚才一直隐忍着不抽的香烟,听到包子的问话直觉地回答,「我把人家安置好了当然就下楼了。」

陈果见状也走了过来,抢在包子再讲出任何让她吐血的话前先开口发问:「一切都还好吗?」

「嗯,小鸟儿醒来了……看起来状况还不错。」

「你没欺负人家吧?」陈果瞧了瞧叶修脸上的露出的苦笑,摇了摇头,一脸的不予苟同,「我想肯定有。」

包子在一旁也跟着摇头,语重心长地附和:「老大,欺负女孩子是要负责的。」

叶修脸庞出现一丝抽搐。他转头看着包子的一脸认真,「……包子。」叶修瞄了一眼正在偷笑的陈果,面不改色地说:沐橙他们似乎回来了,似乎买了不少东西,你能去帮他们吗?」

「好的,老大。」

待包子离开,后台又只剩他们两个,叶修才转回头,看向还在偷笑的陈果。「我跟蓝河说了,我要他报恩。」

「什么?」谁是蓝河?

「……就是那只小青鸟,我要他先在这里先养好伤,之后我会告诉他如何报答我们。」

「不是我们,是你吧?」

叶修看着眼神中充满鄙视意味的陈果,轻叹了一口气,语气里带些辩解的意味,「……我本来也不想这样的。」谁知道人一醒来就想要离开,他一时只想得到这种理由来阻止他离开了。

陈果垂下眼帘,本来想说叶修几句也说不出口了。经过这几年的相处,她发现这人其实在表达好意的时候别扭的紧。像这次,明明就是希望对方好好养伤,却说得好像等着要奴役对方一般。「……我想,你连当初你对他『一见钟情』的事都没说吧?」

「啊,这我倒有说。『我很喜欢你那一身的蓝色羽毛。』我是这样说的。」

她愣了愣,才明白叶修的意思。「你是这样说的?」

「是啊。」

这句话,怎么好像……

陈果瞧了眼叶修,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

唉,算了。

 

 

叶修站在蓝河面前,踩住他的裤管不让他跑,脸上露出十分邪恶的微笑:「既然落到我手上,你就认命吧。」

「救、救命!」

──以上完全是,蓝河的幻想。

 

现实是,他坐在软绵绵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被,肩上还披着被烘得暖洋洋的小毛毯,而旁边的柜子则放着刚喝完的药汤。

嗯……虽然古人说『饱暖后思荣辱』,但是他在这床上只想闭上眼睛打个盹而已……还是这该归在『淫欲』上面呢……

蓝河翻了一个身,转躺为趴,下巴抵着枕头,手则伸到枕头下,把压在底下的回信拿了出来。

这信,并不是普通的信,而是他们蓝溪阁一个叫『传声筒的』传讯工具。在确定过开信人是收件人以后,会自动启动一次性的传声功能,所以除了信纸上的讯息外,还可以夹到一些相对重要性的讯息。听说是因为当年的副团长跟黄副团长话一样特别多,所以开发部门特别设计的。蓝河看着信纸,耳边似乎又听到团长和副团长的声音。

「……蓝河你真是太不小心了,怎么会误触猎人的网子呢,就算是为救同伴之类的事情也有些鲁莽啊呀。啊,不过你放心,在你之后我们马上就派人去破坏那网子,之后不会有人受伤了。啊,你等一下,团长有事情跟你讲啊。」

不一会,画面上又出现了一位褐发男子,跟前面那位相比起来,这位感觉明显沉稳不少。

「蓝河。」

「团长。」就算只是个投射出来的影子,蓝河仍旧行了礼。

「我看过你回报的内容了,辛苦你了。这个叶修……跟我们蓝溪阁也算是旧识,人不坏……不会对你不利的。」喻文洲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像是确认蓝河有听清楚后才继续讲。「最近天气不稳,也不好派伙伴过去,你就先在那养伤吧。至于……你在信中所说的,关于报答对方这事……」喻文洲这次沉默了好一会后才说,「你就自己做决定吧。」

 

蓝河塞回信纸,身子翻了半圈,变成了侧躺,他把棉被盖过了头,像是这样就能那些问题隔离在外。

『由你自己做决定』,这句说来简单,但要是他做出的决定影响到其他人,甚至族里的人该怎么办?团长说话一向是话中有话,不会把事情挑明的来讲,平常蓝河也不在意,甚至觉得这样的说话方式才配的上团长,但在今天他却觉得有些讨厌了。

蓝河半瞇着眼,不经意的看到柜子上的碗,想到刚才叶修拿着碗进来的时候,大概是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居然一开口就说:「老板娘配的药是有点苦,但很有效。以前我喝过,复原的速度比外面的成药快。蓝河你就忍忍,喝玩这碗,我拜托老板娘帮你煮碗甜汤。」

这话简直把他小孩子在宠的。蓝河那时候性子一起,本来要刁难一下叶修的,但叶修估计是猜到他的心思,居然抢在自己之前,加了一句,「再不然我吹凉后喂你吃?」说完甚至还作势吹了吹汤碗。

喂我?没汤匙怎么喂?蓝河很想要吐嘈,但是又没胆子承担后果。尤其当他看到叶修低头似乎准备喝一口以便实行『喂食计划时』,他飞快的接过药碗,一鼓作气到只差没有一口气喝完药。

现在想想,叶修说不定就是料到自己会有这种反应才这么做的,自己当初真的太快放弃了……

想着想着,蓝河忍不住打了呵欠。在这胡思乱想的之间,他似乎又有了些倦意,觉得眼皮是越来越重了。

「叶修……给我等着……」

 

 

「欸,罗辑,你不是跟老大去找那只小鸟了吗?」

「嗯……但是对方睡着了。」

「喔,所以要需要帮忙?没问题,我对叫人很有一手的。」包子拍拍胸膛,一副很有自信的样子。

「才不是这样子。包子,你别瞎做事,叶大哥可是说别吵人家的呀,你真的去吵小心叶哥生气!」

「噢噢,大哥我了解。欸,那老大呢?」

「咦?」罗辑像是现在才发现这事哪里怪怪的,「好像,还在房间里?」

 

----TBC

努力週更中!

评论
热度(27)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