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我的鬼男友 ←

感謝 @有颗土豆君。 的肉梗
雖然我還沒寫完!

預計下篇會有肉
(或是下下篇) 

※葉修鬼X小藍
※榮耀為普通網遊之平行世界
※腦洞產物,可能會有BUG
※應該會有OOC
※此為ver.2

 


 

   

 

「要不要玩看看守护天使?」

守护天使,是类似钱仙、碟仙或是日本的狐狸狗桑一样,利用『召唤』来的灵体为自己解答问题,是最近当红的游戏。许博远当初只是熬不过朋友的邀约,而答应参加一次,却没想到日后会发生这种事情。

 

==

「哎,博远,你这样不热吗?」小飞实在受不了了,他拉了拉已经湿了半件衬衫,对那个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的伙伴这样问。

该不会跟教授一样是冷血动物吧?

「啊,嗯,我还好,而且……这样显得比较──专业……」

也许是因为热迟钝了小飞的感知,也许是因为只是懒得多作响应,面对伙伴反常的动作与响应,小飞并没有想太多,他只是点点头,没有对此再多说些什么。

 

许博远放慢脚步,让自己保持落后笔言非至少一两步的距离,然后趁对方不注意的时候,尽量不着痕迹的拉开自己的领口,并朝里面再塞了包冷敷袋。他其实并不想要这样,自己偷偷放在颈部的冷敷袋已经几近无效,一滴滴的水滴顺着背部的线条滑下,又湿又热的让他感到无比的难受,但他却不得不这样做。

 

而这一切的源头都要从该死的那天讲起。

 

那天几个朋友本来只是凑在一起吃宵夜闲磕牙,结果在酒足(?)饭饱之际,有人提起了最近他弟妹学校流行的『守护天使』,

「这什么啊?」

「大概是像钱仙啊、狐狸狗之类的吧?」

「欸那不是假的吗?」

没想到其它人也或多或少的参加过这类游戏,这让大家越讲越起劲,最后不知道是谁说出了『禁忌』的那句话。

「欸,我们也来玩那个守护天使吧?」

 

许博远本来不想要参与的。

他对占卜既没有兴趣,也不想参加这种可能会吸引附近灵体的活动。

(感谢那位据说通灵的朋友)

但是毕竟大家都在兴头上,朋友们不断的起哄要求要玩,更糟糕这次集会地点是他家,就算不参加也无法离开,

就这样基于许多理由,许博远最后也熬不过大家的『热情』还是答应参加。

 

谁知道会发现那件事情。

想到这里,许博远脸上不禁显露出带着混合着后悔、愤怒、还有一点点连自己都没发现的害羞的表情。

 

其实当初在场的没有人把那占卜当成一回事,就连他自己也是。

但却在那次聚会发生的不久后发生了第一次『春梦』。

在睡梦中,他很平常的走在路上,却被一只黑手毫无前兆的扯进了巷子,被深吻到几乎不能呼吸。他惊醒后本以为只是自己欲求不满或是精力太多发春了,但是谁会做这种自己近几被侵犯的梦?他很确定自己没有饥渴到那种程度。

这种事不只发生了一次,第二次的当他梦到与朋友去水上乐园玩的时候,又发生了类似的事情。

这次不只是被亲吻而已,他在泳池里被缠住,两只像手的物体抚摸着胸口,恣意的揉捏逗弄乳尖。他试图反抗,对方却更变本加厉,伸进泳裤里搓揉连他自己都很少触碰的弱点。当他几乎以为自己要溺毙之际,又再一次惊醒過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虽然衣物完好,但身子上却有深浅不一的印记,嘴唇上烫热的温度让他无法相信这仅仅是梦而已。

简直是被人爱抚了一整晚。

 

该死的妖怪。

许博远赶紧拍拍自己胀红的脸颊,像是这样就能够掩盖掉自己心中那复杂的情绪,他瞄了眼自己背在身上的包包。想起跟之前那个灵力的朋友咨询后,朋友语带保留的给他几样据说有『驱魔』效果的『圣水』和几张符咒。

『如果只是普通的野鬼还好,甚至是梦魔或淫魔都行,就怕……』

 

许博远摇摇头,把因为那句未尽的话语带来的不安甩掉。

一切都将在今夜。他悄悄的握紧拳头,为自己打气。

 

===

人算不如天算。

当天晚上,许博远早早就回到位在学校附近的住处,开始四处动手布置所谓前置事情处理。该在哪里贴些什么东西,甚至要摆些什么东西,他都经过再三确认后,仔细打理好了。

就在许博远以为一切都准备妥当,便躺在床上装睡,期望能够给那个该死的东西一个迎头痛击的时候,对方却怎么也不出现。

「……怕了吗──?」许博远坐起身子,抬头看着就快要走到三的时针,小小的呼了一口气。这让他疲累一下子涌上来,就在许博远下床准备打电话给朋友报好消息的时候,熟悉的感觉却又来了。

「!!」

在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一股冰凉触感的透明物体,像是条绳子、又像条蛇般的紧紧缠自己的脚踝,并用力的往下拉。

「哇啊!」突如其来的攻击让许博远没有站稳,他倒坐在床铺旁边的地毯,无助的感觉着那怪异的触感快速的沿着小腿的线条往上延伸。

泼洒了圣水的衣服没有效用,贴在床边的那些符咒也无济于事。恐惧、愤怒的情感不断的在许博远脑内增生,心理充满了不甘心。

为什么--

 

在那瞬间,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之前没有关上的窗户传来一阵风,,让屋子里呼呼作响好几分钟。当那风消失的时候,腿上的那冰凉的触感已经消失了。

但许博远的烦恼并没消失,因为他眼前出现了一只鬼。

──那是鬼吧?

 

**

 

许博远之所以是称眼前这东西为鬼,是因为对方从头到脚部都呈现半透明的样子,接近脚掌的地方甚至几乎看不见,但是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东西很明显有个人的体型。如果仔细一看,还能看见这家伙脸上的黑眼圈,胡渣,还有嘴角叼的那支烟。

「嗯,这里是?」姑且称之为鬼东西的灵体吐了口烟,接着左看右看,一副很好奇的样子。

「───你是……」谁? 许博远想这样问,但他想到也许这鬼东西会一下子露出血盆大口然后一口吞下自己,想到这里,发问的声音就弱了下来。

 

「嗯,我是──」鬼东西倒是从善如流的接了下去,但很快地就停了下来,只见他搔了搔下巴,沉默了好一会,然后说:「我是谁啊?」

「啊?」

「我不记得了。」

看到对方似乎没了解自己说的话,鬼东西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一根烟往嘴里送,接着又在身上摸来摸去,似乎在找些什么东西。

「嗯,也许该这么说。哥确定自己叫叶修,但是打哪来,又该往哪里去,哥却完全没半点记忆。」

还给我摆显著!

许博远看着那个自称叶修的鬼东西在从身上摸出个打火机给嘴里的烟点上后,就在那边自顾自的吞云吐雾也不理人的样子,原本还有些惊魂未定的情绪突然有些冒火。他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被叶修手里火机上印的银色LOGO吸引了目光。

那有着翅膀和双剑的LOGO越看越熟悉……究竟是……

「啊,还有……」叶修像是想到什么,嘴里的香烟改为用两指夹着,接着把整个脸凑近,让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缩短到极限,非常得意的说:「我还记得你,亲爱的蓝河。」

说完,叶修在许博远半开的双唇上亲了一个响吻。

 

 

  

TBC

评论(6)
热度(45)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