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菸、醋、還有糖

感謝 @百虐不死小笔记 提供的標題~

啊怎麼有這麼可愛的筆記呢(冒心)


※戀愛的都是傻子
※可能有點OOC
※也許會有後續的肉渣

感謝@采萱 百粉時來點文\0w0/

==========  

 

「哈嗯 ——」

 

蓝河捏了捏有些酸涩的眉心,嘴里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前几天耐不住陈果的请求,总算又开了绝色这个小号上了兴欣公会,本来只是去公会露个面打声招呼,没想到在他上线之后,伍晨居然在第一时间发了个讯息过来,说最近人手不够,拜托他帮忙处理公会『杂务』。

 

——结果蓝河就这样帮忙整理了公会仓库和会员整理了一整个下午。

把事情处理到一个段落后,蓝河注销了绝色,正想放松下的时候,眼神却不知不觉又就飘向隔座叶修的侧脸。

 

一开始只是为了放松神经且无意识地盯着,后来却慢慢开始仔细的观察了起来。就算眼前两指之间的烟已经要火烧屁股了,但叶修的眼睛还是没有离开屏幕。

 

再下去要烧到手指了呢……蓝河两眼略带无神的望着那烟,喃喃自语。

 

下一秒,虽然依旧看着屏幕,叶修却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接着那一圈微弱红光如染料般渗向那仅存的米白,又很快化为灰白,然后被叶修从嘴边取下,吐出,化为一缕轻烟。

 

吐完那口烟,叶修将烟屁股塞进鼠标旁半满的烟灰缸,顺势又从另一边的烟盒抽出一根烟,拿到嘴边,嘴唇轻啄了几下洁白的滤嘴,接着张嘴轻轻衔住。

最後,叶修拿起打火机,精准地为自己点起了烟,最后欢快地呼出了一小口灰烟。

一切都是那样的一气呵成,像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一样。

 

蓝河偷偷地观察了几轮,总是在叶修拿滤嘴敲嘴唇时皱眉头,最后原本空白的情绪突然一团火冒了上来。

 

这家伙亲我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温柔!

他们在亲吻的时候,叶修除了喜欢用舌头与他纠缠吸吮,还喜欢用牙齿,带着挑衅意味的轻轻啃咬他的下唇。虽然称不上痛,但每次接吻时总觉得有种正被吞噬的感觉,几经抗议叶修也不听,甚至会变本加厉,把自己的嘴唇用的又红又肿,完了还会盯着自己,得意的偷笑,完全不如现在对待香烟滤嘴的轻柔。

 

……哼。

 

蓝河这声不经意的轻哼让叶修转过头来,平静的像是此时才感觉到蓝河的视线,他冲着自家的小情人笑。「小蓝啊,哥知道自己长得是非常的英俊潇洒,天生丽质难自弃,但是也别直盯我看啊……」他取下了嘴边的香烟,整张脸凑了过去,「还是,你在暗示我什么?」

 

「──」随着叶修嘴巴的一张一合,一股熟悉的烟味传来。

--也许陪伴叶修时间最久的不是别的,就是香烟也说不一定。蓝河闻着缠绕在叶修身上久久不散的那股烟味,再看向叶修指间如今显得十分碍眼的香烟,心头的那把火不知为何烧得更旺了。

只不过是个香烟,居然跟我抢男人!

 

也许恋爱真的会让人变笨,也或许是年轻人的一时冲动,蓝河就这样把手伸了过去,覆盖叶修的夹着烟的那只手,然后转了个弯,就这样的把那烟连拐带抢得接了过来。

 

一时之间,两个人似乎都愣住了,叶修是没想到蓝河会这般顺手的劫了过去,而蓝河则是拿着这支刚点燃的烟没办法。捻熄它显得意气用事,毕竟叶修身旁还有一整包,这样做根本无济于事,但也不愿意就让它回到叶修手中。他就这样盯着烟看,最后凭着一股气,蓝河两指捏着烟屁股,往嘴里就是一送。

 

结果一连串的咳嗽声就这随之而来。

 

这也难怪,虽然没吃过牛肉也在电视看过牛走路,蓝河每天看着叶修抽烟,也把那姿势学了个十成十,但是骨子里仍就是健康好青年,在这天之前可是压根没接触过这类有碍健康的东西,结果香烟燃烧中所产生的烟雾和尼古丁就在蓝河这吸入的同时直冲鼻腔和肺部。

 

这一下子让蓝河完全感受到有如溺水般的痛苦,他抓着叶修的衣襬,咳的是满脸通红,泪水也直在眼眶边打转,像随时都会留下来。

 

「唉……」叶修接过那烟,随手把它按熄在烟灰缸里。

「我亲爱的小泡芙啊……」

「谁跟咳咳你泡咳咳咳芙咳咳--呼呼呼……我可是有锻炼的,身体好的很。」你才泡芙,你全家都 ……你才泡芙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气。」叶修哀伤的发现亲爱的许博远先生自从跟他在一起以后,瞎扯吐槽的功力(?)越来越强了,这算是个进步吗?

叶修温柔的拍拍蓝河的背部,等着对方顺过气来以便继续话题,却在蓝河抬起头后愣了下。

因为换气不顺畅而发红的眼眶水汪汪的,靠近卧蚕的地方还有些生理性泪水的痕迹,再配上咳嗽到有些发红的脸颊,怎么说呢 ……

 

「……还真是引人犯罪啊。」该把他藏到谁都找不到的地方才是。

「什么?」

「咳,没事。」叶修用拇指抹掉还沾在蓝河眼角的泪珠,心想绝对不能让蓝河知道自己刚才在想的事,太丧病了。「怎么回事啊小蓝?我这烟不适合新手,要是你想试我下次拿别种给你?」

「谁想抽那东西,我是……」蓝河想要为自己辩解,一时之间却找不到适合的说词,他尝试几次不成,最后只有抿紧嘴唇,低着头只问了一句话。「叶修,你为什么抽烟?」

 

「嗯……这问题可真有些困难,」叶修抠了抠那冒出点点胡渣的下巴,感到有些困扰。「算是个习惯吧?没想过戒烟,当然就继续抽了。」

 

讲完,叶修像是害怕今天卧房没得进去了,又带着讨好的口气说,「哎,蓝河先生许大神呀,要是真的不爱我抽烟要讲啊。」

「--讲了你就不抽吗?」蓝河半瞇着眼睛瞄过去,怀疑的眼神中带着几乎感觉不到的期待感这样问。

「不会。」最多就不在你面前抽呗。

 

抓不住从手掌抽走的那双手也不在意,叶修举起双手状似投降,「唉,我嘴巴寂寞啊。」

「听你胡说。」明明就是嘴贱加手贱。

叶修揽过一脸鄙视的蓝河,笑嘻嘻的说,「唉,我是说真的。蓝大高手可愿意解决我这个麻烦?」


评论(9)
热度(114)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