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黑籃/青黃] 飼養狐狸之觀察報告2

當青峰回過神時,雨早已停了。

他低頭看著毫無進展的案件報告書,嘆了口氣,伸手推到一旁,正準備起身再泡杯咖啡時,才發現房間已經維持好一陣子的寂靜無聲了。

他揚起那上挑的劍眉,心裡略帶點疑惑的走到沙發邊,而等他探頭一看,出現在眼前的景象讓他不禁啞然失笑。

黃瀨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一人大剌剌的佔據了整張沙發,頭上那尖尖的耳朵不時會小小的顫動。

 

他才在奇怪愛說話的傢伙怎麼突然靜了下來,原來……

 

青峰撐著下巴,若有所思的看著呈現沉睡狀態的黃瀨,帶著槍繭的右手忍不住順了順那因為翻身而亂翹的柔軟金髮。

 

黃瀨的出現實在讓他非常的意外。在當他認為事情早已過去,過去的一切早已石沉大海後,自己卻在繞了半個地球的地方碰到這傢伙。

像是一下子回到十幾年前。

 

『We are Fortune's fool. 

腦海裏冒出那個喜愛莎士比亞的夥伴的話。

曾經的夥伴。

青峰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其實這幾天,他時常回想著當初讓他(或牠)留下的原因。那時要是他容許自己的腦子再多想一下,念頭再轉個幾圈,結果可能就會有所不同,可惜的是,自己一直都是身體比大腦快一步的行動派。

可惜啊……過去那平靜、普通的生活似乎離他越來越遠了……好吧,也許不算太平靜。

 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青峰看了一眼被自己丟在桌上的手機,確定它仍就安安靜靜的躺在桌上,沒有任何該死的訊息後,本來梳理著毛髮的手指變了個花樣,開始揉捏起那溫軟、毛茸茸的狐尾根部,並且越捏越起勁。

青峰看著尾巴被玩弄而發出無意識呻吟與扭動的黃瀨,嘿嘿笑了起來。

一定是因為這傢伙那雙金鵝色大眼睛太有魅力的關係。

他低下頭,就像是其他動物會為他同伴做的事情一樣,開始親吻黃瀨的一身皮毛,就從那雙持續輕微顫抖的耳朵開始。


评论
热度(7)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