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 恭喜你,我心愛的大神

※獻給我最喜歡的藍河,葉修
※感謝蝴蝶藍寫出了全職高手
※背景為興欣得冠第三天  

 


小许眼睛周围肿肿的,你看到了没?

看到了。

像是哭过一样。

今天有碰到蓝河的同学们,私底下都在口耳相传这件事。

系上的同学们并不是闲到会拿这件事闲嗑牙。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尤其暑假还会来学校的人,不是有在学校兼差、就是来暑修补学分的,自身都难保,别人的事其实也管不了太多。

但是毕竟是那个总是爽朗可人、乐于助人,补肝顾目啾(顾眼睛的台语发音)的小帅哥,系上的氧气许博远呢!听说今天有个女孩子看到小许那个模样,连研究报告都没力气打了。

(「唔,那个纯粹只是懒吧?」有人突破盲点的这样说。)

 

「……小许,你还好吗?」比较亲近的同学忍不住这样问了。

不知道为什么,蓝河被问到这显得有点害臊,明显使用过度的而不再清亮的干涩嗓音淡淡说明自己昨天只是看了片有点感人电影罢了。

对此说辞大家都半信半疑。

 

 

蓝河昨晚的确是看影片哭了。

是看了总冠军赛的影片后哭的。

在重复看了两三遍后,蓝河定住画面,就这样对着影片里那个眉间微皱、不发一言的叶修端详许久。

 

一叶之秋。

君莫笑。

散人。

挑战赛。

还有最后那6.5秒的放手一搏。

 

思绪似乎回到了那个夜晚。

那时叶修握着他手走在夜晚的街道上,脸上带着微微自豪的表情说着自己目标得冠的理由又多了一个。

当时的他虽然忍不住板着脸吐嘈,但是心里无疑也带着小小的兴奋。

毕竟,能让代表荣耀世界顶端的冠军奖杯捧在一个如此单纯热爱荣耀人的手中,那将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那时他是兴奋的,单纯以一个粉丝的角度来兴奋。

 

但当他看着影片中兴欣的大家以叶修为中心围成一个圈圈,然后在一片欢声如雷的掌声中一同举起奖杯时,他却安静了下来。兴欣的人们脸上虽然还残留着些的惊魂未定,但是他们的笑容却是货真价实、最纯粹的喜悦。

 

然后他看到叶修脸上那疲惫又放心的笑容。

 

蓝河眼泪忍不住又流了出来。

他分不清这次的眼泪是以一个荣耀玩家、一个粉丝,还是身为一个恋人流的。他当然会为了自己恋人终能达成他的梦想而高兴,为了他和他的伙伴们一路的奋斗努力而高兴,但看着举起奖杯的那一瞬间他又有一丝丝的不甘,对无法以一个队员的身分在对方需要的时候伴随他的身边感到不甘而哭。

他已经搞不清出自己到底为何而哭。

 

影片已经拨放到最后,房间一下子又回归到了平静,只剩淡淡的抽气声回荡在空气中。

蓝河躺在地板上,用手臂盖上眼睛,然后淡淡地淡淡地叹了口长气,但随后又翘起了嘴角。

关于那一瞬的不甘,他是绝对不会跟叶修说的。他从不后悔选择了蓝雨作为他归属,以后也不会,就算他最爱的人是兴欣大神也一样。

 

不过,还是衷心恭喜你得到冠军喔,亲爱的叶修大神。

 

END

 

后续:
        蓝河关掉了计算机,按掉了屏幕,然后,门铃响了。

    他起身走向门口,打开了大门,冲着对门外的人笑。

站在门外的叶修疲惫中带着满足,他伸手捧着蓝河的脸,亲昵的亲了一下脸颊说:「想我吗?我一生最棒的奖品。」

 


 

----

※我會說這當初是一篇看完全職高手後寫的文嗎
※我會說這本來是一篇接在《所謂一見鍾情》的文嗎 
※這種文風的文好難寫(甩手

评论(1)
热度(35)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