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黑籃/青黃] 飼養狐狸之觀察報告 01

部份設定採用自IF世界設定
青峰:被調到小鎮上的警察
黃瀨:不請自來的狐妖(不是狐狸精,黃瀨嚴肅表示) 

======

黄濑趴在沙发上,因为放松而露出的尾巴随着呼吸声无意识的摆动,一脸满足望向那扇半开的窗户。

外面正下着雨。

下雨对他们来说是极为稀少的。

新居民也一样。

想到这里,黄濑忍不住偷偷看向那位他口中的『新居民』,也是这个屋子的主人,青峰大辉。

不知是没有察觉黄濑那带着试探的视线,或者是根本也不在意,青峰仍旧低着头,一脸专注的阅读着自己手中的杂志。

 

奇怪的家伙。

 

「欸,你是生了病还是犯了错才被调来吗?」

「为什么这么问?」

黄濑隔着Ikea买来的复合式矮桌看着青峰,那有如铃铛般的眼睛睁得好大,像是对这问题感到惊奇。「因为这里很和平啊。」

「那你怎么会倒在路上?」

 

「这、这个嘛……咳哼,这不是重点。」黄濑作势咳了一声,坐起身子,试图把主导权拉了回来。「是我先问的,先回答我问题吧。」

青峰翻阅杂志的手似乎顿了一下,「有规定先问的人不能先答吗?小狐狸。」

「……」

也许是黄濑一脸不满的表情取悦了对方,青峰嘴角扬起微不可见的笑容,他伸手再往嘴里丢了一颗凉糖。自从开始戒烟以后,凉糖的用量就变大了。

「怎么了?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喔。」

黄濑发现自己错了,面对这么狡诈的家伙,他怎么期待对方会好好的回答问题呢?轻咬着自己的下唇,有点愤恨不平瞅着对方。

又过了一会,当黄濑以为这个话题早已结束之时,青峰却开了口。

「我想──」

黄濑并没有马上搭腔,他趴伏在沙发上,双眼微瞇,耳朵就不自觉得竖了起来。

「大概是因为我不合群吧。」

这话题似乎让他有些烦躁,青峰嘴里的凉糖发出咖滋咖滋的声音。

「……」

黄濑掀了掀嘴唇,像是想要讲些什么,但临时改口。

「……你的意思是?」

 

青峰低着头,没有再做出回应。

 

房间一下子又归于平静。

黄濑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不是因为他对青峰的回答感到满意,而是他知道,这句话代表话题的终结,即使他再继续追问下去不会有结果。

 

而且,依他动物的野性直觉告诉他,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所以就算他对这个男人抱持着满满的好奇,但就像青峰没有追究关于他的身家背景一样,他也不准备涉入对方的生活太深。

他可不准备当那只被好奇心害死的猫。

 

想到这里,黄濑露出一抹微笑,对这个结论感到很满意,又闭上眼睛。

不管这家伙有多奇怪,有多神秘,只要待在他身边是安全的,黄濑就没有离去的打算。

 

窗外细雨仍就持续下着。

 

 


评论
热度(9)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