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黑籃/青黃] 飼養狐狸之觀察報告 片段

以前曾經想寫的警察青峰和狐貍黃賴的冒險推理故事

=====

青峰大辉曾经以为自己一生就这样了。

办案子、跑现场、写报告,然后在该退休的年纪退休,到养老院过完他剩余的人生。

毕竟既不是特考组,也不算特别有正义感,自己就像是其它住在47个都道府县的居民一样普通;最多,就是在老的时候能够提提一两个生死一瞬间的枪战吧,就像其它二十几万个日本警察一样。

 

他的人生一直是灰色调的,直到他遇到黄濑凉太为止。那一抹亮眼的金黄色就这样,在他这块名为人生的画布增添了许多色彩,为此他衷心感谢。

青峰闻着不远处传来淡淡焦味,瞄了一眼厨房,站起身来往事发地点走去。

 

如果能够少一点焦黑色就好了阿,神明大人。

 

 

「小青峰好厉害喔──」

「一点都不厉害,」青峰瞄了眼凑到一旁的黄濑,一边搅动锅里的猪肉和马铃薯,「只是煮咖哩而已,像黄濑你还能烧焦才厉害──不准咬我!」

 

「上次又不是故意的……」黄濑不太甘愿的抬起头来,嘟着嘴说:「我已经有很大的进步了……总要给我练习的机会啊。」

青峰喷了一口鼻息,态度不置可否。「练习的机会啊……我说你实在是-噢!」

黄濑这次不仅咬了得理不饶人的恋人一口,还往他的腰部狠狠的捏了一把。

「你这家伙──!」

当厨房将要变成两人的战场时,大门的电铃响了起来。

 

虽然两人正『打的火热』,但门外的家伙似乎不懂何为等待,正以三秒一按的频率持续让电铃持续响着。

「笨狐狸,快去开门。」

「谁是笨狐狸──!」

「去啦!你想要我们左邻右舍都过来凑热闹吗?」

没有办法,黄濑只好摸摸鼻子,离开厨房朝大门的方向走去。毕竟民以食为天,谁会做菜,谁就是老大。

 

「谁呀--报纸和第四台我们都有了──」

直到打开大门的那一瞬间,黄濑都还考虑等会该如何对青峰进行攻击,完全没注意到门外那个,同样拥有金色长发的访客。

离被外来得访客压扁还有十秒。

 

 

「该死,黄濑这家伙下手还真不留情。」青峰停下搅动咖哩的动作,转而摸了摸被咬疼的肩膀。「有时候真不知道他究竟是狐狸还是……」话都还没说完,青峰就被黄濑的惊呼声以及(疑似)被重物倒在地上的声音吓到,他赶紧走出厨房(没忘记把火关掉),只发现黄濑整个人趴在地板上,一动也不动,像只被压扁的青蛙。

或者该说『一只被猎食者压在地上,快扁掉的青蛙』。

「黄濑?」青峰蹲了下来,看着脸朝下趴着,一动也不动的黄濑,忍不住戳戳他的脸颊。

「……。」

「小狐狸?」被压扁的青蛙……

虽然不道德,但是想到穿着青蛙装的黄濑,他还是忍不住笑了。

「小青峰不准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知道?」

「依我阅人无数、精准的判断,你──一定在想他这样很像尸体吧。」回答这问题的,并不是黄濑。

青峰转过头,看着黄濑的背部。那里本来坐着一只金色长毛的狼犬,现在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有着金色长发的高挑女子,那女子从黄濑身上爬了起来,并对着他微笑。

「你好呀,青峰警官,你家的咖哩可真香呢。」

 

 

咖哩还在厨房里面熬,不过现在没有人在意,青峰、黄濑、还有金发女子都坐在客厅,青峰和女子对坐,中间隔着一个小茶几,黄濑则坐在离两人都有些远的单人沙发上,龇牙裂嘴的擦着不知道哪来的酸痛药膏。

鲜艳的红唇、纯黑的烟熏眼妆都让女子那张脸显得性感妖艳,甚至给人一种压迫的美感,跟黄濑几乎是给人两种相反的感觉;但不管给人的感觉如此不同,也还是掩盖不住那张跟黄濑极为相似的面孔,青峰看着眼前这位金发女子,充分体验到到有着相近血缘的可信,或者可以说是『可怕』程度。不过最可怕的……应该是她的脸与说话内容的反差程度吧?

「不好意思,好久没有看到这小子了,刚刚有点太兴奋,让我们重来──」女子放下本来翘着的长腿,作势咳了咳。

「你好,我是绚子,算是凉太的姊姊,请多多指教。」说完,女子还是忍不住似的,对青峰抛了个媚眼。「你给我克制!」黄濑整个脸黑了,一下子位子移到青峰旁边,还紧紧抓着他的肩膀,像是怕人被拐走似的。

青峰在心里叹了口气,似乎能体会了『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句话的意思。他用眼角瞄瞄黄濑,再看看绚子,决定装做什么也不清楚的样子,便随便转了个话。「为什么你不是只狐狸?」

「我们同父不同母。」黄濑简短的丢了一句。

「所以才是狼犬?」

「不,」绚子接过话,「只是要扑倒凉太比较简单。」然后她整个人趴在沙发上,夸张的大笑了起来。

「你、你够了喔!亏你还在靠你的脸皮赚钱,别这么恶心好不好?」

「噢,谁叫警察先生这么会讲笑话……联想力真丰富──」绚子咳了咳,拿起杯子喝了口水顺了顺气,然后故作优雅的。「我想你也猜到了,其实我们很少联络,一是我本身很忙,二是每年回一次山上就够了,毕竟──久别胜新婚?」

「除非有事情发生的时候。」黄濑根本不想理会眼前,转过头跟青峰说明,「不过绚子不一样,就算有事情也不一定连络,整个失去联系是常有的事。」

「那……你这次来这里的原因是?」


「啊,還好你提醒我,」她眨眨眼,「我们狐族过了21岁以后,会一段经历不稳定的期间。而你又是特别的,混血于人与狐之间的。」

「……我知道。」

 

「……小凉。」绚子小小声的呼唤着那曾经只属于他们两个之间的昵称。

他们曾经很亲密过,但只止于她不告而别的离开山上的那一天。「祝你幸福。」


评论
热度(8)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