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所謂的初戀 (4)-上

想想先把上篇丟上來...看看能不能趕晚更


※各種的私設
※一定程度的OOC
※老梗注意!
我想當藍河嘴裡的肉丸


前情(?)提要>> 所謂的初戀(3)


====

蓝河曾经想像过他在很多场合下见到老叶丶像是彼此的战队会馆前丶比赛会场的观众席,他甚至想像过会在附近的网吧遇上;他不确定找到人之後要做什麽,但蓝河就是觉得自己应该要找到对方才行。他默默寻找了好一段时间,也跟公会的同事打听了一下;但是自己所拥有的资料实在太少了,要在这种情况下要找到人,简直就像大海捞针般困难。


上天总是仁慈的,就在蓝河几乎要放弃的时候,人居然给他碰上了,在他没有想到的地方。

「呦,好久不见。」叶修举起了右手打了个招呼,「没想到能到在这里碰到你,小蓝。」
蓝河傻呼呼地看着倚在比赛通道边抽菸的叶修,一时不知道该说什麽。心头上的各种情绪正互相冲撞,那些想对『老叶』想说的话语也不停的在打转,可以说是根本是一团混战,混乱到蓝河压根没注意到对方对他的称呼不再是『小许』,而是『小蓝』。
「你……怎麽在这?」
「呵呵,我老板买到了三张门票,就一起来『出公差』了。」
「你老板?…你离开嘉世了?」
「呵呵,现在我这老板也爱玩荣耀,就来了。」叶修笑着说道。
不知是否因为自己心存愧疚,蓝河总觉得叶修的笑声中带着点苦涩,他想着想着,眼眶居然热了起来,他低下头对叶修说:「抱歉……都是因为我……」
「哎?」怎麽劈头就自责起来了?
「如果不是因为我…¨老叶你也不必脱队来找我,也不必晚回去了……」蓝河越想越伤心,几乎要落下男儿泪,却被煞风景的喷笑声打断了。
「哈哈哈,小蓝你丶原来你这样感性啊……我本以为你是那种死也不肯掉泪的人噗咳咳……」叶修一不注意,就这样子把菸吸到气管那去了,咳了好一阵子才停下来。「没想到我也掉泪了,这样算不算笑中带泪?」

──我想是哭笑不得吧!



今天真是充满了意外的一天。
蓝河看着眼前的人来人往的小店门口,还有摆在一旁的丶用笔随意写上店名的塑胶立牌,大脑除了呆愣以外做不出其他的反应。
「小蓝同志,招牌是吃不得的,赶紧进来。」叶修走出来,对蓝河喊到。
蓝河小小声的叹了一口气。

全都乱了套。
现在的他应该坐在观众席上观赏新秀挑战赛,然後跟许久没见的朋友碰面丶吃点东西聊个天,之後也许休息一下丶找间附近的网咖打荣耀;或是回饭店找点事做,然後早点上床休息。这是自己心里面规划好的,所谓的散心之旅应该有的面貌。
结果呢?挑战赛没有看完,他就坐在不知是哪里的小炒店,眼前摆满了食物,还跟一个以为再也见不到的对象吃饭──
有些想法在脑海里闪过,但速度太快以至於他还没有抓住。

「吃啊,小蓝同志,别跟我说你们吃饭前还得先祷告。」
最近疲劳感也太常出现了,心累呀。
他忍不住又叹了口气,拿起筷子,随意夹起了几样菜吃了起来。
好吧,毕竟老叶也算朋友,所以计画勉强也算达成一半……但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对了老叶,」蓝河抬起头,倒是想起了件自上次他们俩分开後,他一直很想做的事,「我们待会得交换下联络方式才行,能给我你的手机号码吗?」
「嗯……这号码我还真没办法给你,」叶修说出这话时,看到蓝河似乎抽一口气了後还装作没事得低下头扒饭的样子,很没良心的哼笑了几声才接着说,「因为我没有手机。」
定格。「……那你怎麽跟朋友联络?」蓝河抬起头来,满脸不可置信的说。
「我有QQ呀。」
「那麽──能给我吗?」
「是没问题,」叶修眨眨眼,看着蓝河几乎横越半个桌子的身子,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显得特别欠人抽,「怎麽,这麽想要哥的QQ。」
「……到底是谁,之前让人四处联络不上的关系啊……」那阵子害他以为自己被讨厌了,整颗心揪在那里,还失落到少抢了好几个BOSS呢。
「怎麽会,」叶修夹了块被卤得透彻的牛肉到碗里,然後给蓝河倒了杯饮料。「你有我荣耀的好友呀。」
「哪有?」你唬谁呀?
「真的。」叶修掏了根菸,看到墙上贴着诺大的禁菸标志叹了口气又收起来了。
「谁?」
「君莫笑呀。」

──谁?!

蓝河很不雅观张着嘴,露出被嚼的稀巴烂的半颗肉丸,瞪着眼前的叶修。

「你不知道吗?」
谁知道啊!!!

====


评论
热度(25)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