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所謂的一見鍾情 (2)


※各種的私設
※一定程度的OOC
※老梗注意!
※葉神的男友力暴增

這是一篇小藍被命運玩弄(?)而不知不覺愛上葉神的故事!
回過神來後就再也拖不了身真是太可憐了wwww 

===========

蓝河知道不一定每天都过的如自己所愿。

他也知道有时候事情就是会发生,谁也挡不住。

但是,为什么会在这时候发生这种事?

 

蓝河瞪着被自己整个拉开的背包,脑子里这般的念头不停的打转。

 

「怎么,看你一个人待在那,」一个昵称小礼的工作人员靠了过来,看到蓝河把自己的个人物品就这样散乱的摆在桌上,尤其钱包还整个摊开的样子,忍不住向蓝河询问。「蓝桥,是发生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虽然蓝河也不是一个多么亲和的人,但是可从来没看过他在大家在欢声庆祝的时候,人还在一旁皱眉抿嘴啊,又不是霸图韩队。

想到这里,小礼不禁抖了一下。

 

「嗯……是还好,」蓝河转身跟小礼对话,虽然脸上的表情已恢复到与平常无异,但眉头间皱褶却还是没消失,「对了,待会的聚会我就不去了,我有事没办完,得回会场去一下。」

「欸……」

正待小礼像要多说些什么的时候,却有另一个工作人员打断了。只见那个工作人员走了过来,拍拍蓝河的肩,对他说:「蓝桥,外面有人找你,说是有急事。」

「找我?」

「嗯,是个咬着烟、看起来没什么精神的家伙。」

 

 

那个人家口中『没什么精神』的家伙现在站在会馆对面的行人道,双手插着口袋,就这么仰望着天空。 

蓝河看见叶修的时候,脸上可以说是布满了无法掩饰的意外的神情,他一边往对面走去,一边嘴里轻喊。「老叶,你怎么来这了?」

叶修抬头看着天空,像在想些什么,过了会他举起手取下含在嘴边的烟头,呼了一口长气后才开口说话。「小许,你这的天空还真清呀,居然连星星都能被看到。」

蓝河看了下那被叶修夹在手指间的烟头、以及那一缕缕往上飘的轻烟后,才开口响应,「也还好,可能是最近下了场雨,多余的东西被清掉了,天空也就干净了。」叶修没看向他,仍就望着天空,低低的笑了几声。

「感动吧小许,哥给你送东西来啦。」叶修看向蓝河,手在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掏了一会,掏出了张卡片,他把那卡片递给了蓝河。

「你把东西落在收银台啦,幸好被我发现了,不然事情可就大了。」

蓝河低头看着刚才自己找到快翻了天花板,现在却安然的躺在自己手中的身分证。这可比老叶出现在这里还令人惊奇了,他满脸疑问的看着叶修,期望他能给出个解答。

「……好歹我们也算是朋友了,看这脸和名字马上就知道是你,」叶修把手边的那支烟又塞回到了他的嘴边,看着满脸期待自己解答的蓝河,搔搔头说,「本来想拿到服务台上的,但是我也正忙着就没交过去,结果都快结束才想起,就赶紧打车过来。」

「那你待会要怎么回去?这里没什么出租车会过来的。」蓝河这下子内疚了起来。虽说是朋友,但他们两人也不过是偶尔在会场碰碰面,最多就喝个罐装饮料什么的;现在因为自己的疏忽而让别人大老远的从会场那边搭车过来不说,说不准还让人整个行程都延迟了下来。「吃过饭了吗,要不要一起吃?我来做东吧。」

「啊啊,不用这么麻烦。」叶修摇摇手,看着手腕上的表说,「我也差不多该去机场了,都请人帮我改时间了,再搭不上可就糗了。」

「嗯……至少让我陪你走到大马路上等车子,等我一下!」

叶修看着转身往会馆跑的蓝河,搔搔下巴刚长出来的胡渣,只好掏出烟盒再抽一根。 

 

 

「哎,这样哥是不是打扰到你啦?既然有举办庆祝会的话。」叶修看着走在身旁的蓝河,嘴里咬着对方递过来的包子,有些口齿不清的说。

「也还好,其实大家只是找机会吃吃喝喝罢了。」蓝河拍拍背在肩上的小包包,笑着说「而且今晚我本来就打算要回会场找寻这东西的,幸好你帮我收起来了,我还省了时间呢。」

「呵呵,那哥不是简直像天使一样,在背后守护着你呀。」

「……」我想那个比较像背后灵,大叔。

 

他们沿着人行道走,准备到大街上打车。也许接近寻常人就寝时间的关系,街上的人没有平常的多,再加上商家都开始关门打烊了,路上显得莫名安静。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从G市的气候讲到食物,再从餐馆说到会场附近的设施,最后聊到这次的比赛。

「恭喜啊,这次比赛之后,蓝雨算是拿到了季后赛的门票了。」

蓝河笑嘻嘻的接受叶修对战队的赞美,虽然自己只是蓝雨俱乐部里的工作人员之一,甚至算不上是正式的随队人员,但是身为蓝雨的死忠粉丝,对于别人对战队的赞美,比称赞自己更觉得高兴。

「哼哼,不是我在说,这次我们算是赢的蛮轻松的。」他得意的点点头,「唉,我不得不说,这几年嘉世的整体表现本来就不好,这一两年更是糟糕到了极点,亏他们还曾经是豪门之一呢。先别说其它的,这次的比赛我们几乎可以说是胜之不武,连我都有种我们在虐菜的感觉。当然,夜雨声烦的表现还是一如往常的精彩啦!但是……」在蓝河回过神,想到身旁隔壁这位老兄似乎也是嘉世俱乐部的人的时候时,自己已经讲了一大串批评嘉世俱乐部还有一叶之秋的话了。

「呃……老叶,不是批评你家战队不好啊。不管是哪谁都会有低潮期的……呃你们队长这次在个人赛也打得不错……」他胀红了脸,尝试补救几分钟前他所说过的话,「我相信你们战队和队长一定可以再重新站起来的……老叶,对不起,请原谅我!」讲到最后,蓝河掩着面,为愚蠢的自己道歉。

叶修什么也没说,他衔着烟草的嘴角上扬,伸手拍了拍蓝河。「呵呵,不必在意,你只是把对这件事的感想说出来而已。」

蓝河看着叶修,虽然讲出这些话的时候,他脸上的微笑不减,但是落下的银白色的长长烟灰似乎又让他觉得着这人的心底并不像外表如此平静。他想再想讲些什么,为眼前这位朋友和他自己讲些什么,但这种话岂是一时半刻就能想出来的?

「好了,我真的得走了。」一台出租车朝叶修和蓝河的方向慢慢开来,就要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叶修伸手打开出租车的门,回头说:「小许,天色晚了,你还是早些回去吧。」

「嗯……再见。」

「晚安,」叶修从车里看着蓝河,「再见。」

直到出租车离去,蓝河慢慢得往宿舍的方向走去的时候才想起,他们两人从来没有交换过电话号码。

「──下次要是碰上,一定要记得跟他要号码才行。」还有谢谢他,并且为了自己的不慎重道歉。蓝河一边走一边这样想着。

蓝河完全没有想到,这是他与叶修以『小许和老叶』身份见面的最后一次。

不久,在第八赛季后半段,叶修以叶秋的身份交出一叶之秋的账号卡,并永远的离开嘉世。


=======

 

其实老叶当初捡到身份证时就想藉此再见蓝河一面

所以压根没想过交给服务人员XD


评论
热度(32)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