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 賞月、賞花、賞藍河

※有一定程度的OOC

※其實私設也不少

※有點點林方


1.

蓝河,本名许博远、大号蓝桥春雪,为蓝溪阁菁英团成员、以及第十区的公会会长,生性善良正直、擅长打理公会照顾成员,外貌也是妥妥的好评。这样的好男孩,身边却一直没有女伴是因为有一个决定性的问题──

「怎么就这样跟叶修在一起了呢?」魏琛看着月、咬着烟,毫不掩饰语气里的遗憾和惋惜。

这句话让正在吃水果的兴欣一伙人全看过来了,当然包括那个张着嘴等人喂食的叶修。

「怎么?羡慕啊老魏,」叶修伸手搂住蓝河的肩,宣示主权的意味很浓厚,「羡慕就赶紧去找一个呗,别说哥没提醒你,我家小蓝可是非卖品,非礼勿视、非礼勿碰啊。」

「我羡慕?」魏琛用鼻子哼了哼,「我是在感叹一个蓝雨淳朴善良好青年就这样被你这老不修的拐走了。也不看看你自己,都这么大一个人了,还要人喂,你还要不要脸呀?你也太糟蹋人家了!」

「是是,你不是羡慕,是忌妒。」叶修拿过橘子剥了瓣果肉,似乎打算要喂蓝河一口,狠狠的秀恩爱的样子,结果发现蓝河低头塞了满口食物。他耸耸肩,手便转了回来,「也不怪你,毕竟孤家寡人的说有多寂寞我也知道,但是不能总是这样,要加油呀老魏,你看看方锐就比你争气多了。」

方锐没料到自己不淌浑水,浑水倒是泼到这来了,他吞下嘴里的烤肉,用力咳了几声才说:「……你闹你们的,扯到我这做什么。」让他堂堂一个副队长差点噎着了很好玩吗?

「哎,我是为你高兴啊,方锐大大。毕竟你跟老林这一路走来也是风雨不断,好不容易有情人终成眷属了,身为前兴欣队长、现任国家队领队的我也是很高兴呀。」叶修边咀嚼那片果肉,边有些口齿不清的说:「不过要小心啊,现在老林退休了,可是有大把时间可以跟其它妹子亲近的,你可别光顾着比赛忘了人家,小心下场跟老魏一样惨,哭湿了枕头没人理呀。」

「我靠你不要太过份啊!」

「我哪里惨了你说说看!」

 

蓝河坐在一旁,看着眼前这三位兴欣的老将就这样不亦乐乎得互喷起来了,而且颇有演变成一场混仗的感觉。

「别理他们三个了,那样一时半刻是停不了的,还是陪我们几个喝点冷饮吧。」陈果招招手,示意要蓝河过去,结果蓝河过来没多久,椅子都还没有坐热呢,有人就忍不住了。

「咳咳……嗯,那个蓝河啊,问个问题,要是你觉得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但最好还是能讲啦……」陈果扭捏了半天,最后还是苏沐橙问了。

「果果是在好奇你们当初是怎么在一起的,」她掩着嘴巴偷笑了一会儿才继续说,「大概就是那时候吧,他心情乐的实在太过明显,我们想装作不知道也不行,问他,他又不说清楚……不过我记得当初他可是自豪的说你们两个命中注定是要在一起的呢。」

 

「『──就像哥命中注定要拿冠军一样』什么的,」陈果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也就他讲得出这种比喻。」自从认识那家伙以后,什么对职业选手的崇拜和景仰,都是浮云了。

 

虽然姑娘们用了一堆代名词,但不用想也知道是谁说的,蓝河低头咬着快被自己咬烂的吸管,心里很有回去加入那场混仗的冲动;反正说不过,咬咬他泄愤也行。

「孽缘,」他徒劳无功的捂住那微微发烫的两颊,恨恨的看了一眼叶修,而对上眼神的那无耻大神不忘抛个秋波回敬自己。「完全是命运的孽缘。」


评论
热度(41)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