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 我的cp變年輕了該怎麼辦,急,線上等(2)-修

※據說是個新坑

※年齡操作有

※雖然身體是18歲,但是頭腦是28歲的榮耀大神-葉修(柯南調)

※但是情緒控管也是回到18歲,所以有個比較傲氣衝動的葉修是正常的

叶修看着蓝河倏然站起了身子,挑了挑眉毛,说:「看看你,可被我抓到了吧,你这是谋杀亲夫啊。」

蓝河没好气的撇了一眼叶修,「叶大神,您可真行,都成这样了功力丝毫不减啊。」

「还行,」叶修嘴里叼着不知从哪来的棒棒糖,就这样晃着晃着,一脸悠闲的样子,「而且这次又不是我引起的。倒是你啊,小蓝,别顾左右而言他了,不是说想到了什么吗?人啊,总是要面对现实才行。」

蓝河脸皮抽了一下。

是谁不让他面对现实的啊?是谁?

蓝河扭了扭嘴,像是这嘴就要就此斗上了,但幸好心里还记着正事,所以他只是哼了一声说:「我这次跟着战队去S市,碰到一个骨董店老板,人和店都……蛮奇妙的。」

 

「喔?一个奇怪老头?有比你们家那两个还奇怪吗?」

你才奇怪,你全家都奇怪!蓝河翻了个白眼,忍住想要跟叶修斗嘴的欲望继续说。

 

这件事要从几天前说起。

那时他跟着战队去轮回进行练习赛,在第一天行程结束之后,本来大伙要出去进行市区观光的,但因江副队的邀请,他们便改道去了近郊古镇参观,而他就是在那里,遇见了奇怪的算命师(?)。

那间骨董行可说是非常小间,外边半退色的桌子上摆着几样灰蒙蒙的器皿,在这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可以说是非常不起眼,但蓝河不知道怎么反而被吸引了注意力,脚步停在那间店的门口。 

要不是外面挂着一个『营业中』的牌子,蓝河真要以为这家店已经关门大吉了,里面微弱的灯光从门里透了出来,整个店灰暗暗的,让人无法轻易从外面看进去,蓝河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正待偷偷地凑近点看时,却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

 

「小兄弟,你来我店里有事?」

蓝河猛然回过头一望,一时居然没瞧见人,最后还是顺着声音视线往下移才看到一个带眼睛的小老头正冲着自己咧嘴笑。

 

没错,是眼睛,虽然小小的又装在罐子里,但是挂在老头胸前的是眼珠子没错。

「呃,我──」蓝河看着那眼珠,心里正盘算着怎么说才好,对方又开口了。

「哎,你也对这罐眼珠有兴趣吗?」老头低头看了眼挂在胸前的罐子,又抬起头,就像是在跟街坊邻居闲话家常似的唠叨着,「唉,这年头生意不好做,但这日子总得过下去,也只能客人说什么我们就得做什么了。」

「是,您老辛苦了……」

「是啊,幸好都还划得来。」

蓝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点点头就准备逃跑时,老头却伸手抓住了蓝河的袖子往后一扯,力量有点大,差点让蓝河摔倒。

幸好蓝河反应快,踉跄了一两步站稳了脚步,「你做什──」

老头丝毫不里怒气冲冲的蓝河,只见他瞇着眼,把蓝河从头到尾瞧了一遍,才放开了他,又拍了一下。「哎呀,不好意思,人老脑筋也胡涂了。瞧我都把你衣服抓皱了。为了表达歉意,你心里的那份缺憾我会想办法替你弥补了。」老头挥挥手,拉开了店门,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转头,「年轻人,下次你就直接进来,别在门口晃来晃去的。」

他意味深长的说,「会让人误会的。」

 

 

「后来?」

「后来我就跑了,谁还想在待在那种阴阳怪气的鬼地方啊。」

「嗯,也是。」叶修卡滋卡滋咬起了棒棒糖,「我倒是没想到小蓝你原来对我的年纪有这么大的不满。」

「我才没有!」蓝河大喊。

叶修没响应,只是用一双不符合外表年纪的眼睛瞅着蓝河。

 

这让青年心理发慌,忍不住大声起来。

「我、我只是……有时候会感叹……要是我们能再早点……相遇就好了之类的……」蓝河越说越小声,只见他颓然坐在沙发上,几乎整个人缩了起来「我只是不甘心,明明我才是跟你最亲近的人,却谁都比我更知道你的过去。」

 

「蓝河,你头抬起来。」

「……不要,我现在的脸很可、呜……」未尽的丧气话被迎面而来的亲吻堵在喉咙里,最后化成一段段换气声,蓝河搭着叶修肩上的衣料,指尖的力道随着亲吻的深浅而轻重放松或揪紧,一吻结束,蓝河面泛桃花,眼眶镶着一圈红,怎么看都比刚才更是可怜,但心情却是不一样了。

 

叶修露出那稍嫌稚气却同样温柔的笑,他抬起手抹去蓝河在眼眶打转的泪珠,「再可怕有比陈果敷什么海泥的时候可怕吗?」

 

「……叶修,」蓝河还在那边感动呢,一回神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半躺在沙发上,叶修压在身上,掌心正贴着自己的胸口对扣子动手。「欸你──」

 

「别担心,我对这方面的事情最熟了,」叶修笑咪咪地说,「就让哥来安慰我们可怜又可爱的小蓝河吧。」


===下回就来开车了(望天



评论(9)
热度(51)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