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進白兔坑

悠子,女,年齡不詳,嗜吃文字與腐物,產文日不明 
為偶爾奮起的鹹魚

[全職/葉藍] 一夜之情?-8 (END)

→→很久以前的7

※隐ABO

※其实叶秋是这医院的其中一个大股东

※但是绝大多数医院人员不知道

※车子要在番外才会开

※中間隔的有夠久

 

蓝河瞪着那洁白的天花板将近十分钟,才慢慢坐起身子。

「好痛……」

蓝河无力地晃了晃自己的脑袋。

「我又喝了酒吗……不可能啊……」

 

蓝河原本就是不是个爱喝酒的人,而自从那次误了大事之后,蓝河就连原本偶尔会喝的啤酒都戒了,几乎可以说滴酒不沾的好青年。怎么可能又这样毫无节制的喝醉酒呢?

 

蓝河就这样坐在床边,一边环视这四周,一边用着那像是被海绵塞满脑袋努力回想,过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自己在失去意识前究竟发生什么事。

 

但或许不要想起来,心里还会比较好受。

 

回复记忆的蓝河身子一倒,把整张脸埋到枕头里,恨不得自己就这样穿越到异世界去。

「靠……」蓝河发出微弱的呻吟声,瞬间想躺回去再睡一觉,就是闭眼装睡也好。

 

他到底做什么事啊?疯得像在演爱情片似的,还演到医院来了,而他就是剧中那个傻得可怜的女主角……

 

这下脸真的都要丢光了。

一点残渣也不剩。

 

蓝河长叹了一口气,慢慢地起身下床,双手按着那还在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走到了窗台旁边,半个身子就这样挂在上面。

 

这时候的太阳是有些强,照理来说会有些刺眼,但好巧不巧的,窗外正好有一棵大树,茂密的树叶恰恰好掩去了大半阳光,蓝河也就理所当然的在那一片树荫下乘凉发呆。

 

好吧,这下子他该怎么办呢?蓝河双眼半瞇,不是很专心。

在那么彻底疯过一次后,蓝河脑子完全的沉静了下来,就像有人说面对问题时,逃避是没有用的,只有面对、接受、然后处理他才是最有效的方法……好吧,他的面对和接受中间是隔了一些东西,但是那都已经过去了!他要振作!他要生下这个孩子!

蓝河想到这里,双手握拳,为自己果断的决定点赞。

 

「接下来就是跟叶修说开了……嗯哼?」

说到曹操,曹操就到,蓝河的眼神好巧不巧的搜寻到一个熟悉到不行的身影,就是那个姓叶名修的,未来也许会成为孩子爹的男人,正蹲在不远处抽着烟。

 

不如就一股作气把事情都说了吧。蓝河这样想着,又瞧见附近没别人,便壮起胆子往那边喊,「叶修──!!」

 

见蹲在石板路上的男人抬起头看了看,似乎一时还分辨不清声音是从哪边来时,蓝河恨不得把脚都跨上去,但最后往窗台一撑起身子又喊了声,然后就看到叶修倏然地站起身往这跑,还边跑边喊着……冷静?

冷静什么?蓝河瞬间有些摸不着头绪,他可是一直都……嗯大部分时间都是很冷静的。

当蓝河还在思考对方的辞意的时候,叶修已经冲了进来。

「小、蓝……」只见男人双手搭在膝盖上,边说边喘。

蓝河点头。

「小蓝……你……蓝河……」

「唉,叶修,你看看你──」看着男人这般没出息的样子,蓝河下意识的搭上叶修的腰,扶他到床边坐下,「仗着先天的条件好就不运动……看你喘成这样,我就跟你说要跟我一样多运动的……」

 

「你、你冷静地听我说……」

蓝河点头,然后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先开了口。「我先跟你说好,不管你同不同意,孩子我是要生下来的。然后,嗯,你说。」

只见叶修抓住蓝河的手,以无比认真的口气说,「你一定要冷静的听我说,别想不开。我是爱你的。」

「好,」蓝河点头,没有对叶修的告白多加评论,「说吧,几个月了?」

「──没有孩子。」

蓝河听到这词时,心头一紧。

什么?「你是说──流掉了?」

 

「不是。」叶修咳了一下,双眼紧盯着蓝河,像是深怕眼前的人会消失似的。「从一开始……就没有,医生说你最近压力大又吃到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才会这样,并不是怀孕了。」

 

……蓝河慢慢地闭上眼,深深吸一口气,然后吐掉。接着似乎觉得不够,又吸了一口,然后吐掉,就这样又重复了一两次。

「可是我那个……这个月的发情期还没来。」

「压力太大造成信息素混乱的原因,药吃个一个礼拜就行了。」

「压力……」

妈的……

 

叶修没注意到蓝河那扭曲的表情,正自顾自的感叹,「哎,没想到公会的工作给你这么大的压力。」

 

「叶修。」

「嗯?放心,我回头会找时间帮帮你的。」

 

「这几楼?」

「嗯?你问这个做啥?」

「我在想这样下去死不死得成。」

「什么?」

 

妈的!!!!!!!!

 

 

 

蓝河一路上整个人要死不活的,但他们回到家后,蓝河像是突然活了过来一样,把叶修推到门外,落锁,整个一气呵成,动作利落的很。不过叶修也不是省油的灯,只见他回家拿了备份钥匙,然后回家从容的把门打开,一路毫无阻碍的来到蓝河的卧房。门一推开,叶修就看到床上那缩一团的毛团子。

 

这被子倒是盖的实紧紧的,从头到脚,一点缝隙也不露。

叶修硬是忍住笑意,悠悠的戳了戳那团被子。

 

「蓝河。」

「……」

「蓝河儿。」

「……滚。」

「蓝河小宝贝。」

「我说你滚。」

「亲亲蓝河小宝贝儿~」

「他妈的我说了叶修你滚行不行!」在叶修说出更惊为天人的恶心昵称前,蓝河啪的翻开被子,对着叶修吼。「你不恶心我倒是快连前晚的饭都要吐了出来。」

「哎,别生气,小心你的精神压力会变得严重了。」叶修咬着一根没点着的烟,笑着说,但是蓝河非常不捧场的瞪了他一眼。

 

「这不一切都是你的错吗!」

他的压力能不重吗?!跟这种人相处他的压力能不变重吗?他只差没有真『处理他』了! 

 

「是,媳妇说的都对。」

「谁你媳妇!怎么不说你是我媳妇呢?!」

「也行,那我就是蓝河的媳妇,都行。」

「谁要你──」

叶修倒是不想在这个称谓多做争论,就见他趁蓝河不注意时一把抱住对方。

 

这是一个很紧实的拥抱,就如环绕在蓝河身边的气息一样。

 

房间一下子安静下来。

「在一起吧?」平常总带着笑意的嗓音不在,如耳语般的话语低低的,却充满了恳切,「这样,不管以后你生几个,我都是孩子的另一个爹。」

 

「……有人像你这样告白的吗?」最终,蓝河放弃了挣扎,举起手也抱住了叶修。

「哥害羞啊小蓝。」

「放屁!」

「唉,真的。」

「……你先放开我让我看看。」

 

蓝河听到耳边一声轻叹,然后叶修真的放开了自己,他也就这样的仔细端详眼前的男人,然后笑了。「你真的这么喜欢我啊。」

 

两颊微微泛着红的叶修笑了,他伸手搓着眼前家伙的脸颊,然后亲了一口「是啊,很喜欢。」

 

「比荣耀还喜欢?」

「可惜,还差了一些。」两指比出个不大不小的距离,「但是我保证,除了荣耀,你是就是最喜欢的了。」

 

「叶修你这样不行啊,要是跟妹子告白肯定会失败的,你不知道人都是喜欢听好话的吗?」蓝河夸张地摇了摇头。

 

「蓝老师有何指教?」

「这还用我教吗?」蓝河嘴角一勾,只见他凑到叶修耳边,搭到肩后的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后背搔弄,「动手吧,同学。」

 

 

──END──

评论(3)
热度(67)

© 一腳踏進白兔坑 | Powered by LOFTER